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自然与人生》

modernoriginal
2018-09-29 看过

主人公是生活在明治时期的绵贯征四郎,职业类似于高等游民,仅靠微薄的稿酬维生,本来有份兼职英语教员工作,因为太迂直推脱了校长好意的转正邀请,总之是所谓的养不活自己。他的好友高堂在一次外出划艇后失踪(神隐)了,其父于某个夏天拜托男主帮忙看家,接下来的一年中,随着季节明显的更替,男主在这个日式宅院和周围的山川河流间增加了很多稀奇的见闻,花草树木皆有灵气、狸猫河童也常遇见,就连高堂也不时从挂轴中出来和他对话。是现实还是梦境?完全看观者的心。

一开始会拿本书和之前的名著去比较,《聊斋》我们都知道基本上是各种精灵鬼怪故事的合集,超乎正常人的体验,想象力奇诡。然而我个人还是觉得这本书某些方面来讲思想性高于聊斋的故事:因聊斋里尤其是女鬼、女妖出现的故事多寄托了一种不切实际的意淫,即没钱没女人的时候她(们)恰好地出现了,美貌又倒贴,生了孩子或者男主发达她(们)又恰好走了、等到男主快挂了,她(们)又恰好出现接男主全家升仙。这种屌丝的脑洞放到现在实在让人无法恭维。这本书里的男主和各路精怪的相处干净淡然得多,反倒有一种彼此不相求不麻烦的潇洒。就像开篇不久知道百日红的花精暗恋自己,也能从始至终相安无事。我既不能接受你,也要在我力所能及范围内善待你,这是最为宝贵难得的!

会联想到德富芦花的《自然与人生》,因为后者是全世界描写自然风物的散文中几乎最高杰作,是对季节、自然、花草植物的最高礼赞,每个短篇都带有日式清淡的、随意来去的自由,这一点上梨木香步很好地继承了本民族的文化遗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本书就是散文式的小说。

旬感 日本人极其注重季节的流转与更替,体现在饮食和生活的各个方面;相较于四季,他们甚至会精确到每个节气细分的三旬。这本短篇集的故事没有七十二篇那么多,还是可以在每一篇中体会到季节在走:开篇去拜访好友的父亲带着西瓜做伴手礼,正值盛夏,樱花凋零时来道别的美女(妖),如此等等,因应时节的花草树木或者换季习俗。

清淡的日常 即使每天遭遇的非妖即仙,于“我”于“彼(女)”,基本都是淡定从容的,没有太多大惊小怪。即使偶尔会有不知如何应对时,好友也会点拨迷津。我想这和主人公的性格禀赋有关,既然能选择快吃不饱的生活也绝不向这世间俗事妥协,也是有半隐居的觉悟。因为抱有平常心,才见怪不怪。印象最深刻的是某次遇到了狸猫幻化成的比丘尼,说是痛苦难耐,请男主帮她诵经和揉肩,然而过程中不断幻化成各种形象,声音也大变,男主却从头至尾想着“ta既然痛苦成这副模样无论如何也要帮ta消解”。换成我们一般凡人,怕是早就要大惊失色尖叫逃跑了吧。

虽是小事,也是大事

主人公的宅居生活,和世间基本没有什么太大交集,除了偶尔从画中出现的好友(的魂魄),来访的只有借口帮忙喂狗实则顺便周济男主的隔壁太太、某个关系好的学弟。男主出门基本也就两种情况:邮寄稿件、去找附近的和尚下棋。看起来生活是毫无波澜,甚至可以说什么都没发生的,然而每天际遇的妖怪精灵,与他们的互动,细想之下都是我们凡人无法应对的。

2 有用
0 没用
家守绮谭 家守绮谭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家守绮谭的更多书评

推荐家守绮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