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众不同注定是要吃苦的

去冰走糖
2018-10-01 看过

关于婚姻的话题,我与我妹交谈最多,所以她最清楚我心里那点算盘。

迫不及待的找来她推荐的书,亦舒的小说通常都不长,利用上班搭公交的时间,两天便读完。

这真的是一本很神奇的书,迄今为止都没有过这样的快感,好似在读自己的自传。女主人公隽芝的每一句话仿佛出自我口中,我都能想象出她说每一句话时的神态。

面对姐姐和闺蜜的小孩,她多希望自己有法力能让他们立刻闭嘴立刻静止不动,同时同情他们的母亲被扰乱得几乎失去自己的生活。

如果是原本人格独立的女性,她更是可怜对方的沦落:“若是没受过高等教育的乡下女子就罢了,怎么她也这般为奴为隶。”

为此,她开了一个专栏叫《一千零一虐儿妙方》,专治小孩的吵闹、任性和专横。

隽芝身后有一灵魂伴侣,处处依她,上百次求婚失败都理解和等待。隽芝觉得不成婚,是对世俗成见的赌气。有次男友拿他开玩笑:“你以后不愁寂寞了。”隽芝立刻拉下脸来:“我寂寞?你不是真以为我没有约会吧,你以为我真的没去处?没地方泡?你把洁身自爱视作不受欢迎?”

无论男女,好像大家都觉得女人是害怕被人说“老姑婆”才选择结婚生子,实在荒谬荒谬。

反正我们村也没人关注我,我今天就要在这撕邻居的无聊。这么多年以来她不知给我介绍过多少对象,不是父母离异的单亲家庭小孩,就是身残志坚俗称“老实”的男人,我妈都以我工作忙等借口推脱了,我也当没这回事不去理会。并不是我对别人的一点点不幸存在歧视,而是她每次都刻意强调那几个特点,在我们听来的意思就是,因为对方那样所以我才配得上。我深深的感受到了她的歧视,果然如了那句,看别人给你介绍什么样的对象就能看出你在她心目中是什么样的人。

这不,中秋节她又谄媚的走进我们家,问我:“有个男的蛮好的,48岁,你会不会嫌他大?”what???不大不大,老而已!!!本来我也就当个笑话跟我妹说说,后来又聊到她各种“炫富”行为,比如用一次性杯挖了两勺BB霜给我妈说是女儿从香港买的,要么就分两颗糖或是一小包麦片说女婿带的,我们肯定没吃过。对,我的确从来不用BB霜,也不爱吃什么糖果。

我们找到了一个再正确不过的词语来形容她:笑贫不笑娼。

她有一个女儿在给有钱人当情妇,男的给他家买了辆车,他们全家都觉得很光荣。so,我也渐渐理解,我们的清贫之乐她当然瞧不起。

的确,我一直都觉得我可能是个不会想要生孩子的人,我害怕自己没有能力教育好一个小孩,而让他的三观在成长的过程中被我带偏了。也恨极了那些生了小孩又不教养的父母,没有充足的准备之前,我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所以,当我第一次得知原来李健是丁克的时候,我心生敬意,对他又多了一分喜欢。像他这样温文尔雅的人,不管是物质还是思想,原本是最有资格做父母的人,他却不愿让一个新生命来人间受苦。

有时候我又挺想将来领养一个小孩,我是把养育看得比亲生重的人,我觉得并非一定要自己生育,陪伴和养育才珍贵。也有可能是我真的很怕疼。

我妹说,等我读完结尾,会很失望。因为隽芝终究还是结婚了,也有了自己的小孩。

罗胖说任何时候,有做与不做两个选择,都应该选择做。不做就什么都不会发生,做了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样的奇迹在等着你。也许我的种种不安和看似坚定的信念都只是暂时的吧,可能我心里住着个恶魔,是它让我如此反感婚姻。所以,如果有一天我的面前真的出现了结婚这道选择题,我依然会选择yes吧,前提当然是对方真的让我觉得我愿意。

隽芝和闺蜜有这样一段对话:

“与众不同注定是要吃苦。”

“是吗,那么,为何我们都力争上游,又望子成龙?”

“因为人类愚蠢。”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千零一妙方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千零一妙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