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

躺倒斋主人
2018-09-12 看过

零散的启发是有的,但是作为一本书来说,内容的编排是不及格的。

“在整个20世纪80年代,照片经历了一次由后现代艺术家和批评家们进行的严厉而又必要的检验。他们质疑照片再现现实的真实性,质疑它作为构建社会现实角色及其作为艺术形式的合法性,直指纪实摄影过于传统,甚至是倒退的。”

“从历史上那些被冠以‘事实’之名的标志性照片中,都能明显地看出他们迫切想要定义、完善,甚至凸显现实的诉求。” 马修·布雷迪一拍摄南北战争的照片而知名。事实上大多数以布雷迪工作室名义公布的战争照片都是他的助手拍摄的,而他的助手会“为了照片构图而挪动尸体。”

罗伯特·杜瓦诺拍摄的《市政厅前的吻》是雇来两个人作为模特摆拍的。

“当人们越来越将摄影当作艺术的时候,摄影中无意的成分也就越来越少,观者应该意识到照片中的每个细节都是艺术家有意为之的。”

“摄影记者拍摄照片是为了……给出最基本的新闻五要素:人物、事件、地点、时间、原因。一名艺术家拍摄照片是为了表达一种想法。”

“对于许多新闻编辑来说,一张照片只有在说明了相关的报道事实时,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这也是我第一次明白了,这根本不是审美的问题,而是对感觉的不信任。许多人在观看照片时都有一种固有的盲点,他们必须要先知道照片的内容是什么,然后才能从视觉上欣赏它。我发现许多同事在观看照片时,不会有一种即刻产生的情感体验,而是首先通过大脑的思维过程将其转化成一系列的文字,之后他们才会去观看照片本身。”

“没有什么比揭示出的事实更神秘的了:陈述越直接,它涵盖的范围也就越大。在语言中,如果用过多的形容词修饰主语,它也就失去了本身应有的效果。……如果我们以句子的语法和照片的构图作对比的话,两者的结构都是非常简单的:主语、动词、副词等等。……作者需要决定所写的内容和文字的基调,就像摄影师需要决定站在哪里拍摄以及何时按下快门,所有这些选择将决定照片的最终质量,同时也揭示出摄影师在拍摄时所具有的智慧。”

色彩在图片的句法中,是形容词的地位。我写字的时候喜欢删形容词,拍照的时候喜欢用黑白。这都是让“本质”或“事实”揭示自身的做法。

摄影和语言一样,本身不具备任何意义。当我们空泛地谈论摄影时,我们只谈论了工具。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弗兰克之后的摄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