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陈美锦 良陈美锦 7.9分

请赐给我一个陈三爷(陈三爷超暖小片段合集)

东南夏
2018-09-22 看过

1.陈三爷步子很大,却走得很慢等她,不疾不徐地跟她说着陈家的宅院的布局。哪房住在哪里:“等下午认了亲,我带你多走走吧……父亲原先在苏州任御史达十年之久,宅院就是江南的布局,没人领路就不能随意走,怕你走不出来。”

2.早朝、处理内阁事宜,还要陪皇帝练字……他也是很疲倦了,也不知道锦朝在家里如何了。原先他辅佐朱骏安课业,天色晚了就不回去了。但是如今锦朝在家里等着他,却觉得一定要回去不可。何况他走的时候还和她说过,晚上会回去的…… 3.陈三爷撑着伞,手臂拦着她的肩怕她淋到雨,青石砖路上满是残枝落叶,锦朝低头就看到他一双皂色靴子,脚步稳重又优雅。等到了游廊上收了伞,锦朝才看到他半侧肩都湿了……   陈三爷很自然地拉着她往正房走去,她侧望着他高大的身影,突然有种有人为她遮风挡雨的感觉。 4.太阳出来了,光芒照进槅扇里,锦朝抬起头时看到阳光照在陈三爷侧脸上。更显得他鼻梁挺直,垂眸看书的样子十分认真,她看得入神了。陈彦允这样的长相,初看并不惊艳,不像叶限那种色若天人的美。但越看越觉得深邃温和,令人心神平和。陈三爷抬起头时突然对上她的视线。   他淡淡地笑:“在看什么?”   锦朝摇摇头呐呐道:“……没什么。”斗篷上竹叶才绣了一片……   陈三爷却无奈地叹了口气:“你看着我,我就不能专心了。” 5.顾锦朝。”他突然叫了她一声。   顾锦朝睁开眼,从来没有听到三爷这样叫她。   “下次疼,记得跟我说。”三爷的声音淡淡的。   “嗯。”她应了一声后闭上眼睛,只觉得心里一阵柔和。   过了好久,她的手却轻轻覆上他的。   陈彦允身子一僵,半晌再看她,却发现她呼吸均匀,已经睡着了。 6.上次自己去点长明灯的事,他竟然还记得。   房里很是幽静,三足瑞兽炉里点的香,淡蓝色的烟细细地升起来。窗扇外透进来一缕阳光,照在他的背上。顾锦朝好像心有所动,小心地挪到他身边去。   “嗯?怎么了。”知道是她坐过来了,他仍然看着佛经。只是摸了摸锦朝的头,像在安抚小孩一样。   顾锦朝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她只是很想靠近他。   这个人如此的、如此的……她说不出来。   “没什么,就是有些困了。”顾锦朝轻轻靠在他肩上,小声说。   “那就睡一会儿吧。”陈彦允把她抱到怀里,让她睡在自己身上,“等我看完了就叫你。”   顾锦朝嗯了一声,明明没有睡意,闭上眼睛闻着他的味道,却很快睡着了。

7.顾锦朝先睡了一觉,却不到半个时辰就醒了,总觉得缺了什么。   她躺在床上怔怔地想了会儿,才想起陈三爷不在身边。和陈三爷一起睡的时候,她要是翻来覆去睡不着,陈三爷总会把她搂进怀里,闻着他身上的味道,竟然就能睡得很好。等他醒了,自己还没醒,他要亲一亲她的额头才走。或者在她耳边说什么,她听不清,但是他的语气很温柔。   顾锦朝本来睡眠不好,容易做噩梦。和陈三爷成亲后,睡眠反倒好了。   她不由把脸埋进锦被里,才离开他半天,怎么就开始想他了……   陈三爷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容易喜欢上了。如果没有前世的经历……她应该已经深陷泥潭了。 8.顾锦朝很少这样直视陈三爷,一直看到他的眼睛里去。才发现这双眼在看着她的时候,异常的温柔从容。她看得很少,所以都没有发现,其实他看自己的眼神一直是不同的,她根本就不用怕他。因为在面对自己的时候,真的是他最柔和最无害的的时候……   她不由得放轻了声音说:“那您早些回来。”   陈彦允看着她很久,想起她昨日惧怕自己得样子,就想和她多说几句:“锦朝,有的时候,我也不太能控制自己……”他停顿了一下,想该怎么和顾锦朝说清楚。特别是关于她的事,他更容易在意或者生气。“但是……我娶了你,就会爱护你信任你,你不用怕我,也不用小心翼翼。”   他是想和她说叶限的事吗……   爱护和信任,这恰好是最重要的东西。

9.他胸膛的心跳沉稳有力,锦朝却闻到一股铁腥味。   她推拒三爷的手,陈三爷抓着她,稳稳的丝毫不动。又低声跟她说:“锦朝……抬头看我。”   顾锦朝抬起头,只看到他一张近在咫尺的俊颜。不像别的男子长眉入鬓,或者冷冽如刀。他的眉毛就是弯弯的,特别是笑起来就显得很儒雅,很有书生气度。直挺的鼻子,唇形格外好看……他今年也有三十二了吧。男子一到三十就开始沉淀下来,少了年轻人的躁气,多了几分沉稳。   长得真好看……不同于任何一种好看。   顾锦朝闻到他身上的檀木香。小声说:“怎么了……您还没有吃饭吧。不如我让人先端饭菜上来。”   “我喜欢你关心我的样子。”他笑着说。慢慢地摸着她的脸,就像盲人那种缓慢、细致的摸索。要靠摸索来完全的感知她。

10.其实他前世一直这么护着她吗?就算两人形同陌路,她一门心思放在陈玄青身上。陈三爷都知道,但他一直没说,觉得自己可能回不来之前,还为她做了最后的打算。   现在想想倒还真是如此,如果没有新的管家婆子,锦朝根本不知道怎么撑过陈三爷刚死时,府里那段混乱的时光。要不是因为她意外让俞晚雪小产了,陈玄青也不会想弄死她。她可能真的在陈家安老,一生无忧。   顾锦朝想起许多细小的事情。   她屋子里罗汉床的边栏坏了,他偶尔来一次看到了,回头外院回事处来人换了新的。   她在陈老夫人那里失仪了,被陈老夫人训斥。等到第二天再去请安的时候,听到陈三爷在里面和陈老夫人说她:“……虽然没什么规矩,但她毕竟年龄还小,要您担待她。”等到陈三爷出来,却连看都没看她。锦朝那天再和陈老夫人说话,陈老夫人果然就不再训斥她,还主动教了她下象棋。   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他竟然一直都护着她。

11.她把头靠在他胸膛上,静静地听着他沉稳的心跳。问他:“那您呢?”   陈三爷略想片刻后答道,“要是男孩,我就教他读书。要是女孩,你就教她女红……男孩女孩都好,反正以后还要再生的,不着急。”他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父母总是盼望着孩子的样子,其实生出来了都会喜欢的。

12.顾锦朝很怕三爷有什么不测……再也没有人在她疼的时候安抚她,包容她,温柔地善待她。或者是三爷看书的时候,自己陪在他身边。无论她唤他做什么,他都很快的回应她,很是从容安宁。

13.她过了会儿问他:“……您伤口还疼吗?”   陈三爷反问道:“我要说疼,你会如何?”   顾锦朝想了想说:“我给您吹吹吧……”   陈三爷被她逗笑了,摸着她的发告诉说:“那算了,为夫就不疼了。”

14.“锦朝,”陈三爷抓住她的手,“我不告诉你,是觉得你不应该听这些东西。”   政治是这个世上最肮脏的东西。   顾锦朝轻声说:“您受伤的时候,我心里很难受。我都不知道要是您真的有什么事,我该如何是好……我从来没有这么茫然过。”她说着说着眼眶发红,声音也带着鼻音,“我肚子里还有您的孩子……”   她已经变得依赖他了,一旦什么东西形成了习惯,那就很难除去。   陈三爷是在保护她,但是顾锦朝想要陈三爷做出重大决定的时候跟她商量,至少应该告诉她。陈三爷以后还有很多磨难,就是他前世死之后,他的声名也在贤臣和佞臣之间徘徊。顾锦朝不希望陈三爷这世也惨死四川,不希望他明明一世英名,却要死后被人非议。   她前世看得太多了。   陈彦允听完她的话,却突然笑起来。把她搂在怀里,下巴放在她头顶:“嗯,我很高兴……”   陈三爷从来都不告诉她。他喜欢锦朝依赖他,他醒过来时感觉到锦朝在他手掌里哭,心里溢满了柔和,好像养的小动物终于肯亲近他了。因为他足够耐心和克制,没有一把把她抓到怀里。   这有什么好高兴的?   顾锦朝低声说:“您都这么骗我了……这有什么高兴的。”她声音带着哭腔。这哭出来实在是丢人,她吸了口气,但是想到陈三爷躺在床上了无生机的样子,她还是忍不住觉得难受。   陈三爷抱着她,轻轻地哄:“再也不会了,以后我做这些都会告诉你,好不好?”   顾锦朝把脸埋进他怀里,闻到他身上温热的药香味。好一会儿都没有动静。   陈三爷无奈地笑,任她靠着。

15陈三爷只扫视了一眼,笑着摇头说:“我要是你先生,就该罚你再写二十篇了。幸好我是你夫君,所以……写得还不错,你继续努力总能写好的。”

16她摇了摇他的手:“我还以为……您希望我知道很多事呢!”   陈彦允却果断地摇摇头:“慧极必伤。”   就像那街边算命的,算得多了还要折损寿数呢。也不知道锦朝这个本事,会不会折损她的寿数。

17.顾锦朝却抱住他,把头埋进他怀里。   他一手环住顾锦朝的腰,一手轻拍她的背,低声跟她说:“夫为天,我总要为你撑着天的。是不是?”

18.伤口很快就包好了,她想要收回手,却被陈三爷紧紧地握住。   他的伤口就不疼吗?   顾锦朝看着陈三爷,陈三爷也笑着说:“你多说些吧,我愿意听。”   絮絮叨叨的,却一点都不繁琐。他听着很舒服。

19.她正想着,就看到陈义从远处快步跑来,虽然脸上到处是灰,狼狈的很,却满是笑容。   他边跑边喊,“夫人,夫人!三爷回来了,已经到胡同口了!”   顾锦朝也站起来,脸上也不由得带上了笑容。   她好像已经看到了那个高大的身影了,她的笑容止不住地上扬。   自己都觉得自己傻,却半点克制不住。   她朝那个人快步走去。   走着走着都要跑起来了,急得不得了的样子。   陈彦允还没有为陈家那些烧毁的东西惊讶,就看到了她孩子气地朝自己飞奔过来,他脸上也出现了笑容,怕她摔着了,张开了手来接她。   别的事,什么又有她重要呢。

就像书中说的,没有谁不会爱上陈三爷吧。那么温文尔雅的一个人,却也腹中有乾坤,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像是有很多面,但唯一不变的,便是对爱人的真心。这种人,一旦爱上某个人,一定会尽己所能去宠,去呵护,为她撑起一片天。 我其实有些讨厌大男子主义的人,但陈三爷这样的,却让人感觉很舒服。把妻子当做女儿一样宠爱。那么能成为他妻子的人,本身就有着超凡的幸运。这样的人,怎么忍心让他受伤呢! 还好还有来世,能让女主能弥补曾经的遗憾,给两个人一个完满的结局。但现实却不允许重来,错过了便是错过了。 唉!如果上天也赐给我一个陈彦允一样的男子,我一定用尽全力去爱他!!

2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良陈美锦的更多书评

推荐良陈美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