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导牛逼

zarathustra
2018-08-14 看过

冯唐的《小通鉴》很小,就那么几段,里面有这么一段,古文不贴了,直接上翻译。

文侯让乐羊灭了中山国,封给他自己的儿子子击。文侯问群臣:“我是什么样的领袖?”群臣都说:“伟大的领袖。”一个叫任座的说:“你灭了中山,不按规矩给你兄弟而给儿子,这叫什么伟大领袖?” 文侯恼羞成怒,任座快闪。之后,文侯问翟璜同样的问题,翟璜说:“你的确是伟大领袖。”文侯说:“你为什么这么说?”翟璜回答:“我听说,领袖伟大,臣子才能正直。之前任座敢说心中所想,因此我知道你是伟大领袖。”文侯心中欢喜,让翟璜请任座回来,亲自出门迎接,并且调高他的待遇。

这个翟璜确实厉害,视角独特,拍了一次很好的马屁,如此精彩,以至于很像今天的段子。

不过说到拍马屁的段子,今天刚刚看完冯小刚的《我把青春献给你》,里面也有这么几段,酣畅淋漓。人家没有专门去创作段子,却在生活里出口成段。

“好梦公司”攒的第一部戏是《好梦献给你》。写一帮闲人不甘寂寞,立志改造社会风气,让互相吹捧蔚然成风。虽然创意还在务虚阶段,但王朔在生活中已经身体力行。那一段时间我们经常结伴外出赴宴,席间欢声笑语,逮谁捧谁见谁夸谁,男不分贵贱女不分老幼,一路过关斩将无一幸免。一开始还磕磕绊绊词不达意,说了一堆的废话也不能击中要害,令吹捧对象心生疑窦。经过反复实践,失败了也不气馁,根据不同对象审时度势,渐渐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 有的可以单刀直入,一语中的;有的则不宜强攻,需要由物及人,声东击西,指桑“夸”槐。到后来,语言也流畅了,态度也诚恳了,多么难侍候的人都不在话下。

赞朋友:

我,还有王朔,还有葛优,还有谁我记不清了,在赵宝刚家吃饭。那是一个节日,好像是国庆节的当晚。 刚端起酒杯,王朔突然说:不对呀,今儿是国庆节,像葛老师这一级的人不应该坐在这儿啊? 葛优忙问:那应该在哪儿啊?王朔说:人民大会堂,国宴啊。葛优一脸困惑,郑重其事地说:没有人通知我叫我去呀?王朔又说:那是您不愿意去。通知到的往往是经过权衡后才决定允许出席的。像您这一级的还用通知吗?那是必须出席的。您是谁呀?葛优人老实,很憨厚地笑着问:我是谁呀?王朔:您是国宝啊,国家的面子。葛优很开心,说:原来你在这儿等着我哪。 王朔又作喜出望外状,说: 喝酒喝酒。幸亏您疏忽了,要不老了也轮不着我们能在今天晚上和葛老师一起吃饭。我要出去跟别人说,国庆节晚上我和葛优一起吃饭来着,你们说,有人相信吗?王朔用探询的目光看我们,我们几个一起摇头。我对王朔说:人家肯定会说,您说的是梦话吧。葛优乐开了花,那天晚上他喝醉了。许多年过去了,我向葛优提起那天晚上的事,他仍记忆犹新念念不忘。他说:真舒服。

赞企业家:

一次,与某企业家不期而遇,本来是可以擦肩而过的,但因为彼此敬重停下来说了两句。听说你们办了一个“好梦公司”,在哪儿啊? 我说:瞎混吧,哪能跟您比呀。您现在的生意越做越大了吧?企业家:累。摊子铺得太大。我说:您累我们也累,可您多出成果呀。别的我不敢说,到您老了干不动的那一天,除了心爱的女人您知道那是自己的,旗下的企业究竟有多少,您根本就数不过来。要想知道一大概其,只能让手下的人扶着您上景山顶上,夜幕降临的时候吩咐他们,让凡属于您名下的产业都熄了灯。指示传下去,不到一根烟的工夫,中关村黑了,银街黑了,燕莎一带也黑了,国贸一带黑了,亚运村一带也黑了。企业家还真认真了,追问:那奥运村呢?怎么还亮着?我说: 那是您厚道,给国家留了点儿面子。企业家狂笑,握着我的手说:今天我得请一部长吃饭,你给我留一个电话,回头咱们再聊。我说:您忙您的,我就是和您打个招呼。企业家离去前,说:我现在吃饭都成负担了,一提饭局脑袋就大。分手后的当天下午,我接到了企业家的电话。电话里,他迫不及待地命令我:晚上,什么事也别安排啊,我请你吃饭。

赞师长:

一次,华艺出版社的老金请王蒙、刘震云和王朔吃饭,我是跟着吃蹭的。赴宴的路上,我开着车,王朔坐在后面。王朔说:王蒙老师不容易啊。今天要好好捧捧他,侍候舒坦了为止。我说:您放心吧。 我是带着任务赴宴的,精力高度集中,席间他们说的正事我一句也没听进去,只等着王朔开火。因为王蒙老师与我不熟,地位又悬殊,所以主攻的任务是要王朔完成的。酒过三巡,王朔的嘴越来越甜,话说得越来越好听。大致的意思是,称赞王蒙老师的作品不朽,几十年前写的东西现在拿出来仍不落伍,而且常写常新,观察生活依然还是那么敏锐,对年轻人也是爱护有加,丝毫没有半点儿的嫉妒和不公正。这对一个享誉文坛的前辈来说,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这番话如果扔给其他德高望重的权威,又是出自王朔之口,我想一定是行之有效的。但王蒙老师却当即打住王朔的颂词,说道:小王朔,你少跟我来这套。喝酒吧你。王朔没词了,羞答答举起酒杯,这时我看见他扫了我一眼,意思是,该你了。我马上也端起酒杯凑趣,说:从小就看王蒙老师的书,像《风筝飘带》那些意识流的作品更是喜欢得不得了。过去只是崇拜您的作品,今天有幸见到真人,才发现您人格的魅力也很大。 王蒙老师冷眼瞅着我不说话。我接着说:一般像您这么有成就的人多少年来都是在一片赞扬声中度过的,应该早就习惯了,不听难受了,可是您偏就不是,就是听不得这些虚头巴脑的恭维话。这是我绝对没有想到的。王蒙老师说:王朔这坏小子,我还不了解他?我忙说:来的时候,王朔是想让您好好舒服舒服的,怎么就让您一眼看穿了呢?您的洞察力怎么那么强啊?一句话就把王朔噎得没词了。这么扛得住吹捧的人不是没有,但像您这么有地位的人,不吃捧还反感,我是头一次见到。吹捧人是很容易上瘾的,一上路就刹不住车。刘震云老师这时深表赞成地说:唉,小刚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王蒙老师沉着的脸,慢慢地现出灿烂的笑容。我们一起碰杯喝了酒。接下来的气氛非常地融洽,两位王老师的心情都非常的好,原本就要结束了的饭局又延长一个多小时。 分手时大家都有些意犹未尽,依依不舍。

赞同行:

一次,刘震云、王朔,好像还有梁左,在我位于通县的家里包饺子。对了,梁左来晚了。刘老师和王老师都坚持等梁老师驾到了,饺子再下锅。于是我就陪着两位老师先喝着。王老师对我推心置腹地说: 小刚,你不写东西,你不知道你有多幸运;也因为你不是作家,我才把这个秘密告诉你。对写字的人来说,刘老师就是一座山,你看着就在眼前,好像还不是很高,你觉得顺着这条道爬上去不难,结果爬到半山腰才发现这山可不矮,咬咬牙再往上爬,累得你都吐血了,好不容易爬到山顶了,你觉得追上刘老师了吧,可以喘口气了吧。你再看,刘老师还是一座山,就在你眼前。再重新爬,爬到顶上一看,刘老师还是座山。层峦叠嶂你知道这个成语吧?那就是说刘老师哪。到这时候,你才恍然大悟,你这辈子也别想追上刘老师。枉费心机你知道这个成语吧?那就是说包括我在内的其他的写字的人哪。王老师喝了一口酒,叹了一口气,又说道:刘老师仁义,没有把所有的路都堵死了,还给作家让出了一个题材可以写,就两个字:绝望。因为有刘老师的高度在那里戳着,我们才对“绝望”这两个字的含义有了深刻的理解。斗胆夸一次口,写“绝望”,刘老师不见得写得过我。我心里暗自佩服王朔,吹捧的功夫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这弯拐的,这麻药打的,这暗箭射的,别说外人,就是我们吹捧行里的人,沾到这种话,也得非死即伤,不晕也都难。再看刘老师,不慌不忙,镇定自若,端起酒杯问道:王老师您说完了吗?王老师悲观地摇着头,再次强调:绝望。刘老师对我说:冯老师,学生小刘写得再好,再有智慧,再有高度,那也是人类的智慧,人类的高度,在上帝面前,这种智慧和高度都会显得十分地渺小,而上帝眼下正握着王朔老师的手在写作。王老师不仅仅是王老师,王老师是上帝派驻文坛的使者。刘老师真是老奸巨猾。这回轮到王朔笑了,笑得心情舒畅。

吹捧人是很容易上瘾的,我又是心有灵犀,很快就上了路,而且刹不住车。找不到对象的时候,就把矛头指向了王朔。这是王老师始料未及的。因为对他确实是打心眼里敬佩,服气,所以夸起他来常常忽略了夸人需要隐蔽的技巧。话说出来多是直给,肉麻的程度使在场的人无不认为我心怀叵测。王朔对此十分警惕,郑重提醒我:我孑然一身,没有什么值得你如此不遗余力巧取豪夺的东西。你总得图点儿什么吧?我也郑重告诉他:我真的是什么都不为,就为喜欢,一吐为快。到后来,王朔也不再怀疑我的动机了,听我的好话当成了一件乐事。工作之余,泡杯茶,彼此大肆渲染对方的优点和成绩,双方都感到了空前的满足和欣慰,成全了他也就陶冶了我。回到创作中,就觉得责任重大,使出浑身解数废寝忘食,生怕辜负了群众的厚爱。

还有一个写大老板的段子。

在我写剧本期间,大约是4月份的时候,一位传奇式的大老板来到了北影。来访的目的只有一个,投资电影。 据参加会见的滕文骥导演说,老板问韩三平:你每年的电影投资需要多少钱? 韩三平说:以目前北影的状况来说,大约需要八千万,然后就可以靠影片回收自己造血了。 老板说:给你两亿怎么样? 韩三平说:用不了。 老板补充道:我说的是两亿美元。 (此处略去一段大家讨论各自拍什么电影又都需要多少钱的讨论) 两亿美元,一顿饭的工夫就被瓜分一空,最后竟还出现了赤字。买单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太便宜,吃一顿饭才花一千多块钱,真没劲。冲动之下,我奋勇接过账单,慷慨付费,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两亿美元也得从小钱花起。 大老板还说他们现在正在论证一个惊天下的设想,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宽五十公里的口子,让印度洋上的暖湿气流经尼泊尔吹进青藏高原,彻底改变那里恶劣的生态环境,摘掉那里的落后帽子,把青藏高原变成美丽富饶的鱼米之乡。 我当时都听傻了,很多天闭上眼睛,眼前就出现炸开喜马拉雅山的画面。事后,我问懂行的人,老板的创意是否可行?得到的答复是:扯淡!把喜马拉雅山脉炸开一道五十公里宽的口子,至少需要数百颗原子弹的爆破能量,爆炸后会产生两种后果:一是,连青藏高原带尼泊尔王国的生态遭到毁灭性的破坏,至少上百年寸草不生;二是,一旦印度洋上的暖流吹到喜马拉雅山的北麓,积雪融化,青藏高原下面的十几个省全都会泡在水里。虽然很扯淡,仍能看出老板具有超凡的想象力,那种立志为国的精神令人敬佩。后来拍电影《不见不散》的时候,我忍不住,借葛优的嘴把老板的惊世设想告诉了观众。没想到,影片试映时,惹怒了几位身为政协委员的科学家,写信告到中央首长那里,说我们剽窃了他们的创意。北影随即收到通知,由韩三平厂长亲自上剪接台将有关台词剪去。我得知这一情况后,哭笑不得,为我们的民族竟拥有这样几位理想如此远大的科学家瞠目结舌。 、

最好的一段,是写他跟徐帆。

那是在1993年9月里的一天,一个秋高气爽的傍晚。我不知道是哪根筋动了,想起了徐帆。往北京人艺的四层打了一个电话,四层是人艺的集体宿舍,外地籍未婚的青年演员群居于此。电话设在楼道里,一般来说,那部电话永远都是占线,但那天刚好一打就通了,而且巧就巧在接电话的正是徐帆。我在电话里说:麻烦请给我找一下徐帆。电话里说:不麻烦我就是。我喜出望外,说:你绝对想不到我是谁。徐帆说:你是冯小刚吧。

在此之前,我们只见过两次。一次是在北影厂的放映室里,当时正在放《大撒把》的样片,夏钢导演问我怎么样?我说:都挺好的,就是女主角演得差点儿。夏钢说:女主角就坐在你的后面。我回过头去,在黑暗中借着银幕反射的光线看见了徐帆。还有一次,是在《大撒把》剧组的停机饭上。我和葛优共同认识的一个画画的朋友想让我们给他介绍一个女友,葛优拉我过去,借机向徐帆吹嘘一番朋友的诸多优越之处。我对她说:此人是我的战友,人品端正,家有小楼一座,虽是高干子弟,却为人随和通情达理,画画的收人也很丰厚。徐帆笑答:谈恋爱的事得自己认识,别人不能代包,谢谢你们的好意,往后就别再操这份心了。

……

之后,我带她到饭店地下的歌厅去和刘蓓一伙人会齐。见到刘蓓、江珊、陈小艺,徐帆立刻变了一个人,就是那种原形毕露的感觉。先是互相拥抱彼此抚摸对方的小脸蛋儿,然后发出一声声不怀好意的尖叫,气氛出现一种旱地拔葱式的热烈。然后她们开始唱歌,有粤语歌也有英文歌,这两种歌徐帆都不行,徐帆拿手的是民歌。

……

我这个人有一个弱点,一大堆人在一起的时候,我是挑气氛的,话也密,人也风趣,生熟不忌。一对一就傻了,不知道说什么。说出来的话也都是言不由衷,特别容易把自己弄得道貌岸然,忘了自己其实是一个大灰狼。明眼人都知道有几个姑娘喜欢正人君子?多数还是期待着度过一个不平静的夜晚。为了避免一对一的情况发生,我叫上了王朔陪我去“人艺”。我准备步子迈得再大点,关系搞得再近点。

……

下午五点来钟,我们走进了徐帆的宿舍。 徐帆见到我们也不感到惊讶,态度不卑不亢。 我说:晚上一起吃饭吧。 她说:今天不行,我得去青艺看话剧去。 我问:什么戏? 她说:《火神与秋女》。 我说:看那玩意儿有什么劲啊? 她说:跟你吃饭有什么劲啊?再过半小时我就得走了。 这时我有点儿打退堂鼓了,趁徐帆出宿舍去水房。 我对王朔说:咱俩自己吃吧。 王朔说:你要听她,下回她也不见得去。叫她一起上车,路上不停车直接给拉饭馆去就完了。去向阳屯。 向阳屯是一个朋友开的,在颐和园那边,那一阵子特火。吃的全是忆苦饭,进屋就脱鞋上炕,弄得跟进了村里似的。那种饭抽不冷子吃一顿还行,连着吃个两三顿就真觉得是回到旧社会了。后来很多人效仿,深受那些想请客又不肯吐血的假大款欢迎,口口声声说,尝个新鲜,冒充山珍海味吃腻了。我是从小吃贴饼子长大的,难吃的感觉至今仍牢记在心,想忘还忘不了呢,决不想再受二茬罪再吃二遍苦。我同意去向阳屯吃饭的唯一理由是,那儿离市里远,一旦把徐帆拉到那里,天也黑了,戏也开演了,估计她也就不非得回城里看戏了。 就这么定了。还得说人王老师高,哪能她说不去就不去了。 徐帆从水房回来,看我们还在屋里坐着,就说:你们还没走哪,我可得走了。 我们一起下楼。 我对徐帆说:上车吧,我们先顺路把你送到青艺去。 徐帆说:不用了,谢谢你们。我自己骑车去。 我说:这你就有点儿没劲了,吃饭不去,车也不肯坐,你把我们当什么人了? 我们一起上了路,小白兔钻进了大灰狼设下的圈套。 我当时开的是一辆“天津夏利”,汽车拐出“人艺”,经美术馆、五四大街、北海,一路向西扎下去。 徐帆说:“青艺”不是这么走。 我说:我们就没打算去“青艺”。 徐帆有点儿急了,说:你们怎么这样啊?这不是绑架吗?我命令你停车。 我说:那是不可能的。 徐帆:那我跳车。 我加快车速,说:你跳吧。 徐帆见硬的不行,又变成商量的口气,哀求道:求求你们了,好哥哥们,让我去看戏吧。明天我请你们吃饭还不行吗? 说实话,我当时真的有点儿心软了。也怕玩笑开得太过火了不好收场。但我从后视镜里看见王朔表情泰然,又坚定了决不放弃的信念。心想,反正也得罪她了,要么一起吃饭,要么再也不见面了。 汽车一路向西,徐帆破口大骂。声称,就是到了地方,她也不会进去吃饭。 到后来,车里安静了,没有人说话。汽车仍一路向西。 我的心都差不多碎了的时候,汽车开进了向阳屯。 我以为,车一停她就会嘭地摔上车门扬长而去。但事实并不像我想的那么糟糕。 车停了,王朔说:都到了就一起吃吧。 徐帆想了想,跟我们一起走进饭馆。 事后我对徐帆说:当时我已经不知道是为什么了,就希望车能飞到向阳屯,然后你下车走人,好像这件事的目的就是为了这样一个结局。 徐帆对我说:我确实是觉得天也黑了,又那么远,赶回去戏也看不成了。最重要的是,你们也不是什么坏人。要真是流氓我就跟你们拼了。 那天一进饭馆,怎么就那么巧,又撞上了张健、刘蓓一大群人也在那里吃忆苦饭。徐帆见到他们,气消了一半。

那天吃饭的印象在我的脑子里仅有一瞬间的工夫,只记得,坐下就端起了半碗的白酒,连干三碗向徐帆道歉,然后就晕了,最后说的话还隐约记得,拉着徐帆的手,挨个人地嘱咐:一定要把我妹妹送回宿舍。

据王朔第二天告诉我,坐下没有十五分钟,我就自己给自己灌趴下了。回去的路上是别人开的车,我一直躺在后座徐帆的腿上。一路上车停了无数次,我重复着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想吐。 当我听到我一直躺在徐帆的腿上时,酒全醒了。 我详细地向王朔打听,徐帆当时是什么表情?我什么姿势躺在她的腿上?她的手放哪儿了? 王朔笑着说:手一直托着你的脑袋。你吐了人一身。没有烦你。 一股暖流袭上心头,我说:我要没喝醉多好呀,这么好的机会浪费了。 第二天晚上,我接到了徐帆的电话。 她问我:好点儿了吗? 我说:真不好意思,我正式向你道歉。 她说:以后再也别那么喝了。

一流的文字有很多种,冯导的必然是其中一种。请冯导多来几段儿吧。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把青春献给你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把青春献给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