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试读】冰与火之歌——读《国贸三十八层》

望月听雪
2018-07-28 看过

文/望月听雪

北京国贸大厦一期,在大北窑拔地而起并竣工的时候,仿佛已经过去了很久,那个遥远的九十年代,和笔者感同身受那个以学生稚嫩的眼光看出去的繁华帝都,一个饱经沧桑却满怀着厚重历史积淀的古老都城,有着和华夏相同的历史印迹,风尘仆仆地从远古走来。国贸大厦在如今风起云涌、变化万千的商业贸易中屹立于京城首屈的黄金商业地带,一片繁荣气象蔚然大观,琳琅繁华、叱咤资本。如今的国贸三期,更是将北京的天际线推向了崭新的高度,地标的魅力无与伦比,唯我独尊的天空之城,集万千繁华于一身。

笔者永城,九十年代进入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后留学美国,以全美工程类优秀毕业生身份获取斯坦福大学全额奖学金,攻读人工智能、机器人专业,研究军用仿生学丛林侦查机器人的开发和大规模生产。硕士毕业后在硅谷任机器人工程师。2006年加盟被誉为“华尔街神秘之眼”的全球顶尖商业风险管理公司,从事商业尽职调查、反欺诈调查及企业安全及危机管理。数年间由普通调查分析师晋升为副执行董事,领导中国区业务。这个天之骄子的心路历程,在其自序中有着若隐若现的蛛丝马迹,“命运有无限种可能”,从当年那个带着崇拜眼神的莘莘学子成长为精英,从硅谷走来,十六年后重新回归这个“傲视天下的紫禁之巅”,当其西装革履的首次以其中一员走进国贸大厦之时,看着周围那些精致冷傲的精英面孔,仍然会自惭形秽,多年以后荣归故里,才算真正登上工薪族的“天子堂”。国贸大厦,在“中华第一街”长安街的延长线上屹立了三十年,看尽了帝都以及整个中国三十年的天翻地覆、叱咤风云。“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长安街,十里长街,风花雪月,金戈铁马,岁月涤荡了一切,帝王将相宁有种乎?”

在这样金碧辉煌的顶级现代建筑内上演着一出精英们之间的角逐,光鲜亮丽的外表下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阴谋,笑里藏刀的尔虞我诈如何在钢筋混凝土的外墙之内发生着。同在北京国贸三十八层办公的费肯国际会计师事务所、SP律师事务所、香港快阔投资公司的三个女前台,姚军辉、朱迪、郝依依,看似平凡无奇的职业生涯中,却无意之中卷入了一场三大利益集团背后的巨大阴谋。一部丢失的手机,一个外逃的银行高管,金融案中案。从一桩普通的电信诈骗到商业谍战。从北京辗转至香港,再回到北京,一路悬念不断、意外连连、惊心动魄。

前台这个职务的消息灵通之处在于,日日接触往来公司的所有人物,上至总裁,下至普通员工。踏进此方寸之地,首先面对的便是前台,身份、职位一一呈现,以及那些看似琐碎却不容忽视的细节,比如谁的访客最多,谁的快递最多,谁在下班后搭谁的车......这些无足轻重的信息有时暗示着某些重要的人际关系,而商业调查或许就在这个关系中打破缺口,渗透到内部,开始涉足最核心的机密。

古来有之,一场战役必胜的未必是兵力的多寡或者武器的精良,情报暗战往往是决胜的关键。情报战役的前史源源不绝,至少在奴隶社会年代就现已呈现了。相传在夏朝时,夏后(夏朝的皇帝称后而非称王)少康就曾差遣一名叫女艾的特务到浇进行情报活动,终究在其协助下灭掉了过国和戈国,康复了其控制位置。这也是我国古代最早见于文字记载的情报活动。儒家经典《周礼》中,清晰记载了名为“士师”的掌管情报工作的官职,可见最迟到西周时,情报工作已成为了中心政府职能的一部分。

西周之后,情报工作更是不断加强,至北宋期间,更是呈现了我国甚至世界上第一个直属于皇帝的特务机关——皇城司。南宋时期,宋朝曾经处决过一个在宋朝当官的金国间谍刘蕴古,“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然而在他被抓获并判处死刑的时候,在南宋已经成功潜伏了四年左右,为金国送去不计其数的情报。据《桯史》记载,公元1161年,刘蕴古“乃以首饰贩鬻,往来寿春”,以珠宝商的身份为掩护来到寿春搜集情报,为金国皇帝完颜亮进攻宋朝作准备。《宋史》记载,他“坐以军器法式送北境,伏诛”,被大宋朝廷处以死刑,在结束生命的同时,也结束了他长达四年的潜伏生涯。宋朝是中原与草原角逐的时代,伴随着惊心动魄的军事、政治斗争,处于隐蔽战线的间谍斗争同样激烈非常。为了递送情报,宋朝人使用了现在为世人所熟知的密码,当时称其为“字验”。据宋代的军事教科书《武经总要》记载,当时涉及的军事活动大概有40项,所谓“字验”,就是找来一首四十个字的诗,用诗中不同的字代替这不同的四十项军事活动。“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这是杜甫的名诗《春望》。然而,在宋朝,这却极有可能是一份情报。若“家书抵万金”的“金”字表示“贼多”,那么一线指挥官在派遣情报人员向后方递送情报的时候,就可以在“金”字上做一特殊标记,后方收到后,根据密码本核对,便知道了前方敌人特别多的信息。

辽运用特务进行情报工作的前史能够追溯到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时,据传说他曾使用特务获取室韦的真假然后大破室韦。辽获取燕云十六州后,更是将其谍报触角深化到了中原地区。据五代笔记《玉堂闲话》记载,后晋时汴梁城有一“貌美而无腿足”的妇人,与其“父”一同在汴梁沿街乞讨,后来官府查明这名妇人是一个辽人特务安排的喽罗,与其“父”沿街乞讨也是为了搜集情报,这与之后明代西厂宦官汪直化装乞丐刺探情报较为相似。最后,官府处决了这名妇人。这个部分的权利堪比暗斗期间美国的CIA与FBI的集合。

由此可见,市井、客栈、妓院,一切人流往来频繁之地,便是搜集情报的有利之地,三教九流汇聚之地,人头攒动的背后,更是一切信息的来源。

言归正传,这一场国贸大厦里的明争暗斗,权力的游戏如火如荼地上演着,匪夷所思的秘密商业调查、高科技王国的神秘武器、斗争激烈的外企职场,以三位跨国公司的普通女性职员为主角,演绎出一台精彩绝伦的谋略大戏。三人虽看似平凡,却试图扭转须眉大佬们操控的乾坤。“苍天愁发乱云宫,望断残霞寂寞松。半缕相思销翠色,一汪春梦御秋风。黄枝几度词萧瑟,劲雁一鸣曲畅空。岁月悲欢稀道苦,伊人莫叹太匆匆。”这是一阙《冰火两重天》的小诗,冰与火之歌,在这个屹立于帝都最繁华地段的建筑内铺陈开来,引吭高歌一曲,时而辗转低吟,时而激流而出,人性的善恶美丑就此展露无遗。莫不道,什么荣华富贵,皆是浮云,“殿堂楼阁,雕栏玉砌,布衣素食。天高地阔,一人一笔一片山河,融进沧桑,融进历史。”

静静新浪博客同文链接

金色琴弦微信公众号同文链接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国贸三十八层的更多书评

推荐国贸三十八层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