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我们没有在一起

喜宝
2018-08-12 看过

命运不是风,来回吹,命运是大地,走到哪你都在命运中。所以,我们渴慕什麽,无法酿造什麽,每人都有每人的命数。

当终于把书翻到了最后一页,始才相信有关姚佩佩命运的那个谶语:那树荫下紫云英花丛上的乌云永不散去,像她那顺流而下的命运。这是一个被时代辜负被命运伤害的女孩。她原本是大城市知识分子家的女儿,漂亮,家教好,涵养高,修养好的知识女青年,却因父母是革命分子相继牺牲,一夜之间沦为被人嫌的孤儿。自此,跟着姑妈在一个小县城过着不被待见的生活。

她做过澡堂卖筹子的售票员,做过绒线长的女工……人生是个长局,有人弃棋,有人做泥荷做清溪,有人成为风雨里的一行诗句,而她,顺天顺命的活着,把自己活成了泥污里的水草,虽姿态不好,但毕竟也是活着。

后来,她遇到了谭功达,小县城里的一县之长,一个历经枪林弹雨立过战功的军人,被调到普济这个县城,他并没有觉得所学与这里格格不入,相反,俨然一副“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的宏志,满心满脑想的是把县城治理出世外桃源的理想盛世。对她,他也本没作他想,但当你身处某个位置时,你的一个喷嚏于身旁人都是一场惊雷。姚佩佩被他随口一提,就被身边的秘书找了来,自此,佩佩的人生从谷底走到了一个看似不错的阳光里,她的余生也与他结下了化不开的关系。

面对这样的改变,佩佩严肃而郑重的珍惜,不是出于物质,而是精神上的归属感,至少,她在这个世上再也不会是流离般的活着,不再是哪里都是活着哪里都不算是活着。打心底,她是以新的姿态来重新开启自己的人生的,以一个没有被社会磨损被生活伤害的对生活和人生充满憧憬和向往的单纯小姑娘的角色,所以,她在他面前,在众人面前,尽可能的笑,不含烟火。甚至包包里随时放着水果糖,以示她的甜蜜。

然而每个人的内心都是一座孤岛,可以互相瞭望,却从来不能相互取暖。她的隐秘,如那片树荫下紫云英花丛上的阴影,盘踞在她的心头,即使谭功达,也从来不曾触及。经过郊区墨汁的黑夜,风雨交加里,吉普车上无人看清对方的脸,佩佩哭的缄默,但却是大伤心。谭功达对此,也只是表现出一般男人的好奇,他如果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世会怎样?我一直不解,两个亲密关系的人要不要有距离?都说亲密无缝隙,然而是枝裕和在《步履不停》里也说,母亲在父亲不在的时候有自己喜欢的歌,友丽子也说女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听过一句话,一个人爱你,你的不明亮不足以构成障碍。 可是对于谭功达,佩佩也该是理解的,他的不善钻营和理想主义,与他多分享一点她的灰暗,都足以磨灭掉他的阳光,和快乐,所以,她选择不说。

可是很多时候,我们又太把感情琐事看得隆重,这也是一场劫吧。所以,谭功达经历过白小娴、带着拖油瓶的寡妇,最终也不曾牵过佩佩的手。佩佩在被各方势力施压嫁给市级干部段然拒绝后,遭遇了被迷奸,以至于清醒后挣扎杀人,成为了逃犯……

人生是一个杯,而爱是茶垢,茶垢始终会生于杯中。两个心意互牵的人,自此隔着日月山河,各自跋涉,水远天长。佩佩四下流离里,把她女儿家的情感写在烟盒纸上,谭功达对着地图担忧着她的磨难……

历经多少个日夜的惊吓和躲藏,佩佩还是被捉到,被枪决,谭功达踉跄入狱,病死于狱中。最后也都没看到彼此。

如果事先知道这一生的结局,他们会不会换成一种活法?可那又怎样?你,总是在我的心里。

1 有用
0 没用
山河入梦 山河入梦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山河入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山河入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