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中,你必须看的艺术家资料库(Part 7 1912 音乐绘画:俄耳甫斯主义 和康定斯基的“青铜骑士” 上半部分)

Mr. 三 扎
2018-08-28 看过

早在印象派之际,马奈《喝苦艾酒的人》抽离了画面里具象的细节,我们就可以窥探到抽象艺术的端倪,相对于印象派追求的光线,野兽派的富有情感特质的色彩和玩角度的立体派,这一时期,艺术家试图将艺术与抽象的音乐紧密联合起来。

019 俄耳甫斯

俄耳甫斯

俄耳甫斯 希腊名Ὀρφεύς,是光明与音乐之神阿波罗(Apollo)和史诗女神卡莉欧碧(Calliope)之子 ,音乐天资超凡入化,他的演奏让木石生悲、猛兽驯服。 小女仙欧利蒂丝(Ευρυδίκη)倾醉七弦竖琴的恬音美乐,投入英俊少年的怀抱。婚宴中,女仙被毒蛇噬足而亡。痴情的俄耳甫斯冲入地狱,用琴声打动了冥王哈德斯,欧利蒂丝再获生机。但冥王告诫少年,离开地狱前万万不可回首张望。冥途将尽,俄耳甫斯遏不住胸中爱念,回首望向妻子,却使欧利蒂丝堕回冥界的无底深渊。

俄耳甫斯的故事

Ⅰ 英雄赞歌

凭着俄耳甫斯的音乐天才,在英雄的队伍里建立了卓越的功绩,伊阿宋取金羊毛时,正是靠了俄耳甫斯的琴声,才制服了守护羊毛的巨龙。可在归途中,他们遇到了更加惊心动魄的事情。其中最危险的一次,就是经过海妖西壬的领地。海妖西壬是三位人头鸟身的女妖。她们住在荒僻的小岛上,整日唱着“迷人”的歌曲,过往行人无不心醉神驰,甘心抛妻别子,上岛欢歌。结果都被女妖杀死,岛上白骨遍野。女妖们坐在灌木丛中,只露出了少女的面庞。她们清歌婉转,美妙的旋律和着花香飘到了船上。一时间,清风徐来,水波不兴,连白云和沙鸥似乎都在倾耳谛听。英雄们也都受了感染,桨摇得越来越慢,阿尔戈号随风飘荡,他们的雄心没有了,壮志消逝了,什么故乡、亲人、祖国,再见吧,只想留在这里终老一生。大家都被海妖迷惑住了,这样下去太危险。于是俄耳甫斯正襟危坐,琴声陡起,一曲英雄的赞歌划破了云霄。很快,女妖们的淫靡之声就被压了下去。英雄们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大家伸开铁臂奋力划水,“阿尔戈”号似离弦之箭离开了妖岛。

Ⅱ 地狱悲歌

俄耳甫斯那悲惨的爱情生活更是他一生中最感动人的篇章。传说俄耳甫斯有一位情投意合,如花似玉的妻子,叫欧利蒂丝。她生性活泼,最喜欢跟众仙女到山间田野嬉戏游玩。有一天,她正在原野上跑着,不料脚下踩着了一条毒蛇,毒蛇出其不意狠狠地咬了她一口,她只哎哟了一声便倒在了草地上,当同来的女伴赶来救护时,只见她已是毒气攻心一命呜呼了。

俄耳甫斯听到噩耗痛不欲生,他拿出金琴震颤地弹出一曲歌,那琴声就连冥顽的石头都为之流泪。为了再见见妻子,他不惜自己的生命,舍身进入地府。地府是一个凄惨可怖的境界,那里黑暗冷酷、悲凉愁惨。俄耳甫斯顾不了许多,他一心要把妻子找回来!他的琴声打动了冥河上的艄公,驯服了守卫冥土大门的三头恶狗,连复仇女神们都被感动了。最后他来到冥王与冥后的面前,请求冥王把妻子还给他,并表示如若不然他宁可死在这里,决不一个人回去!冥王冥后见此,怜悯之情油然而生,便答应了他的请求并告诫他:在他领着妻子走出地府之前决不能回头看她,否则他的妻子将永远不能回到人间。

俄耳甫斯满心欢喜地谢了冥王冥后,领着欧利蒂丝踏上重返人间的道路。欧利蒂丝的蛇伤还没有好,每走一步都痛苦地呻吟一声,然而俄耳甫斯却连看也不看她一眼。他们一前一后默默地走着,出了死关,穿过幽谷、渡过死河,沿途一片阴森。终于看到了人间的微光,他们就要离开昏暗的地府重返光明的乐土了!这时,欧利蒂丝再也禁不住丈夫的冷遇,嘴里不高兴地嘟嚷起来,可怜的俄耳甫斯听到妻子的埋怨忘却了冥王的叮嘱,他回过身来想拥抱妻子。突然,一切像梦幻一样消失,死亡的长臂又一次将他的妻子拉回死国,只给他留下两串晶莹的泪珠……。俄耳甫斯历尽艰辛结果却功亏一篑,他真想随着妻子一起去地府,可是死河上船夫不肯将他渡过河去,他只好一个人返回人间。

Ⅲ 天琴之死

从此以后俄耳甫斯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孤身一人隐居在色雷斯的岩穴之中。后来,由于他不敬重酒神,被酒神手下的狂女杀害并将他的尸体撕得粉碎抛到荒郊野外,他的头颅随着海水漂到了列斯波斯岛,后来这里便成为抒情诗歌的故乡。俄耳甫斯母亲费尽周折将儿子的尸体收集起来埋藏在奥林帕斯山麓,所以,那里的夜莺比任何地方的鸟都唱得好听。阿波罗也十分怀念他的儿子,便去请求天上最大的神宙斯,宙斯可怜俄耳甫斯死得悲惨,便把他父亲阿波罗送给他的七弦琴高高挂在空中,点缀苍莽的天穹,这便是天琴座的来历。

020 František Kupka 弗兰提斯克·库普卡

大约在五十年前,库普卡在自己的画室里举行了一次有意义的新年招待会。不久之后,正像现在人们所说的那样,他开始‘看到了抽象’。然而,在当时,字典里还找不到这个概念呢。诗人阿波利奈尔在谈到此类事物时,就采用‘神秘主义’这一词语……” ——杜尚

弗兰提斯克·库普卡( Frantisek Kupka,1871-1957 )生于捷克波西米亚的奥普诺,1895 年定居巴黎,早期进行过野兽派和立体主义实验。在他 35 岁之际,库普卡的艺术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他试图以精湛的技巧表现可视外表以外的想像。

弗兰提斯克·库普卡

库普卡钟情于神秘主义,无论是其早期写实的作品还是后来抽象的作品,都让人强烈地感受到某种内在的神秘感和精神性因素。

对抽象主义绘画的最初尝试阶段

在库普卡 1912 年创作的《牛顿圆盘》中,转动的彩色的圆盘是某种神秘力量的象征。一直有象征主义情结的库普卡,在牛顿色盘中运动的色盘是人心灵的再现,心灵中充满不断地力量是生命的呈现,人与强大广裹的宇宙相比是渺小的,但生命是生生不息的。画面纯粹是抽象的,艳丽的纯色色块随着圆盘的旋转就像节奏比较紧凑的音乐一样,色彩眩目,黄色和橙色带来一种生命的爆发。一切都是抽象的,一切又都是积极的,生命的哲学带给人们一种信仰。

对色谱,色彩与时代变化的探索

库普卡对音乐也情有独钟,认为绘画的形和色,与音乐的要素一样,可以在人的心灵深处唤起强烈情感,他试图在画中描绘时间和运动这些音乐的构成要素。

赋格曲是复调乐曲的一种形式。赋格最能体现复调音乐复杂而严谨的特点,是体现古典乐理之理性结构的最佳曲体形式。它的基本特征即“模仿对位法”:赋格曲的第一段落,通常是一个具有明确节奏型及音程关系的主题,在乐曲的各个声部轮流出现一次(即呈示部);然后,主题中的某一动机发展成一个插段(也就是所谓的“对题”),与主题分别在各个声部轮流反复出现,除了转调,它们的节奏型与音程关系都会发生微调(即展开部);最后,主题回到原调(再现部),各声部趋向统一,结束全曲。
以赋格这样的纯理性分析形式作为比喻,库普卡的抽象画想要探索的是色彩(和构图,但主要是色彩,这是冷抽象绘画的选择;就像复调音乐主要探索的是音高关系,不是节奏关系,节奏型的应用是处在为更好地阐释音高关系而服务的次级位置)之间关系的可能性。从画面来看,《无定形植物,两种颜色的赋格》还是比较清楚的:就像赋格曲中的对题是来自主题、为听者更全面地发现和理解主题的特色提供了一个对比的角度,这幅画中的粉红色(其实在色相上属于紫色,即红+蓝,而蓝色又是绿色的一部分)是来自绿色,经过一系列严谨的、几乎覆盖了全色谱的对比关系分析展开(同时以一个略像人形的抽象构图作为形态的依托,就像赋格曲以舒缓轻柔、相对自由的节奏作为形态依托一样),整个画面以均衡统一的形态结束。只不过,音乐是在有限的时间段中展开的,而绘画是在有边界的二维平面片段上展开。

对立体主义的探索

对线条,形状,平衡与和谐的探索

往期文章:

PART 2 https://book.douban.com/review/8877402

PART 3 https://book.douban.com/review/8879810/

PART 4 https://book.douban.com/review/8932796/

PART 5 https://book.douban.com/review/8933362/

PART 6-1 https://book.douban.com/review/9403670/

1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现代艺术150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现代艺术150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