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史书写中的“进步”观

今夜
2018-09-15 22:16:42 看过

阅读、作业与课堂笔记

Class: HKUST HUMA5300 Chinese Literary History

Lectures: Prof. Wu Shengqing

Week 2 The concept of “development” & writing literary history

1.Prasenjit Duara: Introduction from Rescuing History from the Nation: Questioning Narratives of Modern China (U. of Chicago, 1995) ;

2. Andrew Jones: Introduction from Developmental Fairy Tales: Evolutionary Thinking and Modern Chinese Culture (Harvard, 2011)

胡適《中國白話文學史》; 錢基博 《現代中國文學史》 ; 王瑤 《中國新文學史稿》

-

主要选读胡适《中国白话文学史》引子、自序部分。

我为什么要讲白话文学史呢?第一,我要大家知道白话文学不是这三四年来几个人凭空捏造出来的;我要大家知道白话文学是有历史的,是有很长又很光荣的历史的。我要人人都知道国语文学乃是一千几百年历史进化的产儿。……第二,我要大家知道白话文学在中国文学史上占一个什么地位。……这一千多年中国文学史是古文文学的末路史,是白话文学的发达史。

出于这些原因,胡适将白话文学的定义放得很大,容纳了很多旧文学中“那些明白清楚近于说话的作品”,从而使得一部白话文学史成为“中国文学史”,以此来为白话文找到历史渊源与推广的合法性。受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影响,他秉持的是历史进步的史观,认为历史进步有一定的方向,文学史也不例外,从一点来看白话文是活的文学,无疑是高于死的文学的。“一代有一代的文学”,白话文学要向旁行斜出的“不肖”文学里去寻,通过新的材料挑选和叙述突出白话文学的历史地位。新文化运动的底色是进化、发展,不过是在自然的演化上“有意的加上了一鞭”。(贴士:严复《天演论》。胡适的“适”与“优胜劣汰,适者生存”有关。)

与之形成对照的是钱基博的《现代中国文学史》,从古文学到新文学,材料的选择和组织方式都与胡适截然不同。钱基博认为,狭义文学是美的文学,而广义文学为“述作之总称”;文学史是科学,“文学之职志,在抒情达意,而文学史之职志,则在纪实传信。”他评价胡适的《五十年来之中国文学》好为议论,成见太深而记载欠详实,不是文学史。(如何理解“现代”?)

大体来看,胡适主张线性的、进步的史观,没有生气的古文文学和活泼的白话文学的二分(dichtomy);钱基博同意不同时期的文学不同,但不做高下区分。需注意历史著作在材料选择、编织逻辑背后的历史时间观、立场和目的。

-

其他:

1、 Prasenjit Duara: Introduction from Rescuing History from the Nation: Questioning Narratives of Modern China (U. of Chicago, 1995)

or

线性的历史: linear history

复线的历史:bifurcated history

分支、分叉:Furcation

“复线的历史不仅用多样性替代了单一体的演化,而且否认历史是因果性、线性发展的,否认只有在因果的链条中才会前因产生后果。复线的历史视历史为交易的(transactional),在此种历史中,现在通过利用、压制及重构过去已经散失的意义而重新创造过去。与此同时,在考察此种利用的过程中,复线的历史不仅试图重新唤起已经散失的意义,而且还试图揭示过去是如何提供原因、条件或联系从而使改造成为可能的方式。”

Race, nation and History, the categories produced by social Darwinism。“主体由同一性的社群(种族)构成,其疆域即领土的国家(民族),国家进化至现在并已准备好迈入现代性的未来(历史),也就是理性的、自觉的未来,那么,偶然性或历史本身将不复存在(历史的终结)……”

“民族历史把民族说成是一个同一的、在时间中不断演化的民族主体,为本是有争议的、偶然的民族建构一种虚假的统一性。这种物化的历史是从线性的、目的论的启蒙历史的模式中派生出来的。”(History)

注重不同的历史叙述者在民族国家背景下对话语的争夺和利用,最终如何建构出他们所期望的各种现代观念。对革命、启蒙和救亡的论述占据了传统叙述的核心,还有何种叙述方式?

2、【北大文研讲座53】赵鼎新:历史时间性——中国社会科学的视野与话语.

http://www.ihss.pku.edu.cn/about/index.aspx?nodeid=72&page=ContentPage&categoryid=0&contentid=1673

3、鲁迅《现代史》

从我有记忆的时候起,直到现在,凡我所曾经到过的地方,在空地上,常常看见有“变把戏”的,也叫作“变戏法”的。
这变戏法的,大概只有两种——
一种,是教一个猴子戴起假面,穿上衣服,耍一通刀枪;骑了羊跑几圈。还有一匹用稀粥养活,已经瘦得皮包骨头的狗熊玩一些把戏。末后是向大家要钱。
一种,是将一块石头放在空盒子里,用手巾左盖右盖,变出一只白鸽来;还有将纸塞在嘴巴里,点上火,从嘴角鼻孔里冒出烟焰。其次是向大家要钱。要了钱之后,一个人嫌少,装腔作势的不肯变了,一个人来劝他,对大家说再五个。果然有人抛钱了,于是再四个,三个……抛足之后,戏法就又开了场。这回是将一个孩子装进小口的坛子里面去,只见一条小辫子,要他再出来,又要钱。收足之后,不知怎么一来,大人用尖刀将孩子刺死了,盖上被单,直挺挺躺着,要他活过来,又要钱。
“在家靠父母,出家靠朋友……Huazaa!Huazaa!”变戏法的装出撒钱的手势,严肃而悲哀的说。
别的孩子,如果走近去想仔细的看,他是要骂的;再不听,他就会打。
果然有许多人Huazaa了。待到数目和预料的差不多,他们就检起钱来,收拾家伙,死孩子也自己爬起来,一同走掉了。
看客们也就呆头呆脑的走散。
这空地上,暂时是沉寂了。过了些时,就又来这一套。俗语说,“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其实是许多年间,总是这一套,也总有人看,总有人Huazaa,不过其间必须经过沉寂的几日。
我的话说完了,意思也浅得很,不过说大家HuazaaHuazaa一通之后,又要静几天了,然后再来这一套。
到这里我才记得写错了题目,这真是成了“不死不活”的东西。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白话文学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话文学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