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人与牢笼

Yuki
2018-08-14 看过

厩户最后的告白里,开口就已说明全部:“第一次和你见面,就在这里。我在此,一边看着这池水,一边回想当时的情景,大概从那时起……我就喜欢上了你。”后面的所有言辞,都不过来源于毛人的“不信”和“不爱”。所以即使再恳切,毛人也不会听取其中的理由,他需要的只是王子逻辑中的漏洞。 “我和你事实上应是同一个体。”这句话是厩户在梦殿眼泪中,得出的非此不可的结论。为了找到为什么我爱毛人的厩户,用来说服自己内心的辞令。毛人忽视厩户说出的爱意,反而通过辞令来推倒他的结论。 之前,毛人在得知厩户“你竟然对我用情如此深”之后,第一反应是利用他的爱意恳请他,“如果你真要置布都公主于死地的话,请你将我一并处死”。在此时,他既已知道王子的爱无可辩驳,亦坦诚曾经对王子的心动,却转而大谈男女之间的自然法则,他爱布都的根基,正是他无法选择面对爱上厩户的事实。毛人有多爱布都,就有多畏惧与王子相爱。 这就是他们必然走向不同道路上的理由。 对于毛人来说,初次见面的心动,为这个人产生的怜惜,超越人世的欢乐,心灵的相通,甚至肉体的交合都不足以消弥的畏惧:世俗的道德。厩户所要对抗的,是庞大的、根植于人心的道德。而毛人的答案是,“如果你坚持这种想法,这一生你将与孤独为伴”。 而对于厩户来说,还将自己视之为“人”的理由,正是他的情感。他追寻毛人,是在追寻自己还生而为人的价值,当他说出“我不再追你了”之后,就已经无法再为俗世所救,只可独自行于云端之上了,这个躯体对于他不再具备人类最核心的价值,情感被他亲手摈弃。 厩户最后将与母亲间人媛同样长相的疯女放在身边,曾经大喊着“我是母亲的孩子”的王子,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作为“人子”、“丈夫”、“父亲”,这是怎样的一种绝望。在他的潜意识中,自己和这个疯女可能已别无二致,肉身囚禁在如牢笼般的此世,魂灵早已游走于高天苦境。他为自己不信的诸佛在世间修置寓所,而他自己才正是已无处可归的途人。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日出處天子1的更多书评

推荐日出處天子1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