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的天堂,热闹的人间

寒叁肆
2018-08-29 看过

荒凉的天堂,热闹的人间 ——“你说的天堂,其实一片荒凉。” ——“那么,请问你是谁?” 这个问题是我在拿到书就萦绕脑际、并在阅读的过程中一直想怼回去的,但发现自己的这个问题根本是无意义或者没有答案的,甚至连这对话的发起人都不知道是谁。最终发觉“你说的天堂”这个命题中的“你”或许其实就是“我自己”——现实的棉絮总是用它的避重就轻化解一切于无力无形。所以我只能选择不问,就像书中的俊成洞悉城府,学斌权衡左右,阮仕荣自叹不遇,弦悠半推半就,喻夷平歪打正着,雾絮踏入死亡,扁奇陷入崩溃••••••我更羡慕残疾的看门大爷右籽能够为报充满蔑视的一脚之仇而用菜刀伤人,惊羡巫艳辉人如其名四处留情最终死于牡丹花下,甚至籍籍无名死在江中的叔言也让我由衷感叹:“他真幸福。”——至少,从此他与这个复杂世界不在有关。 整本书围绕一个线索人物扁奇展开,但我更愿意相信作者构思中的“无价之宝” 和“绝对美好”应该是雾絮,其他人虽有交代最终归宿,但都像是路人或者陪跑——只有他俩贯穿全书,因此不如将整本书理解为“小聪明的扁奇从大学时代获得女神雾絮青睐到初入社会的爱

...
显示全文

荒凉的天堂,热闹的人间 ——“你说的天堂,其实一片荒凉。” ——“那么,请问你是谁?” 这个问题是我在拿到书就萦绕脑际、并在阅读的过程中一直想怼回去的,但发现自己的这个问题根本是无意义或者没有答案的,甚至连这对话的发起人都不知道是谁。最终发觉“你说的天堂”这个命题中的“你”或许其实就是“我自己”——现实的棉絮总是用它的避重就轻化解一切于无力无形。所以我只能选择不问,就像书中的俊成洞悉城府,学斌权衡左右,阮仕荣自叹不遇,弦悠半推半就,喻夷平歪打正着,雾絮踏入死亡,扁奇陷入崩溃••••••我更羡慕残疾的看门大爷右籽能够为报充满蔑视的一脚之仇而用菜刀伤人,惊羡巫艳辉人如其名四处留情最终死于牡丹花下,甚至籍籍无名死在江中的叔言也让我由衷感叹:“他真幸福。”——至少,从此他与这个复杂世界不在有关。 整本书围绕一个线索人物扁奇展开,但我更愿意相信作者构思中的“无价之宝” 和“绝对美好”应该是雾絮,其他人虽有交代最终归宿,但都像是路人或者陪跑——只有他俩贯穿全书,因此不如将整本书理解为“小聪明的扁奇从大学时代获得女神雾絮青睐到初入社会的爱情悲剧”,不同之处在于:两人在学校可以克服世俗认为不般配的偏见,统一雾絮父母不情愿的意见,最终却难以逃脱权力的摆布和阴谋的算计。 这是一个字里行间充满悲伤、充斥选择的灰色故事,调调自嘲,忧伤,自我藉慰,文字又不乏令人眼前一亮莞尔苦笑的智慧火花,或许那就是曾经年轻的气息。“话语,规训,成长”,是我读出的主题。 话语作为人类沟通时的抽象工具,虽然由于对话双方的各种不对等,往往具有极大的模糊性、不确定性,同时吊诡的是话语常常带有极强的主观性、目的性和导向性,同一句话被不同的人应用在不同的语境常常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比如扁奇的“聪明才智”、俊成的“学生民主”、学斌的“为人老实”、赵军浦“目标明确”、史校长的“大局为重”,列车员对火车站依依惜别的你说“快上车吧”•••••• 规训是用或软或硬的手段,来框定行为、规范话语、创造新知,但这个新知或者是要打上引号的,因为在规训的语境下,有很多“新知”或许是愚昧、迂腐的,只不过有些人滥用他们的权力或者别人的信任,给你的行为戴上新的桎梏,如果你拒绝他们的“新知”,或许你还会被扣上“不接受新鲜事物的帽子”,总之这种情况下对方的逻辑就是“己所欲定要施于人”。比如我们常常被他人出于各种动机告知“要怎样”、“不要如何”,其中有些是你可以怼、并且有着力点的,但大部分“应该”开头的祈使句,还有“只要就能”组成的并无关系的关联句,通常是你用书本理论根本无力反驳的,这是理论天堂与实际天堂的悖论所在。 成长是一路风雨中经历蜕变的过程,你看扁奇和雾絮经过了那么多路人,我们直觉感受他们应该是多少都会得到成长,但是你瞧扁奇还是耍小聪明、故作憨厚,雾絮还是落落大方、敢爱敢恨,倒是那些路人跳出了他们生命的“旋涡”、获得 “成长”或者说到达了他们的“天堂”:曾经提携同乡的朱书记最终把自己择出来六亲不认了,提倡民主公平的俊成还是学会了揣摩圣意如履薄冰了,老实自卑的学斌终于走上了扑腾上树当凤凰的路子,谦和懂礼的赵军浦将他定义为“猪狗猫”的基层官员踩在脚下不择手段,仅当一次陪酒的关静不再相信爱情地出走、或许歪打正着得到了她的幸福,但是雾絮没来得及调整和改变就离开了——或许她应对无理搭讪的态度更加坚决;同样扁奇也没有成长就稀里糊涂崩溃了——或许他已经隐隐觉得不安并且打算调整。可惜没有或许,社会并没有逼你,但你不逼自己,你就到不了他们用话语为你规训出的那片天堂。当你到了那片“天堂”,或许会有人笑着祝贺你“成长”,但天堂是否如你所愿没人清楚。 背景设置在上世纪80年代、30多万字的小说,断断续续看了14天,这是难得的慢阅读,往事不应回味,却总是不由得进入情景回忆种种,颇有“回首向来萧瑟处”,“当时只道是寻常”的唏嘘。我是做过一点业余文字创作的,我不知道写出这样阴郁悲伤的文字作者要用多久才能开心起来,虽然整本书用大量的心理描写去给书中人物展现他们的想法,试图给读者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但我猜想这或许是作者实在无法将自己说服,才不停给自己生找那些看似合理的理由,这是作者笔法老到的地方,也是作者功力尚浅的地方,解释得太清楚就少了思考的余味,不过宣传定位为“走向成人的第一本书”,也算名至实归。书中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两个人,一个是默默死去只是过客的叔言,一个是女到中年放纵情欲的李伦,我不知道这用心理学的理论又与我的童年创伤或者性格有怎样的关系,但我总觉得他们还是不自由。 其实这类小说并不在我日常的阅读范围内,但是看到作者微博主页“千元征集书评”的微博,生出了“怎么会有这种傻子”的想法——当然,这个“傻子”在我的语境下是有一点理想主义者味道的;同时这本到手的新书在封底附赠了一个红色的安全套,让我生出一丝“好感”:在一个政治正确永远当先、道德伦理最能压人的国家,谁都不会把赠送安全套这种方式当做噱头来炒作——当然也有可能是图书编辑没有上心、一时大意,或者作者亲戚有些库存无处倾销——毕竟的确这些2015年生产的安全用具只剩一年的安全日期了。无论如何,我更愿意相信这是一种勇敢和冲决。 作者用饱含深情的笔墨把美丽纯情的雾絮送离了人间,让本书中唯一一个干净美丽的灵魂升入不被大部分人认为是“天堂”的“天堂”,虽然她的躯体最终在繁华的人间与雨水泥泞混为一谈,但这种美好的销陨正是一部分人在梦想与现实不可调和时的玉碎之举。作者用无限怅惘的笔调戳向从来让你没有把柄可抓的现实:“妈妈呀!如果可以从头来过,我们是否能到达我们的天堂?我们的天堂。” ——“妈呀~你看那人,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 “••••••” ——书评《你说的天堂一片荒凉》作家出版社 寒叁肆 原作于 2018.3.6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你说的天堂一片荒凉的更多书评

推荐你说的天堂一片荒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