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边境——晨光暮色》|游荡于黑白之间,善恶仍分明,却未能界定

康熙漓漓
2018-09-04 看过

(1)

如何界定对与错、善与恶?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踏错一步,是否就意味着堕入无边无尽的黑暗之源?

我的这些疑问,最初源于东野圭吾的《白夜行》。杀死自己亲生父亲却又逃避法律的桐原亮司,是否就是十恶不赦的魔鬼?在一本2018年新出版的悬疑推理小说中,我心中再次升起这样的疑问。

这本书便是《黑白边境》,它属于悬疑推理小说,却又不同于以往的“发生案件、抽丝剥茧般查案、揭秘真相”的悬疑小说的逻辑,《黑白边境》讲述的是一个血腥暴力、阴谋不断的故事,揭示的是人性深处难以界定的善与恶、对与错。

人性是复杂的,如同社会的多元,不是非黑即白,更多的东西,藏在黑白之间。

《黑白边境》系列分为晨光暮色和流星幻痛两大部分,作者任彧用高潮迭起的情节,棱角分明的人物,超强的画面感,将读者带入一场又一场的阴谋里,将人性的复杂与丑恶,展现得淋漓尽致。

(2)

《黑白边境——晨光暮色》分为上下两部,上半部以富家子艾伦为主线,讲述了一场持续二十年的恩怨。年仅16岁的艾伦在哥哥杰瑞的怂恿和利用之下,绑架了刚出生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南希,走投无路的艾伦,将生的希望寄托于贫民区,一个教会、帮派、私人军企三足鼎立的无政府地带。

艾伦的父亲动用极权力量,雇佣贫民区中残暴凶狠的帮派,追杀还是孩子的艾伦。艾伦在逃亡之中,幸运地被教会收留,住进了教会创办的孤儿院。为自救,艾伦被迫和孤儿院的伊安策划了另一起绑架案,绑架了帮派头目班•梅洛的独生女雪莉,而这一场绑架案,引发了一场接一场残酷又血腥的屠杀。屠杀给艾伦、雪莉,以及所有人,带来毁灭性的伤害,也使得原本善良之人一步一步走入“黑暗”之中。

下半部则以警察皮特为主线,揭开这场恩怨背后的诸多秘密。十八年的时间,“疯人院”里的操纵者——哥哥杰瑞已经出院,极权的父亲也已经死亡,艾伦继承了显赫的家业。

离奇事件,使得警察皮特重新注意到这对不平常的兄弟。为揭开同样是警察的父亲未曾侦破的真相,英勇却不按常理出牌的警察皮特,对“葛林若家族”紧追不放。

因为执着于心中的正义信念,经过重重考验与磨难,警察皮特终于揭开幕后真相,将黑暗曝光于白昼。

《黑白边境》系列是青年作家任彧的第三部作品,任彧近年来专注于研究现代影视与传统文学间的鸿沟——影像的缺失。在《黑白边境》中,任彧尝试一种全新的写法,来弥补这种缺失。

具有穿透力的文字,富有张力的表述,紧张而牵动人心的节奏,以及惊心动魄的暴力画面,都使得《黑白边境——晨光暮色》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视觉化的力量,似乎那些屠杀现场、暴乱战场以及逃亡之路,都活生生地发生在读者眼前。

(3)

我们都是野兽,活在这世上就是看谁装得更像人一点。

这句话,是《黑白边境——晨光暮色》里,让我最为震撼的一句话。我们都是野兽,注定都会有邪恶的一面。当突遭变故,当被逼到绝境,兽性迸发的时刻,我们是否还能记起:嘿,我曾是个人。

16岁的艾伦被哥哥利用、摆布,被父亲追杀,无奈之举害得别人家破人亡,无心之失害得同学惨遭肢解,一连串的变故接踵而至,年幼的艾伦应接不暇,心智不成熟的他,在自救的道路上,在黑与白之间无助地游荡。

某一程度上,“杀人犯”艾伦罪不可恕,只是,艾伦并非十恶不赦,就像《白夜行》的桐原亮司一样,在被逼到走投无路之时,他们心中不曾忘记:我要保护你。

贫民区的帮派头目班•梅洛,在妻子离世、女儿被肢解的打击之下,兽性尽显,血洗孤儿院。毫无疑问,班•梅洛惨无人性,不可原谅。但从一个父亲的角度来看,班•梅洛也有善的一面。包括最后和教父亚伯拉罕对决,班•梅洛也是因为心底仅有的那一点“善”的缘故,才选择自杀。

此外,贫民区的“救世主”亚伯拉罕神父,背后的操控者杰瑞,以及外表吊儿郎当,内心却坚持正义的警察皮特等人,他们都是游走在黑与白的边缘,虽然黑与白没有清晰地界定,但他们源自内心的善与恶,却十分分明。

只是,善与恶,谁又能界定?

只不过是“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罢了。

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黑白边境——晨光,暮色的更多书评

推荐黑白边境——晨光,暮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