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如果要自杀,就放他去菜市场

书荒菌
2018-08-14 看过

一、

记得古龙在《多情剑客无情剑》里写过一句极妙的话:一个人如果走投无路,心一窄想寻短见,就放他去菜市场。

那意思大抵是说,菜市场里氤氲的市井烟火气息,对一个心灰意冷的人来说绝对是一剂救命良药,只需一小口,就可以重新点燃对于生活的希望。

巧合的是,汪曾祺在散文集《人间至味》中,也表现出了对于菜市场的别样热爱:

我是很爱逛菜市场的。到了一个新地方,有人爱逛百货公司,有人爱逛书店,我宁可去逛逛菜场。 看看生鸡活鸭、鲜鱼水菜、碧绿的黄瓜、通红的辣椒,热热闹闹、挨挨挤挤,让人感到一种生之乐趣。

小时候,我也经常会期盼着和大人们赶集或去菜市场。毕竟在没有电脑手机的年代里,那里总是可以看到很多新奇好玩的玩意儿。无论是吹糖人还是炒凉粉,对我而言都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这种吸引力理所应当地延续至今。在深圳这座大城市里,菜市场是少有的能让我感到温馨温暖的城市一角。

听着菜贩的叫卖声、闻着鱼羊的腥膻味,总会时不时地想起许多年前牵着妈妈的手,在菜市场中闲逛的场景。

二、

除了菜市场,承载我童年记忆中,还有很多普普通通的角落。

比如,离家不远处有一条人工河,虽然大人们总是教育不要离水太近,里面有水鬼。但贪玩的我总是喜欢和着泥巴在河边打水漂,或者干脆直接挖个小坑烤红薯吃。那样别致的味道,长大后就再也不曾吃到过。

还有还有,因为要玩弹珠,学校的操场上总会被同学们挖着一个又一个的小坑,以至于经常会有刨坑的同学被校长抓个现行,然后罚他把所有的坑都填平。

而不忍他一人独自受罚的我们,也会经常撅着屁股帮着某个可怜的倒霉蛋一起填坑。

成年人的生活啊,除了容易发胖,其他都不容易。

所以,这也许是我们经常会回忆童年的原因之一。毕竟,童年的我们太容易满足,太容易快乐,无论是菜市场、河边还是学校操场,随便一个角落,都藏匿着说不完的快乐。

三、

最近收到一本湖北美术出版社寄来的一本水彩画集——《角落·熬路水彩旧画》,作者熬路是一位 80 后水彩画家。

他花了 4 年时间,复刻了80、90 年代的童年记忆,画出了诸多那些不起眼,但却镌刻在我们记忆深处的街景角落。

我们终究是要承认,随着时代变迁,我们童年时奔跑过的巷子、玩耍过的山坡,正在逐渐消失,但如果有人能把它们都画下来,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我不懂绘画,也却也明白区别于摄影,绘画的一点一画之间,绘画者拥有更加自由的情感表达。绘画本身源于实景,但也同样根据自己的理解,在作品中加入其他元素。

在《角落》中,很多原本老旧的人或物,都展现出了更加饱满的生命力。

生锈的锁头依然尽职尽责地安家守院 ▼

路口修车的老大爷还在帮人修着破旧的自行车 ▼

树下的小白狗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陪我玩耍的那只狗的后代 ▼

每个人的精神角落中,都会有一片现实空间彼此映照着。可能是街角的一盆花草,也可能是楼顶的几条晾衣绳,抑或者是学校操场上的几个高低杠。

那些角落对于其他人来说也许是微不足道的,只有我们知道它们对于我们自己究竟有多重要。

反正那是童年的我们最宝贝的东西,谁来也不换,拿 3 颗大白兔奶糖也不换。

-end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角落·熬路水彩旧画的更多书评

推荐角落·熬路水彩旧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