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从未抹去等级,但它消灭从属

归帆、
2018-09-28 17:34:11 看过

确实,就对于我来说,莫兰的这本《反思欧洲》的前半部分大多是老生常谈。叙说古代、中世纪、近代欧洲的各种思潮、民族、王朝间的冲突,就其本身内容来讲,并无新颖之处,甚至不幸几度让我瞌睡。我若没有估错,莫兰的这些叙述着重突出了“冲突并非是表象,而正是欧洲的本质”这一观点,他说“形成欧洲文化个体的,并不是所谓犹太/基督/希腊/罗马四种文化的合成体,而是四者之间的对话体式关系”。(第16页)从整个欧洲发展的历程来说,这一观点确乎可以概括欧洲的本质特征,欧洲历史上各种思潮风起云涌、不同血统的王朝承接交替,除了中世纪的基督教外,似无任一思想或势力能占据绝对统治性地位,纳粹接近于这一成果,但终归失败。这种冲突的实质早早就为欧洲造就了一个洲内国际社会,以往的欧洲蕴藏着现代国际社会的影子,而国际社会则意味着对话机制的存在,对话机制又进一步保障了舆论力量的存在。莫兰对于对话机制有这样的描述:“我们开始明白,和最坏的极端主义作斗争的最好办法是维护发展所有的宗教和精神启示,让各宗教通过对话来揭示它们之间一脉相通的深层联系。”(第141页)专制的一个特征便是它压制不同的声音,它不一定消灭矛盾、冲突,而是让人们转移视线。而对话机制的一个作用,便是让潜在的矛盾显现出来,破除压制者塑造的和谐幻象。

本书让我印象较为深刻的,一是作者对于柏林经历的描述;二是对于民主这个概念的阐释。作者以自己在柏林的亲身经历将读者代入其对欧洲的思考中,从勃兰登堡门下的贝多芬“春天奏鸣曲”到罗斯特洛波维奇的巴赫舞曲,表达了对欧洲分裂的深深忧虑。如今欧洲也仍然存在着许多分歧,各国对难民潮不同的处置措施即是一明证,但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取得了对未来命运的共识,即对命运共同体的认同。这点毋庸置疑是欧盟之所以能够成立的核心要素,也必是欧洲能进行更进一步联合的动力。

对于极权制,莫兰说“极权制不是国家的绝对权力,而是一个党对所有国家机器,甚至社会生活一切细胞的绝对权力”,因此极权制的拙劣统治往往着力于混淆国家与党的界限,将两者混合在一起,以爱国主义作为一党专制的粉饰之语,而实际上,国家成了统治的工具、国家并无权力可言。民主并不是一个如天堂般完美的概念或世界,完美真理的概念往往正是对民主的背叛,莫兰说“民主不应因此而像昔日苏维埃主义一样成为能解决一切人类问题、保证个人与集体幸福、承诺社会拯救的神话”。(第135页)更准确的说,民主是一种自由、平等、公正的竞争规则,“它不是极权制自称的人民一致意见的表达,而是一个建立在人民主权之上的社会复杂对话机制,”(第132页)这个复杂的对话机制,不仅保障了不同声音的生存,还保证了不同声音间的交流。民主从未抹去等级,但它消灭从属。一些人批评民主,往往忽视了“有利于剥削压迫的,是民主制的不足之处而不是民主制的存在本身”(第134页)。

1 有用
0 没用
反思欧洲 反思欧洲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反思欧洲的更多书评

推荐反思欧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