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诸人

大仙
2018-08-02 看过

姚佩佩这个姑娘很有小姑娘的生气,烂漫,有些小脾气。一开始只觉是一个活泼的小鹿,不想竟有那样悲惨的境遇。有着自然纤细的神经,有憋着一股气的执着与犟劲,在绝境中,想着死,但又神奇地坚持了下来,并且冒险给谭写信,坚持写,高麻子应该是说出了她心底的期待:希望谭给他回一封信。痴这一字,应该是对她最好的总结。总觉得熟悉,又说不上是哪里,能想起来,最近的估计就是林妹妹了。 白小娴很多方面都与姚佩佩相似,但在性格上可以算是截然相反了,一样的纯真烂漫,但她比姚佩佩活得自由恣意,因为家庭原因,或许也因为外貌,得到多方关爱,因此更为阳光。喜欢就去找谭,说要结婚,不喜欢也直说,在谭下台后,还是坚持自己并未在各方要求下落井下石。这样的性格,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需要什么样的幸运才能养成呢。一家蝇营狗苟的家人,竟然从未实施从她身上谋取什么(小说讲到的最严重的事不过是与谭的事情,难以想象)。如果姚的家庭如白一般稳定安宁,她也会成长成和白一样敢爱敢恨的人吧。 张金芳是更多更现实更普通的人的典型吧。没什么爱或不爱,生存环境让她们没有这种情绪,为了生活会努力工作,也会撒泼打滚,甚至不惜攀附男人。她的出现,打断了谭与姚的线线藕丝,又在之后与隔壁杀猪的相好。但她还是很直接,说了他找到谭的原因,也对谭坦白了与杀猪人的事,甚至保证养好孩子。 另一个令人惊讶的女性则是汤雅丽。一开始以为她只是一个爽利的,不为环境所曲的反骨型的小姑娘,但她竟然会与钱大钧相好,是什么样的情绪?开始只是不敢拒绝,然后不敢退出,继而感觉被需要?陷入受害者的自我绑架中?希望佩佩的环境中能有一个真正的朋友!但汤却恨着姚,甚至在最后成为姚受害中最最重要的推手。在不幸中,埋怨着命运,抱怨着无辜的人,却不敢向作恶者露出哪怕一点嫌恶,最后与作恶者融为一体,这不就是为虎作伥本人么。 谭,没什么想说的,纸上谈兵的理想者,沉迷自我的梦中人,软弱无情,连可怜和同情我都不想给。

0 有用
0 没用
山河入梦 山河入梦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山河入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山河入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