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斯与《叫魂》

大汉丞相曹阿瞒
2018-08-11 看过

《母牛.猪.战争.妖巫》是马文.哈里斯对世界上诸多神秘怪异习俗进行“客观分析”的一本小册子,全书一共包括母牛/猪/战争/赠礼习俗/妖巫这几个主题,每个主题内哈里斯又选取了一个或多个具有代表性的民族作案例进行分析或比较分析。哈里斯认为,这些诸如印度神牛/妖巫热潮等神秘习俗并不像人们(本尼迪克特)所认为的那样是永世不解之谜,而是可以从它们扎根的现实土壤中找出其起源的物质条件,就像他在前言中写的那样“只有经过细致的观察,人们才会发现,那些貌似稀奇古怪的信仰和做法,实际上都是基于极为普通,陈旧落后的社会背景,以及精神需求和各种行为基础之上的”,这也是哈里斯文化唯物论的集中体现。

哈里斯的这本书中最为著名的是他对于印度圣牛现象的解释,他认为印度人对于母牛的饮食禁忌是基于当地的生态系统和经济模式,而并非神秘主义宗教观,而母牛禁忌的宗教信条与教义只是为了动员和鼓励百姓而强加其上的。然而这本书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并非哈里斯对于印度神牛的解释,而是他关于追捕妖巫热潮的政治性分析。在谈及欧洲十六至十八世纪的妖巫追捕热潮时,他追溯至十三至十四世纪的军事弥赛亚运动及之后的宗教改革运动,认为妖巫热并不是一种社会反抗现象,而是统治阶级和教会转嫁社会矛盾的一种阴谋,是“统治阶级一手炮制,用以镇压基督教弥赛亚主义浪潮的一种手段”。中世纪的欧洲充斥着君主和教会的腐败,贫困化和人际关系异化在社会上不断加剧,下层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各种反抗教会和统治阶级,企图建立“第三纪元”世界的各种军事弥赛亚行动应运而生,对统治者和教会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因此,教会和统治者为了转嫁矛盾,一手炮制了妖巫热潮,如果说军事弥赛亚主义使那些贫困潦倒,一无所有的人团结一致从而导致了一场针对统治者和教会的激烈斗争,那么妖巫追捕热潮则分化瓦解了潜在的反抗力量,它使得人们相互猜忌产生隔阂,把人们对统治阶级的矛盾转移到虚无的鬼神上,把统治阶级自身塑造成为替人们清除邪恶势力的英雄,借此化解危机巩固统治。

哈里斯关于妖巫追捕热潮的分析使我联想起另一本关于妖术恐慌的书《叫魂》,女巫对应僧侣,拜鬼仪式对应割辫叫魂,妖巫追捕热潮对应巫术极端镇压,同时,两者都巧合的发生在了16至18世纪。然而两者间最相似的地方还在于不管是哈里斯还是孔飞力都从妖术追溯到政治,欧洲妖巫热潮和乾隆对于巫术的镇压都是统治阶级为化解社会危机巩固统治所实施的政治手段,不同之处则在于欧洲妖巫追捕热潮所针对的是下层百姓与统治集团之间的矛盾,而1768年妖术镇压针对的是统治集团内部官员与君主之间之间的矛盾,是一种政治整合手段。

当然,哈里斯在这本书中也暴露出一些弊端。其中我看来最为明显的是表现出的作为西方人的傲慢自大,书中哈里斯曾多次使用“陈旧落后”“野蛮粗俗”来形容一些偏远民族的文化,并在字里行间对这些文化多有讽刺。虽然博厄斯的文化相对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一直以来也受到了多种反思及批判,但哈里斯这种明显的文化优越感着实让人心中不快,而这种优越感应该也与他作为一名进化论者的立场密不可分。另外,在阅读一些关于本书的书评及对哈里斯思想的评价时,很多人表达了对哈里斯强烈的群体选择论倾向的不满,但我对于群体选择理论之前并无了解,所以对这点并不多说。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母牛·猪·战争·妖巫的更多书评

推荐母牛·猪·战争·妖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