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不透你,读不透北方的样子

唐一印
2018-09-16 看过

我打开这本书,连书签都是北方的样子——   

我愿那时的你一直在北方,你的一草一木,皆是北方。   

我没有去过北方,但认识了无数豪爽的北方汉子。他们聚在一起喝酒吃肉唠嗑的样子,让我觉着他们一直都在北方,只不过是我一人离开了南方。   

看《我把北方念给你听》之前,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它;看完《北方》之后,我更觉得所有的词语都不配去形容它。   

(一)生生死死:世间的黑白发   

阿蛮的孩子最后被北方吹刮的狼叼了去了,芒岁岁再也没有出现过,我对西梅的同情正如我对千千万万个寡妇的同情,我多么希望秦楚还在,她在的话应该会听到有人喊她一声“娘”......   

都说北方人的腔里写满了故事,故事不能够被写在纸上,他们就把它一刀一刀刻在了心里,映在了脸上。无论是什么样的人,最终都在劫难逃,逃不过死去一关。他们都在那个漫天黄沙的时代里头死去,死去的时候有人就坐在槐树地下指指点点。可时间一长,所有的记忆也一并被封锁在了沙子当中,谁也不愿意记住谁是怎么死的,因为谁都要死,谁都会不幸。   

(二)来来去去:一草一木,皆是北方   

如果我知道叶慕青进入产房后就再也出不来,我可能这辈子也不愿遇见她;大山知道自己爱着茂清水,一直都是,即使知道她在骗自己的钱,也依然爱她;张乔和乔茳最后都没有在一起,而彼此相爱的回忆就仅仅留在了那一句——“这是路飞,他的橡胶手臂像雷达,扫描一切地雷般的凶狠角色,他的胃能装下一头牛,他的伙伴是一群海贼。”......   

真感谢在这呼啸的北方我能遇到给我温度的你,无论你是爱人、朋友还有我的至亲,无论你现在在或者不在,我都曾经或者一直爱着你。

(三)人人道道:道不尽的北方愁   

我无力把整本书翻完,因为往下读就越是如鲠在喉。同情书里的每一个人,阿蛮还是秦楚,但与这个世界完全告别又是属于她们最好的宿命。   

是啊,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宿命这一回事。   

路过的人,总是来来往往。他们带着故事来,然后带着故事走。运气好时,就留下了路过的痕迹,若不然,空气里都找寻不到关于他们的一丝记忆。   

所幸,凉子姑娘把它们都一一记下来了,写在会随着时间泛黄的纸上,记在会随着时间停止的心里,留在千千万万个同样买过这本书却有着不一样性格的人的脑海里。   

谁会把关于西北的记忆一直传递下去?谁也不知道。也许望着陕西黄土路时会想起,也许站在满眼黄沙的沙漠上会想起,也许再也记不起。   

可这些厚重的感情啊,那一句句荒凉的秦腔和道不尽的北方愁啊。终究有一天,我们唱着北方的挽歌,把苍凉留在了隽永里。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把北方念给你听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把北方念给你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