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晓音《杜诗艺术与辨体》商榷数例

剥大葱
2018-09-26 看过

葛晓音教授治乐府、六朝文学多年,功力精深,下而及老杜这一「集大成」的人物,自然有了超越时流的优势。细读此书一过,受益匪浅。几种诗体的区别和流变,清晰透彻,了解之后才能看出老杜之诗体意识,也更能轻易破解杨慎「杜诗之含蓄蕴藉者,盖亦多矣,宋人不能学之。至于直陈时事,类于讪讦,乃其下乘末脚,而宋人拾以为己宝,又撰出诗史二字以误后人。如诗可兼史,则《尚书》《春秋》可以并省」之类的偏见。此书还应当重读。

以下是几条商榷意见:

【1】P143-P144赏读《短歌行赠王郎司直》有未尽处,见

【2】P183《月夜》解读义有未安,商榷见

【3】P195转引《诗薮》岑参诗「旗翻渭西风」,「西」字误,应为「北」。

【4】P200

又如《瞿唐怀古》
西南万壑注,救敌两崖开。地与山根裂,江丛月窟来。削成当白帝,空曲隐阳台。疏凿功虽美,陶钧力大哉!
诗人的想象集中于大自然造就瞿塘峡的伟力。所怀之古,其实是追溯到开天辟地之初:江水以万壑之势从西南倾注而下,两崖为抵挡江水而形成。颔联据黄生解释:“山附于地,裂乃地势使然,必地与山以裂,而后江水得从此来,便含下陶钧意。”浦起龙说:“‘地与’之‘与’,黄生作授予意解,极有会。”“与”字作动词,便把山崖被江水冲开的过程,进一步扩大为因大地崩裂而使地上之山一起开裂的阵势。“江从月窟来”上承首句,更加大了万壑倾注的高度和力度。

按:「与」对「从」,解为动词,不确。检徐仁甫《杜诗注解商榷续编》P187「“山根”与“月窟”相对,若如黄说,则略去“根”字,成何文理?不知此二句“与”、“从”互文,义犹“随”。黄氏误读“与”为给与。忽略“从”字,于义未安,何“解会”之有?他注因之,皆不识虚字之蔽。杜诗《九日五首》之三:“售与苏司菜,兼随郑广文。”“与”、“随”互文,“与”犹“随”,谓旧随苏司业,故下句得言“兼”也;又《又示两儿》:“浮生看物变,为恨与年深。”“看”、“与”互文皆“随”意,谓为恨随年深:可证“地与山根裂”者,地随山根裂也。」「与」当然可以做动词,本书P205引用的一句就是其例——「春知催柳别,江与放船清」。徐仁甫此书一直未受到学界应有的重视,殊为可惜。

6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杜诗艺术与辨体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