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尽其人,未尽其事

鹰之秀
2018-08-24 看过

未尽其人,未尽其事

——鹰之秀《白银谷》书评

《白银谷》一书为山西籍作家成一所写,以主人公康笏南的暮年为主线,着重描写了在清末变幻莫测时局下,晋商(票号)的浮浮沉沉。白银谷指的就是山西太谷,太谷县亦是一百多年前晋商的兴盛之地,成一写《白银谷》,可以认为是自家人写自家周边的事,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虽然如此,作者写此书却也花费了不少功夫,在搜集整理旧闻的基础上,查阅了相当丰富的资料,这些在他的自序中都有书写,因而此书对票号运作及其兴衰的描写,刻画得就尤为细致、贴切和详实。

一、关于票号

票号兴起于明末清初,在清末达到鼎盛。票号承揽存储、汇兑、放贷等业务,在理想的状态下,汇兑可以通过两地票号的存银进行抵消,不但免去了长途押运银两的环节,而且还可以从汇款、银色差价上双重计费取得收入,挣的是一份巧钱,放贷计息收入之丰厚更是不消说了。

票号的运作已经有了现代银行业的雏形。但是也有其不足之处,一是没有国家信用为其背书,自负盈亏,尽管有“赔得起”的豪迈,但未免悲壮。二是放贷多是以个人信用为度,无实物的抵押和担保,抗风险能力明显不足。三是清末各票号东家虽然与国外银行业有了接触,但是未能及时转型,这些不足最终导致了晋商票号的衰落。

二、关于康笏南其人

书中,康笏南出场已然年逾古稀,不过,其人却精神矍铄毫无疲态,从他冷面整治西安票庄的老帮邱泰基再到执意南巡,都能看出他翻覆老辣的手腕与锐意进取的心态。

在识人、用人方面,康笏南无疑是成功的。

起初,他大胆启用孙北溟,任其连年赔钱而无任何微词,这份信任足以让孙北溟死心塌地地追随了,他对京城老帮戴膺、汉口老帮陈亦卿给予的同样是信任,包括八国联军撤后,天津票号的重建,他不计前嫌,坚持启用颇具才干的邱泰基,这都是他知人善任的一面。

知人善任是基础,此外就是恩威并重的收拢人心的手段了。

“恩”就是丰厚的薪金,现代企业搞“股权激励”还搞不成个样子,百年前的票号已经做得相当到位了,票号每四年一封账,盘算盈亏,东家给总号、各分号老帮丰厚的干股分红,这份股金的分红用来养家持业绰绰有余,更比考取功名后所搏得的收益高出甚多,因此晋地普遍流传:“一等秀才去经商,二等秀才考皇粮”。

“威”就是权威,康笏南虽然不大干涉老帮们的正常业务,不过各票号的业务运作,都是要通过书信呈报总号和他本人的,他即便不出太谷家门,却并不影响他对各地业务的掌控和对时局的了解与判断。另外,本书开篇他对邱泰基的一番惩戒,几乎让邱泰基万念俱灰,这份威权,比之生杀予夺皇权亦无逊色。

在持家育人方面,康笏南显然是失败的。

一是他并不是一位合格的丈夫。晋地商界认为纳妾是生意堕落的标志,这跟现在社会的认知差不多,现在如果爆出哪个有名望的老板玩女星了,一般就认为是这个企业走下坡路的开始,因为老板开始不务正业,贪于玩乐了。康笏南坚守“不休妻、不纳妾”的祖训,先后娶妻六任,除了前两位是亡故之外,其余三四五位皆是假死(拉到尼姑庵去了),女人对于他,只是充装门面和满足生理需求的工具而已。

二是他不是一位合格的家长。康笏南育有六子:老大身有残疾、老二舞拳弄棒、老四持家、老五疯掉、老六游学于外,能继承衣钵的只有老三一个,但在康笏南独断专行的性格影响下,操劳一生也很难有所建树,最后死在了康笏南的前面,孙辈中能继承家业的也寥寥无几,从儿孙辈的家庭熏陶和后天培养方面来看,康笏南显然是失败的。

三、本书的不足之处

票号业务运作方面的描写是本书出彩之处,这是构筑本书的“骨架”,构筑本书的“血肉”,即本书各人物的情感描写显得极为不足,无论是夫妻情、父子情、母子情、友情都未有重笔描写和动人之处,有骨无肉,书就显得单薄。杜筠青是书中着重描写的一位女性,其个性和情感并不出彩,很大一部分情节与邱泰基夫人的故事还存在着重复,虽是悲剧人物,但作者笔墨着重刻画了其在备受冷落的境遇下的报复心理和做派,其人其事,并不足以让人产生怜悯与同情。

票号是囿于封建时代的产物,最终随着封建社会的终结而衰落了,但票号的运作,却是我国金融发展史上最为重彩的一笔,本书非史,但亦可一窥。

2017.05.04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白银谷(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银谷(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