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暗恋巨作

txfddtc
2018-08-05 看过

今天刚读完《山河入梦》。 “她在这个世上仅有的一点安慰也没有了。她将在忧愁、恐惧、仇恨和彻底的孤绝中死去”。 这句话读到时,压得我透不过气,这种爱情被彻底毁灭后的状态,读得我惊心动魄。《山河入梦》我整个是当言情小说来读的。 至死,佩佩和谭功达两人都没有相见吧,格非的爱情总是如此破碎残忍与偏执,却也如此热烈决绝。 格非喜欢写那不可能的爱情吧。所以他笔下的男女,总是多有羁绊。他们的爱,发乎情止乎礼,或是由于悬殊的年龄差距(《山河入梦》),或是由于身份的巨大阻隔(《人面桃花》)。他们的爱是秘密的,见不到阳光听不见声音,甚至是阴暗的,爱欲的语言无法在现实被准确的言说。还好,格非给了这无法言说的爱情另一个呼吸的空间——文字。佩佩逃亡途中所写的见闻与过往点滴回忆,张季元日记写下的那些大胆甚至污秽的欲望,才是他们心底最真切最真实的爱的语言,可这一切他们在现实中说不得也不能说。现实的波澜不惊下隐藏着暗流涌动的惊心动魄。爱的幻象太过美好,与此对照,现实是一个无法醒来的噩梦,这些炽热的文字是梦中也说不得的梦话。 但毕竟,文字为他们营造了美好的爱情幻象。在文字里,他们爱得痛苦却也爱得坦荡,爱得自由也爱得欢欣。 姚佩佩,一个绝户家庭的遗弃儿,谭功达,自幼无父无母。他们相遇了,他们各自是对方生命拼图里缺失的一块,能在一起,多好!可最后就差那么一点点。格非是残忍的。至死也没让二人相见。 44-23=21,阳光下的紫云英,是他们各自心中别人无法触碰到的秘密,这秘密是他们心中的迟疑与畏惧,当他们开始体验到阻隔体会到迟疑的同时,他们也开始爱了。但临末了,他们甚至都不能向对方证明这种爱的存在。格非写了一部双向暗恋的巨作… 这种爱情是压抑的,延宕的,阴阳两隔的。当这些文字抵达到爱人眼中的时候,张季元是河里的一具浮尸,姚佩佩是逃亡途中的杀人犯。这好像不是爱情,但却又爱得如此惨烈,甚至愿意为其抛弃性命。 除了写爱情的摧毁,格非还爱写女人的被摧毁。一种阴冷的命运笼罩在她们身上,故事里的爱情相比显得气若游丝,弱不禁风。姚佩佩和秀米,最初都是懵懂天真的少女,却都误入罗网,惨遭强奸,一种肉体和精神的双重强奸。《山河入梦》中,通篇看来,只有少女姚佩佩和小韶是纯洁可爱的。其他人物都自带猥琐,庸俗与油腻属性。少女的美貌与纯洁,是对于现实的一种超拔,一个反例,一种否定…更是巨大的诱惑,如此摄人心魄,如此美味,如此鲜嫩… 而给予她们爱的启蒙,滋润了她们心中爱欲之花的男人却都缺乏行动力,至死,佩佩都没有享受到爱人的爱。相比于所爱男人的退缩游疑,现实却对她们有着更饥渴的欲望,她们并不知到有如此多的血盆大口等待着她们,热切的想要吃掉她们… 为何谭功达敢于追求别人介绍的白小娴?相比姚佩佩,白比他小更多。为何谭功达并不拒绝自动送上门来的张金芳?相比姚佩佩,两人根本并无爱情的存在。 或者再进一步说,如果没有金玉的见色起意与佩佩闺密的背叛,如果佩佩未曾杀死强奸自己的金玉,两人还能在一起吗?这真是个问题呦。 格非笔下的男人通常大多自带猥琐属性。相比可爱的佩佩,谭功达这人让人气不打一处来。或许谭真是个情种,是个花痴,见一个爱一个。“一想到这个如花女孩,会长大结婚,有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并且走上了一条与自己全然无关的轨道,谭功达的心里不禁隐隐作痛。”格非笔下的男人心中,常常都藏着三宫十六院。 但是他最爱的,的的确确就是姚佩佩。最终他冒着生命危险,去追随杀人犯佩佩的步伐… 一切都太迟了。那压抑隐含的爱意如今还有人能触碰并理解吗?这是一个无比绝望的有关爱的故事,至少我看到结尾时,哭泣了… 感谢格非最后还是给了我们一丝慰藉。佩佩最后的书信把我们拉回到了故事的最开端。那乌云下的紫云英的秘密,乌云未曾剥开,许诺并未兑现,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读者这时才猛然发现,原来佩佩和谭功达早已对对方心有所属,他们的爱比我们预想的来得更早,只是爱得如此悄无声息。虽然佩佩可能至死不知谭功达对她的爱恋,但作为读者的我们至少因此可以回溯起一段爱情的美好开始。 如果这段爱情没有一个结局,至少让我们给它一个开始吧,否则它就真的不存在了。。 到临末了,你也才会蓦然发现,他两在办公室共处一室的那些日子里,该度过了多少隐忍克制的幽幽日常。这悄然无息中流动的情愫比王家卫的《花样年华》还要猛烈一百倍。 正因为知道无法在一起吧,所以他们互相如此克制。隐忍正是他们爱的方式,虽然这是所有的爱的方式里最卑微的一种,但你无法否认它的确曾经存在过。在这个让人绝望到心碎的爱情故事里,这或许是唯一可以让人稍感欣慰的地方。

0 有用
0 没用
山河入梦 山河入梦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山河入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山河入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