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维辛 奥斯维辛 9.4分

启示

西峰秀色
2018-08-23 看过

今天开始看《奥斯维辛》。 刚看了几十页,就很吸引人了,正如书中所提到的一些研究历史的方法论和思考角度,根据徐贲的说法,在中国还是空白,对中国历史的研究有启发意义,更具突破性。如“功能主义” 和“蓄意主义”对历史分析的区别,简单的说,就是诸如犹太人灭绝计划,是一开始就蓄谋已久的制度性安排,还是不断因具体实践而层层递进和政策调整的结果?后者观察历史的角度,进而推出来一个笔者不曾认知的新名称“累积式激进”。即,某些历史事件,事先并非旁观者所设想的属于“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的阴谋诡计,而是不断层层加码的递进,既有上层领导的授意,又有实际执行者对领导的表忠输诚,揣摩上意,自作主张的结果。 这个启示,让我想到我国历史中出现的一些极端情况的发生,也可能属于“累积激进”的情况,比如历次政治运动最终演进为“文革”中对普通人的迫害,以及“文革”后期的“一打三反”运动在全国犯围内有计划的对政治犯的屠杀扩大化。 从镇反中有针对性的精准政治杀戮到反右派运动中镇压政治异教徒扩大化(50万人被划为右派,并不同程度的遭到迫害),最终累积演进为“文革”中对更广泛人群进行清洗。 所以,《奥斯维辛》这本书很值得阅读。

在本书中,作者通过纳粹的极权制度和斯大林极权体制比较,斯大林的极权比纳粹希特勒的极权更加残酷,在政治手段和恐怖统治上,斯大林主义更加全面,渗透性更强,对体制内的恐惧性比纳粹要强烈。比如在扩建奥斯维辛集中营的规划会议上,奥斯维辛的负责人霍斯敢于向希姆莱提出质疑甚至是抱怨,但是希姆莱只是轻蔑的回绝。书中所说,如果是在斯大林体制下,这种官员,可能是在“玩命”。

Following content was updated by 28th Aug 2018

最近在看《奥斯维辛》这本书,很震撼,也了解了很多此前并不知晓的情况。比如对于“屠犹”的历程是如何逐步升级的,在纳粹和德国普通民众中,从心理到行为是如何演进的,以及“反犹主义”是如何在战争和复杂的极权环境中被放大,并最终导致“最终解决方案”的出台。

这本书告诉我,屠杀犹太人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也并非想象的那样早有预谋,而是随着战争的深入,纳粹的意识形态在战前和战争中的强力灌输和动员,结合这种激进行动的不断“累积”,循序渐进的进行的。事态升级的过程就体现在纳粹德国一些列措施和政策出台后,底层被动员的普通党卫军和德国民众积极参与和表忠输诚的自作主张的配合,从谨慎和有节制的杀戮,到最后变成毫无差别的滥杀。

这个屠犹过程,在这本书中有较为详尽的论述。还是值得看的。

顺便说一下,这本书中所强调的另一层含义,就是斯大林统治下的屠杀和滥杀丝毫不亚于纳粹德国的恐怖行为。生活于两个极权制度之间的民众成为20世纪最最悲惨的群体,无论落入两国中的哪一边,情况都万分糟糕。而两国之间都是打着"解放”的旗号来动员和奴役底层民众,这些人在其间左右为难,举步维艰,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和喘息的机会。等待他们的都是濒死的绝境。

《奥斯维辛》 通过看《奥斯维辛》这本书,对纳粹德国从上至下的反犹主义的思想动员,利用类似阶级斗争中的经济利益在犹太人与非犹太人之间长期矛盾形成的对所有犹太人的刻板偏见,并结合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种族优越论,劣等民族必须淘汰,否则会连累德意志帝国等一系列鼓惑,并营造反犹宣传环境,从广播,政治宣传画,电影中渗透进纳粹意识形态,最终让底层民众发自内心的厌恶犹太人,并为自己屠杀或协助屠杀犹太人提供思想和法理基础,针对老人妇孺的屠杀也能调整心态,适应这一幕场景。 更令读者深思的一幕,就是集中营的火车站的“筛选”程序,每一个到达集中营的犯人将被判定是否健康并有工作价值和技能,一旦被判定不适合工作,将在极短的时间没被送进毒气室。而这个“筛选”工作是由正规医务人员进行,这是多么大的讽刺,这令救死扶伤的神圣职业在集中营蒙羞,但在纳粹德国看来,这恰恰是“神圣”的任务,不但充分贯彻了优胜劣汰的达尔文主义,而且,因为是通过专业人士——医生出具“专业”结论,让“筛选”掩盖在“科学”的流程中,更具迷惑性和“说服力”,这大概就是科学法西斯主义吧! 将屠杀变得合理化,法制化,科学化恰恰是极权专制的特长,这让我联想到苏联对地主和富农,资本家和持不同政见者的清洗(屠杀),也是另一种以阶级斗争为“科学”理论,让屠杀法制化,达到“依法治国”的目的,颇具鼓动性和欺骗性。说白了,就是国家级“科学算命”的鬼把戏。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奥斯维辛的更多书评

推荐奥斯维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