大道至简 ——读《遥远的向日葵地》有感

彭家河
2018-10-04 看过

闻李娟之名已久矣。

之前在《读者》上看过一篇,好像是写过年的,看过之后觉得很温暖、阳光。在李娟获鲁奖后,从首都图书馆约得一本《遥远的向日葵地》,两天读完,让人思索回味。

一、四川的女子,不可小看

网上关于李娟的籍贯,有说是四川遂宁的,有说是四川乐至的,遂宁前有陈子昂,乐至今有陈毅,哈哈,都是出人才的地方。在当代文学界,近年有两个四川女子引人注目,一是郑小琼,二是李娟。郑小琼是四川南充人,她当年是卫校毕业南下打工,李娟则随援疆大军到新疆,一南一北,四川这两个女青年在天南疆北各自刮起特色鲜明的文学旋风。当然,期间李娟也在广州打过工,但她是书写新疆进入当代文坛的。郑小琼因诗歌创作成为打工时代的标签,李娟则因记录当今垦荒轮台而进入文学史。由此可见,四川的女子,人称川妹子,真能顶半边天的。

二、大道至简,好好说话

读李娟的文章,你会觉得全书不会出现几个生僻字或者酸叽叽的词,而且里面不时夹杂几个四川方言,还显得粗砺生动。读作家的文章,就是听作家说话。但是不少作家偏不好好说话,非要把一句话用不少修辞、专业术语包装得云雾缭绕才罢休。李娟始终就是在好好说话,用那些日常用语,把日常生活真实的说出来,大家都觉得亲切、真切、温暖、阳光。四川不少女子都响快热情,摆起龙门阵来人人爱听。虽然网上说李娟在发布会上不是那么喳冒的女子,但是李娟在骨子里就是一个响快的四川女子。

三、四川的女人,真不简单

读《遥远的向日葵地》,感受最深的不是讲述人李娟,而是另两个四川女人,李娟的母亲和外婆。李娟的母亲,在阿勒泰的荒漠,竟炼成一个强悍的超人。她无所不能,个人承担起沉重的体力劳动,搬家、建房、种地、养家、孝老等重任全由她一人承担,她是中国当代文学人物版图中一个血肉丰满的“劳动模范”。李娟的外婆,八十高龄的四川老太太,在四川已经准备好寿木,却又远走边关,正如她的祭文所言:几十年如一日,积极,投身边疆建设,为,四个现代化,和,民族团结,做出了,突出贡献……这两个四川女人,真不简单。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这两句诗用在这里,也是十分妥当的。

我百度了一下,在李娟的博客上看到两张照片,也是《遥远的向日葵地》书后的几张照片,我突然发现,原来这几张照片多年前看到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是李娟的外婆坐在茫茫戈壁,举起海碗扣在脸上的场景,这是生命的力量,更是四川女人的独特魅力。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遥远的向日葵地的更多书评

推荐遥远的向日葵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