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心不移,赤血仍殷。—— 榜2阅读记录(更新中)

安之
2018-08-16 看过

边看剧边补书,剧看完了书才读到五分之一。台词基本都在书中原封不动地呈现,再次读来感受更加深刻。此篇按章节顺序摘录了部分比较受触动的文字,顺带一点感想,以做纪念。


- 第三章 旧事余音 -

萧平章从重伤昏迷中醒来,发现父亲已经看到他上琅琊阁求得的锦囊。萧庭生并不在意他是否知道真相,而只关心他在知道一切之后,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呢?从琅琊阁上下来以后,他的思绪一直是那么的混乱,想要细想,又不愿细想。直到那当胸一箭几乎要刺穿心腑之时,他才突然发现,其实根本不需要多想。
如果就此逝去,再也见不到父亲,见不到平旌,见不到结缡七载殷殷盼归的爱妻,那么执念于过去的这些纠结还有什么意义?
“孩儿已经明白,以前发生的事情并不重要。”萧平章半撑起身体,将手中的锦囊丢入床边的火盆,看着火焰腾起,“父王生于那般忧难之中,最终尚能抛开自己原本的来处,只尽自己当下的责任,平章为何不能?我倒觉得现在比以往……更加懂得父王的心了。”

人不到临近死亡,是很难彻底明白生命中究竟哪些事情才是真正珍贵应当珍惜的。

已经拥有了至真至纯、不能更好的家族亲情,血不血缘又有什么要紧。非亲结拜而情义千秋的例子自古以来比比皆是,对亲情的感知,对精神的传承,对情义的守护,血缘或许重要,但从来都不是必要。庭生非景琰亲生,平章也非庭生所出,但世人提到与评价他们三人时,又何曾纠结于此?就像之后在平章生父路原的坟前,庭生说的那样:“长林风骨的承袭和延续,并不仅仅是在血脉之间。”血脉于风骨,何其渺小。

这段话中还有一个触动我的点是,“父王生于那般忧难之中,最终尚能抛开自己原本的来处,只尽自己当下的责任,平章为何不能?”

生于忧难,掖幽庭为奴,身负皇室血脉却无法言明,为先帝所养,这样的出身,却一步一步成为了大梁朝堂“砥柱中流”一般的长林王,正是因为萧庭生抛得开他原本的来处,无论这来处是祁王的遗腹子,还是出生为奴的掖幽庭。

人生在世,如出身一样无法选择或改变的东西实在太多,但漫漫几十年,重要的不是前路,而是能否看清“自己当下的责任”,能否时刻铭记最赤诚的本心,过好眼前与将来。庭生做得到,平章也能,任何人都可以。

长林王府内的牌匾“砥柱中流”


- 第二十八章 死士之谜 -

萧元启被濮阳缨诱导前去给萧平章报信说平旌有危险,一改莱阳府在萧平章心中的厌恶印象,事后萧平章对他说了这样一段话:

“你父母所行之事,若说对你没有影响,那一定都是假的。但过去种种,终究已经过去,你的将来如何,还是要看你自己内心深处,到底想要怎么走。”萧平章的视线虽然落在萧元启的脸上,但眼底深处却浮着一抹悠远之色,“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是最有资格跟你说这些话的人,希望你能体会。”

看剧的时候没有明白最后这句,在书里第二遍读到才反应过来。同为罪臣之子,萧平章成长为了受人敬仰的长林世子,而萧元启最后却成了勾结外邦、领兵逼宫的叛臣逆贼。前途种种,全看自己如何选择,根源在于本心是善是恶,信念笃定与否,以及能不能分清是非。

但是,萧平章自幼长在长林王府,有师从梅长苏的萧庭生教导多年,妻睦弟恭,家庭和谐,连故去的长林王妃都一直将他视如己出,可以说是非常幸运。而孤儿寡母相依为命的莱阳侯府,身为先帝皇孙却一直只能站在皇城边缘的萧元启,相较之下就很不幸了。你现在跟缺乏历练心思单纯的他空口讲这些大道理,他真不见得能体会。

成长环境和个人信念同等重要啊。


= To be continued. =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