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衰退

pilllow
2018-07-29 看过

当无人借贷,所有企业都无视零利率,而忙于偿债时,将个人储蓄转化为企业投资的最根本的经济机制也随之失去作用。而上述情况只考虑到个人储蓄,在现实中,总需求的缩小额度等于个人净储蓄额和企业债务进偿付额的总和。这部分资金将滞留在银行系统内部,只要借贷不足的情况继续存在,就会不断积累下去,再也无法流入经济生活中。

20世纪80年代末期,2.5%的官方贴现率催生了资产泡沫。然而相对应的是,仅仅数年之后的1993年2月,同样2.5%的利率却没有产生任何刺激作用,甚至之后的零利率依然如此。

货币政策的有效性是建立在一个重要假设之上的,即企业有借贷意愿。当这个条件不具备时,货币政策就会失去效力。

无论哪个国家企业的CEO,在企业运营状况良好,却面临资产负债表困境时,都会不约而同的作出一个决定:利用手头的现有资金来偿还债务。

那种将整个20世纪90年代说成是日本“失去的10年”的论调显得毫无意义,日本企业在此期间努力使他们成功清理了泡沫期留下的混乱和巨额债务,使他们的财务报表趋于健康。

没有一本重要的宏观经济学教科书曾经指出,深陷资产负债表困境的企业会转而寻求负债最小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当今宏观经济学的理论大厦是建立在企业都拥有健康的资产负债表这一假定之上的。

当私营部门没有资金需求,经济处于资产负债表衰退期时,单独的货币政策将会失去作用。因为在这种经济状况下,不管中央银行注入多少流动性,货币供应量都只会随着财政政策的扩张而增加,随着财政政策的收缩而减少。

现代货币都不是以黄金或白银作为担保,因此,它们的价值只能通过公众对中央银行的信任来维持。如果中央银行开始从直升机上抛散钞票,那么公众对它的信任就会立即消失——这样的政策只会让一个国家倒退回以物易物和恶性通胀的时代。

不管怎样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使私营部门摆脱债务抵触综合征,让企业主管们重建信心。从那时到作为下一个泡沫产生前提的“即使举债也应该投资”这种过度自信出现之间,即使不需要几代人,也至少要花上几十年的时间。之所以如此漫长,是因为那些经历过经济泡沫及其破灭痛苦的人不会再重蹈覆辙,在这些人离开人世或完全退休之前,下一个经济泡沫并不容易产生。

曾经主导经济学理论的凯恩斯学派的积极财政政策可以在“阴”态经济中发挥作用,而在“阳”态阶段就会产生相反的效果。

在全球经济中,仅中国一个国家能提供的劳动力资源就相当于其他所有工业国家的总和。包括日本在内的众多外国资本利用中国劳动力资源的优势,获得了不断增长的回报,而这同时又意味着,那些与中国劳动力进行竞争的外国劳动力资源的回报率在持续下降。事实上,全球化进程扩大了受惠阶层和受害阶层之间的鸿沟,在所有的国家都导致了社会分化。

中国欢迎来自海外的FDI,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对外国投资设置了重重限制,因此日本所有输入西方市场的产品都是日本品牌,完全由日本企业自己生产制造。中国企业的身影隐藏在了他们代工生产的产品背后,这有助于避免贸易摩擦,但是这些产品对那些工业国家劳动者们所产生的威胁却丝毫不减。

欧美国家应对来自日本的这种竞争经过了包括贸易保护主义在内的不断尝试和摸索之后,最终做出了两个反应:一个是完全放开进口,使公众的生活成本显著降低;另一个是政府积极支持各种创新,推动经济发展。于是,那些具有创新能力,能够创造新产品、服务和设计的人从受教育阶段开始就有了更多的机会,而对于那些缺乏这种能力的人,由于生活成本的降低,他们的收入水平也仍然能够保维持稳定。

最终,在这种应对策略下,那些能够创造新增附加值的阶层获得了巨大的财富,而其他阶层则不得不忍受生活水准与实际收入的停滞。在美国,虽然经济至2007年为止经历了很长一段的繁荣,但是70%~80%的劳动者工资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就没有过实质性的增长,也就是说只有20%~30%的人从长期的经济繁荣中受益。

欧洲央行试图通过提高利率来抑制欧元区国家出现的房产泡沫,但这对于那些借入日元贷款的人却毫无影响,因为他们所需支付的利率是由日本央行决定的。而欧元区的高利率又进一步扩大了欧元与日元之间的利率差,推动欧元对于日元继续升值。日元的贬值削减了那些借入日元贷款者的债务,也就鼓励更多的人加入进来。也就是说,日元利差交易的迅速增长削弱了当地中央银行的影响力。

在日本如果关闭一个工厂,就不会再有人打算回去复工。因为工厂的关闭只是一连串漫长过程的最后一个步骤,之前必须将工厂的所有工人都妥善安置,这就需要付出巨额的成本。因此,在日本关闭工厂是一个无法逆转的长期决策,在欧洲的大部分地区也是同样的情况。

而美国的劳动力市场非常灵活,这就意味着美国人可以迅速的“打出白旗”,然后又迅速的将白旗收回去。也就是说,因为可以比较容易的解雇员工,所以在美国开设和关闭一个工厂要比在欧洲和日本容易得多。这种灵活性使美国经济能够更有效的应对汇率的变化。

泡沫之所以会发生完全是因为资产买家们无视现金流问题,人为抬高价格所致,而在泡沫破裂之后,这些买家们会发誓再也不忽视现金流折现价值,那些遵守誓言的买家们在资产价格回落至未来现金流折现值之前不会进行资产购买。因而不会对央行的利率下调产生任何反应。

美国是一个低储蓄率国家。由于美国民众需要将资金用于有形商品和服务的消费,因此这样的经济体无法完全依靠一己之力来支撑一个规模宏大的金融资产体系。美国之所以能够成为全球金融资本的大本营,仅仅是因为其他国家(也即日本和中国)把钱借给了美国。那些支撑了美国大规模贸易赤字的流入资金是使得美国得以引领全球金融资本的必要条件。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大衰退:宏观经济学的圣杯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衰退:宏观经济学的圣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