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伯特西蒙自传》笔记,科学迷宫里的顽童和大师

男秘
2018-08-30 看过

无法及时反驳,不是盲从的理由

你无法依靠逻辑来改变人们的观点。你不能因为无法及时应对或者反驳某个观点,就盲目服从了这个观点。——无论是柏拉图主义、托马斯主义、行为主义、自由主义或马克思主义,即使这些理论所提倡的观点让你不能立即反驳或论证。——不能随便就信了人类的即兴逻辑。要学会用批判思维的方式进行阅读,用某一本书的观点来反驳另一本书的观点。

理解:这个理论与《如何阅读一本书》的观点截然相反,就我的经验来看,西蒙的观点是对的。你必须对某个观点进行广泛的质疑,才能根据自己的思考做出判断。

牲口不买账

我们种了600英亩的草场并放养了赫勒福德牛,但它们就是不肯吃草,不仅如此还撞破了所有的篱笆,包括铁篱和电网,在草场上逃窜。

理论上不管多可行,有多么明显的支持,都会轻易被残酷的现实打到。戴维斯给我们带来一个草场放牧、饲养牲畜天衣无缝的商业计划,牲口却不买账。

理解:不确定性会以出其不意的方式浮现,现实很残酷。

理论和数据

舒尔茨给我的论文打了一个B,坚持说我应该用更加通用的方程W = aHK,然后验证K是否和3相差很大。

这件事一直在我的记忆里,让我确信在经验科学中,最终的检验不是数学公式的工整或者先验状态的看似合理,而是理论和数据完全匹配。

我从中学到了一些道理,最终克服了内在的柏拉图主义并抵御了新经典经济学的美学诱惑。因为新经典经济学对数学的简洁优美总是一呼百应,却忽略数据。

赫伯特谈《行政管理行为》

1. 决策过程的行政管理,借助迷宫的隐喻搭建了论证框架:“小白鼠要经过心理学实验中的迷宫,做出各种决策,才能最终找到食物,这个过程可以视为简化的人类决策模型。”——决策无非是在不断分岔的道路上做出的一系列选择的过程。

2. 有限理性:

a) 理性本身并不决定行为。在理性范围内,行为是完全灵活多变的,以便适应能力、目标和知识。

b) 两个人若是有相同的选择、价值观、知识储备,只能理性的采用相同的决定。

理解:有限理性的意思是你只能做到你目所能及,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的理性。

达尔文与满意理论

事实上,“自然选择”只预言生存者将是有资格适应的生物,也就是说适应力比那些没能熬过竞争的失败者强一些。它只要求满意度,而非最优化。

生物在变幻莫测的环境中生存,注定要碰到各种无法适应的需求。简单的选择机制能使生物置身于迷宫似的选择中能够生存。

理解:如果达尔文的理论是对的,那么满意理论就是成立的。满意理论,意味着人类不是以经济学的理性人的方式行事,而是尽可能的追求满意方案。满意方案意味着使自己比竞争对手更有力的占有生态位。

苹果:迷宫的故事

1. 连接每个房间的门是玻璃做的,雨果从房间里一眼可以看到五六扇门外的房间里的情景。他视野范围内的餐桌上是否有东西可以吃,他不用走过去就能看得到。

2. 由于大自然的馈赠——城堡的安排,总之它发生了,找食物只占雨果时间的一小部分,其余时间他可以睡觉和闲逛。

3. 雨果发展了自己的味觉和偏好,他知道要找到自己喜爱的东西吃并不是次次能如愿。他开始认真思考如何去满足这些欲望。

4. 他提出一种理论,即有绿色装饰物的房间比其他房间更有可能提供白面包,雨果开始留下记号来验证自己的猜测是否准确。

5. 如果有好几天他都成功找到自己想吃的东西,他的欲望会膨胀并推进他制定更加周密的计划,寻找食物的动力就更足。但当他无法执行计划,失败会让他收敛自己的野心。

6. 他对不高不低的目标会有满足感。如果法式浓味软干酪吃不到,熟橄榄也是不错的选择,也能让他心满意足。

在他尝试探索的旅程中,用自己的经验来试图解读它们。雨果发现的意义与我们通过自己在生活迷宫中看到的差别不大。

理解:迷宫是人生的隐喻,雨果是问题的解决者。是西蒙核心思想的具象表达。

战后退伍军人教我教学的方法

1. 除非大家都在听课,否则给他们讲课是没有意义的。只有老师在讲他们认为自己能理解或者相关的东西,他们才会认真听讲。——如果学生是工程师,你在黑板上画出流程图来解释最高法院判案的逻辑,就像他们熟悉的电路图一样,法庭面临的选择就像是电路中的开关一样。

2. 课程大纲本身是一种错觉和陷阱。你可以从学生已经准备好的地方开始。只要学生参与教学活动,你可以一直引导他们,无论沿着课程大纲指定的方向实现了一半或者超额完成了教学活动,这本身并不重要。——备课一定要充分,你储备的知识自然要比你能讲授的要点多。

3. 每次开始上课前,都要给学生机会自己课后阅读、之前学习内容或者其他内容提问的机会。——当然,学生并不是通过听老师讲什么而学习的。他们是通过仔细思考、解决问题和严谨的分析来学习的。——当学生针对某个主题认真思考后,课上老师要帮助他们理清思路,把想法表达出来。启蒙和机遇一样,只垂青有思想准备的人。

4. 你首先要意识到自己没有义务去重复教科书中的内容,这只会鼓励孩子巩固不去阅读的坏习惯。

理解:教学只给有准备的人,致力真正做到理解的人。因此教学应该适应人。

我的职业发展考量

我建议自己的研究生根据已经掌握的研究秘密武器,从能确保研究成功的项目中选择一个重要的课题(只有课题重要了,才有研究意义)。为何需要秘密武器?因为研究课题重要,其他同样聪明的研究者也会努力去解决这个问题。我的学生只有具备特定知识或者研究方法,才有可能率先完成研究项目。

以达尔文的视角,职业发展是什么?

如果两个生物体在争取相同的生态位,相对的适应性就能决定谁最终生存下来;而适应方面小小的差异,能导致几代下来成功繁殖物种的天壤之别。

假如一个人在不断面临某种类型的决策时,两个选项被选中的概率差别甚小,也会导致选择结果巨大的差异。——仔细看,就会发现,这起关键事情发生前,早已有了很多预告或者铺垫来引导我们迎向这些特定的事件。

理解:“争取每天醒来之后,比前一天聪明一点点。”——查理.芒格。

逻辑理论家

从一开始“逻辑理论家”的小试牛刀,到20世纪70年代的成功,我们从来就没有什么具体的指导计划。

我们所用的无非就像是英国军事专家利德尔.哈特提倡的“灵活战术”:向前线推进。当你发现一个容易攻占的地方,定当全力以赴,绝不犹豫。

在未知和不可预见的领域中探索研究,必须要足够灵活,才能抓住每一次机会,不断拓展,取得进步。

理解:科研和商业一样,指导计划行不通,你得想办法先解决显而易见的大问题。

社会基本问题

每个社会面临的基本问题中,有两个问题非常突出:首先,要动员人们去为社会做出贡献,去生产;同时,如果他们无法保护自己的话,一定要保护他们。你可以把这看成激励和分配公正的平衡均势,对后者关心太多会削弱前者,反之亦然。

李.巴赫的管理才能

1. 志向高远,李.巴赫用例证来说服我们要给工业管理研究生院设定极高的目标,尽可能突破极限。

2. 合乎常理,李.巴赫总能找到将技术和常识结合起来的方法,技术我们都有。但有时候做科研却忽略了常识。

3. 李在碰到问题时,总是着眼于如何解决,而不是寻找责任人。

4. 强大的管理者,内心淡定,不必在碰到异议或者反对意见时处处和人较劲,跟人一较高下。李从来不会在我和其他人面前摆架子,因为所有决定都是在充分讨论后作出的,大家往往能对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如果一定要按照卡内基理工学院的政策或者其他原因进行决策,他也会公开地声明决策过程中所受到的牵制和局限。

——光知道原则是什么是不够的,你必须养成习惯,坚决贯彻落实,面对诱惑和羁绊时都能够一如既往。

史密斯的性格课程

史密斯在学期课程初始,最喜欢的表演是在舞台上大声朗读并评论学生撰写的申请成为教师助理的申请书。凡是被公开(匿名)读过信的作者,经史密斯给予如此生动的性格描述后,终生难忘。

从根本上讲,他是“授人以渔”而非“授人以鱼”,只有当知识能够转化为学生实际运用的技能时才有用。学生理解基本的心理学原则,懂得利用,要比领会深奥的理论重要得多。

理解:这里是一个什么叫理解的问题,理解是能在未来的生活中灵活运用,否则算不上是达到了理解的程度。

打开决策者的头颅

如果我们能打开一个有经验的决策者的头颅,这么说吧,我们会发现,这个人早已对已采取的行动有了备案:他在行动之前,会有多项需要考虑的事项清单;他在大脑中,有唤醒这些行动的机制;在需要决策的情况出现是,会引起大脑有意识地关注。

我们要请人们在特定情况下做好准备,所需要做的事情无非就是不断深入地在大脑中植入这些准备步骤并在决策时刻立即唤醒。

理解:其实和查理.芒格说的思维模型是一个意思,当一个信息进来,会唤醒你的大脑,你会和你的思维模型进行比对。帮助你聪明的做出决策。

名气的反身性

我很快得知,有一些人得奖是因为他拿奖已经拿到手软,得奖也有鲍勃.默顿的“马太效应”。这也与政治学说的可用性或者人名识别度现象相关。一旦一个人已经出名,其名声足以让评奖委员会确定其获奖资格。

理解:名气—追随者具有反身性,投资者要提防名气与事实可能出现不相符的现象。

父亲的作用

我个人的童年就是最大限度地自我管理,我相信父亲的作用就是让孩子们不应该过度被引导或者被保护。

赫伯特谈金钱

其实没有很精确的计算,一个人很容易在理财的漩涡里自欺欺人,迷失自己。金融市场中有价值的信息,一定是其他人不知道的信息。

我每年要求自己留出四天时间来进行投资和其他理财的事项。印象中我们把绝大多数存款都投入到了指数基金——甚至更好的投资对象里去了。我个人所学以及在担任卡内基—梅隆信托董事会的金融委员会的金融委员会期间的工作经历,都没有表明这种策略是错误的。这种策略还算不错,甚至说是上选。

赚大钱(我是说很多钱)应该会是一桩非常刺激的赌博,这种赌博不是我们平常随时收手的赌博。除了要赢之外,我可能会更加计较可能出现输的情况,这样就会让我整天生活在得不偿失的状态中。我很难想象,为什么有人会去玩这个赌博。太麻烦了!

理解:西蒙总能抓住本质,对“金融有价值的信息——一定是其他人不知道的信息”这一理解毫无疑问是准确的。

赫伯特谈消遣

每当我发现某样消遣让我从研究工作中分心时,我就果断放弃了。20世纪50年代,先是国际象棋,然后是画画——这两种爱好,我都希望自己能达到专业水准,但这绝对需要全心全意。是该时间都停止了。我常发现自己对起先的消遣活动变得认真起来,这可能体现出我争取好胜的意识。

工程管理研究生院的目标

在很大程度上,科学和职业的区分是分析和综合之间的差别。专业人员不仅仅分析情况,也要找到适当的策略,因地制宜地采取行动。——但是,分析已经从所有这些课程中驱走了综合的成分。——工业管理研究生院的目标是平衡工程教育中的职业和科学倾向。

综合过程系统化程度要低很多,往往认定是非客观和直觉的判断。它们不符合所谓的学术规范。如此一来,为了提升个人在学者同行中的威望,综合过程逐渐被挤出了职业院校。

自然科学不够精准

参与这类委员会的活动消除了我认定自然科学是精准的看法。一旦自然科学不得不对杂乱无章的真实世界问题进行分析,和单纯的实验室环境相比,它就会出现像社会科学一样不够精确的情况。

旅行的定理

任何一个正常的美国成年人在为期一年以内的出国学习经历或者知识,可以通过前往圣迭戈图书馆以更快捷、更经济和更容易的方式学习。

相反,旅行要走长长的路,只能获得很少的经验。要深入了解其他方面的信息,就需要深度掌握语言。例如:你是否知道“关系”和“单位”这一类词不是关键,关键是如果你没有掌握这些词背后包含的价值和行为方式,就无法理解中国文化。

读书,你可以把控摄入信息的质量,你可以确保作者是专家或有能力解读文化的人,你可以阅读《红楼梦》《西游记》或者《源氏物语》的译本。

谈中国

与会的所有专家所持的观点惊人相似。国有企业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实施提升效率的责任制和自主经营的责任制。当它们拥有经济问题时,它们寻求政府补贴,也不能脱离政府的控制。

理解:多少年过去了,这个问题依然无解。国企效率低下,没有自主经营的权利;同时挤占社会资源。

作为问题解决者的科学家

1. 发现问题(重要发现有可能来自于意外):

a) 如果我们能找到自己不曾丢失的金子,我们就有可能回答未曾提出的问题。——回答一个问题之前,未必要明确地表述这个问题。

b) 在寻找野花的时候,我们竟然很意外地发现了石头里竟然有金灿灿的东西。——找到问题,甚至是解答的一种方式,是试图解决其他的问题。——巴斯德的格言:“有准备的头脑才会有意外的发现。”

2. 头脑如何才能有准备?

a) 我在1935年发现的研究问题让我持续工作了半个世纪。我从来没有需要去找另一个问题。——解释人类理性的大问题已经产生了无穷系列的子问题。

b) 一个特定的发现行动的解释,必须把此以前已经发生的所有事情作为初始条件。——意外导致了认同有限理性的概念。在以后的15年,一步一步地从有限理性到满意理论,从满意理论到启发式搜索。

c) 意外打动有准备的头脑,什么是“有准备”的呢?

l 训练:我在经济学方面的训练,揭示了理论告诉我应当发生的事情和我们亲历事实之间的矛盾。

l 观察:没有训练,观察到的行为会被看成完全是“自然如此”的。没有观察,我可能会继续沉浸在快乐的错觉中。

3. 数据背后的规律:

a) 数据不是推导新规律的唯一可能的出发点。理论也可以单独地,或者和数据一起用来推导新规律。

l 有可能从一个比较基本的解释性的规律推导,直接发现一个描述性的规律。

b) 从数据到规律:

l 首先,我寻找与数据拟合的一个函数。

l 找到能拟合这些神奇数字的方程,也就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找到这个方程的解释,即这种现象的合理的理论基础。

l 现在只剩最后一步了:解释概率假设。

l 有些论文要写。每一步看来都是由前一步导致的结果,如果不是必然的结果,至少也是合理的结果。

l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一个科学问题的解决会产生很多新的问题。

4. 表征(隐喻,心理图像):

a) 给阿达马的信“文字或语言对我的思考机制似乎不起任何作用。那些似乎充当思维要素的心理实体是某种记号或者或多或少清晰的表象,这种表象可以自主地复制和组合”——爱因斯坦。

l 对阿达马和爱因斯坦而言足够好的东西,对我而言肯定也是足够好的。

b) 心理表象是什么?

l 在把文字命题转化为图像的过程中,显化了许多在语言中蕴含和隐藏的东西;

l (习得的)推理算子有助于以高的计算效率的方式从图示中做出额外的推断。

5. 发现解释性模式:

a) 仔细观察一些解决问题的行为并从这些观察中直接推导出模型。

b) 比如,气体的行为通常由假设它们是一团遵循力学规律相互作用的有能量的分子来解释的。两个磁体之间的吸引由这两者之间的空间中的磁力场来解释。

6. 设计良好的实验:

a) 实验被认为是用来检验假设的,或者甚至是在互相争论的假设之间提供选择。——一个实验要成为好的实验,满足上述条件中的一个或者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即不是必要的,也不是充分的。

b) 为什么不是充分的:

l 检验“变量X是否影响变量Y”这种形式的微弱假设,对我们理解这个世界没有多大的帮助。

l 当我们检验更强的定量模型时。我们就面临着困难的诊断任务,确定什么是需要改变的,或者是否需要抛弃整个模型。

c) 为什么不是必要的。实验的唯一目的就是检验模型吗?当然不是。

d) 实验产生的最好的结果是出乎意料的结果,尤其是那些我们事先从来没有想到的可能发生的事情。许多诺贝尔奖就是用这样的东西做成的。

7. 启发式搜索:

a) 满意论者把科学发现看作是解决问题,将解决问题看作是启发式搜索迷宫,而将启发式搜索看作是有限理性的生物的唯一合适的行为。

b) 启发式让我的决策有了一定的偏向。每次我想要选择的时候,它们就会推动我选择一条路,而不是另一条路。

c) 对我的工作最有意义的一个启发式:要做出有趣的科学发现,你应当尽可能多地结交精力充沛、智慧聪明、博学多才的朋友,尽可能抓紧机会和他们合作。

理解:启发式搜索的意思就是前面提到的“灵活战术”——向前线推进。当你发现一个容易攻占的地方,定当全力以赴,绝不犹豫。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科学迷宫里的顽童与大师的更多书评

推荐科学迷宫里的顽童与大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