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伽草纸》、《人间失格》放在一起,才能了解太宰治

元婴
2018-07-31 看过

Part.1

“人间失格”这四个字流行了我整个青春期,没出意外的话,目测依旧在青春期中流行。这四个字还有一句绝佳伴侣,那就是出自<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的:“生而为人,十分抱歉”。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我是很喜欢的,毕竟我就是那个被嫌弃的松子。但<人间失格>却感觉很不好,为了防止上次阅读年代久远,产生偏颇评价,我又看了起来。

书商在宣传太宰治时,总喜欢把<人间失格>跟他本人联系起来,大概源于太宰治也是个自杀爱好者,以为<人间失格>是太宰治的自白。怎么说呢,真想揪着这样宣发的人的领子,将口水喷到对方脸上那样大骂一句:“荒谬!!!!!”

诚然,一个作者写书,难免是围绕着自己的经历或关注点而作。但太宰治绝不是书中那些无能又软弱,只会一味逃避的小人。我本想说“废物点心”,但<人间失格>这本书也不光“人间失格”这一篇,还收录了几个短篇,主角都是这样那样自私自利、又见不得天日的灰老鼠。

就<人间失格>而言,我几度看不下去。主角真的是讨厌极了,我不便多赘述,其实别的短篇也不见得看得很顺,不过多亏了篇幅短暂,还没来得及翻白眼便结束了。

这本看完时,完全怀疑了太宰治作为“大家”的存在,几度想把这个作家的作品打入冷宫。可我总是想起他“我本想这个冬日就去死的,可最近拿到一套鼠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是适合夏天穿的和服,所以我还是先活到夏天吧”,便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Part.2

然后我想起去年新出版的<御伽草纸>,问了问旧日同事,说是太宰治写的日本精怪故事集,但她业务繁忙,也并没有时间去看。<人间失格>的主角小叶,儿时是很喜欢收集鬼怪故事来逗乐讨好家人的,小叶跟太宰治有很多地方相似,那推理来看,这本精怪故事应该也是太宰治从小收集的那些故事吧。一个人做一件事一旦上了年份,成果都是很可观的。我向来喜欢看神话故事,便买来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完全改变了我对太宰治的看法。

<御伽草纸>在豆瓣的图书简介,可谓是糟糕的一塌糊涂,完全是小看了这本书。这本书里选取几个耳熟能详的日本传统神话故事做人设基调、故事大纲,例如<浦岛太郎>、<摘肉瘤>、<拔舌雀>,连宣传图片里都是这几个小故事的经典选段,可实际上,这是太宰治的“故事新编”,是太宰治按照自己的意愿重新编写了这几个故事。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样,我很喜欢看“故事”,<安徒生>也好<一千零一夜>也罢,虽然长大后再看<安徒生>也依旧能看出不同的意义,可那些终究是给孩子的童话。

而“<御伽草纸>是给疲惫成年人看的故事!”这样简单的话,却远不足以总结这本书的奥妙。

成年人看故事,必然会关注一些人性使然的情节。太宰治就是这样,以他活在人间的透彻观察、以某种搞笑的形式,全新编撰了这些早已固化的形象关系,令我们得以用全新的角度跟观点去更好的解读神话、甚至于解读人间。

全书到处都是太宰治有点使坏的生活智慧,令人忍不住拍着大腿叫绝。人物形象立体又鲜活的要命,以至于我在看山狸故事时,都忍不住屏住呼吸,生怕闻到山狸那一身糙汉味儿。

在这本书里,我完全体验了太宰治内心温柔的小花,感受到他爱国爱人间的执拗,眼前总是浮现出他颇感有趣的神情。怎么说呢,<御伽草纸>让太宰治活了。

——“是这样的一个人给我讲故事呀!”这样想着,所有赞美之词却梗在喉中,仿佛他站在我旁边羞涩道:“不要讲,不要讲。”

Part.3

就这样,我忽然理解了<人间失格>的美。它的美并不在于我们常见的优美,而是大麻一般,样貌丑陋枯萎,容易引起人的不适,是心理未定型的青少年最好不要阅读的禁忌之美。它完全展示了人不堪的真实一面,却没有用任何激烈的言辞,全程甚至畏畏缩缩,就黑洞一般吸走人全部能量。

可我想太宰治是不愿意别人在看过<人间失格>后便如小叶等人般堕落的。他展示了一个堕落的世界,那里亲情友情爱情什么都没有,生命也是行尸走肉般的无关紧要,想不到这些人活着有任何意义。没有人比他们更惨的了。

可是怎么说呢,他并不想带你们去死。在太宰治看来,自己的生命也许无足轻重,这是他的遗憾。为了弥补这遗憾,他希望自己能为他人的快乐做点什么,毕竟,他认为别人的生命是极重要的。<御伽草纸>便是他慰籍这个世界的证明。他不是那种拽着别人一起死的人,如果你读了<人间失格>却萌生丧意,哦妈呀可别侮辱偶像了,请千万不要说自己是太宰治的追随者。读不懂作者是没有资格挂靠的,更不要把自己的不幸全盘推脱给不能说话的人。

真那么郁郁不得志,不妨读一读<御加草纸>,让你的丧神陪着你,读读他为你写的「搞笑日和」

2 有用
2 没用
御伽草纸 御伽草纸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御伽草纸的更多书评

推荐御伽草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