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

琅然的夏
2018-09-12 看过

为什么我居然等同于我自己憎恶并同情的对象? ——司各特·菲茨杰拉德 从那时起,我就只有一个理想:远远地观察人,越远越好,观察他们的蝇营狗苟,他们的恶毒诡计。 当时我就明白了,我们是围猎的对象,终将落入他们的重围。 刚开始我的头脑也很天真烂漫,但这一切在人生路上丢掉了。 我已说过,世界的命运与我无甚关系。我自己的命运也引不起我多大关切。我只求随波逐流。既无烦恼也无忧愁。 这种时代要求人们具有杰出的品质,不管是当英雄还是犯罪。而我与这两种品质却偏偏格格不入。 恐惧让位于一种无名的麻木状态。 我认为,他自己本来也愿意在外省的一座小城中度过他最后的日子。几十年嘈杂、晕眩、幻景和急速漩涡之后,是需要安宁。 我极度悲哀,欲哭无泪,我极度疲倦,欲睡不能,只觉得双眼在无限地胀大,就好像在黑夜中,我一直伴随着这痛苦而又坚韧的曲调前行。 我自孩提时起就很少流泪。据说流泪就是在解除痛苦。但是尽管我日复一日地努力,我还是没有享受到这样一种幸福。于是泪水便像硫酸液一样,在内部腐蚀我。这就是我忽然衰老的原因。 世界终将被耗竭。这是一种不大痛苦、极缓慢的死亡。 往日压抑住的悲伤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我的爱从中汲取了无限力量。 这种游戏中,终要毁掉自己。但归根结底,我从不知道我是谁。

1 有用
0 没用
夜巡 夜巡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夜巡的更多书评

推荐夜巡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