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没硬过

回游在鱼缸
2018-07-22 看过

读冯唐比较晚,大一买的,当时正好十八岁,除了硬盘里的老师,我的青春如白纸。

听说冯唐评论过王小波,没有去迫不及待的看他的那篇文章,想先从他的作品了解他。翻来覆去,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算是让我觉得自己是被选中的孩子,猛的一下,把我为了读大学而压抑了十八年的男根唤醒了。

我买了书。放在四年生活开始的桌子上,正中央,和学校定制的书桌破木板融为一体,成了我的背景。这就是说,有一本书,一个口号,在我的面前晃悠,在我新生活开始的转折点,在两年前。我却始终没有拆过塑料皮,发烧的日子也没抱在怀里,未能在贫病交加的时候,感受字里行间里青春肉体摩擦的温度。后来我终于拆开书,才意识到这个遗憾。

我现在二十岁,仅有青春给我怀恋。所以我也算有一点似水流年。知道自己贫不过北京文化人,看冯唐吹牛逼,心里是极度自郁的。我也追忆高中,相形之下,不仅笔上生不出花,连文章都是黑白的。这些委屈郁积在肚子里,有的剑走偏锋郁成了精子,遗了出来;有的直捣黄龙,积淀在大肠,拉了出来。什么都只记得一点。秋水在故事最后,跑到朱裳面前,把缄默的情思硬给她看,相形之下,我看完就软了。

其实冯唐的世界,第一眼望过去绝对不无聊。我错过了十八岁,终于撕了这本书的外衣,也是很有理由的。我有了姑娘。思春成瘾,总要找点东西撕碎,发泄荷尔蒙,伪装动物凶猛。当时我想姑娘的心思一断,就想到这本书。十八岁和姑娘,我总归有了一个,也许是时候翻动它娇嫩的身躯,让它在我胯下念经,让我狂风大作,大雨滂沱。不论是十八岁还是二十岁,我一直都渴望这一天,渴望弗洛伊德把我的力比多,从我投入到黄金屋和艺术世界构建,也就是意淫,转移到一具能动生物体,一个活的姑娘身上。的的确确,不愧搞过金融,冯唐无形的手把我抓硬了,那是在我一个人翻阅前几章的时候。后来,我的姑娘留校,我一个人潜到她的寝室和她俾昼作夜的睡觉,每天都看几章,把大酒店的狐狸精安排到自己身上。冯唐对于没见过世面的我还是太诱人了,是极大的震撼。我的意思是,你们北京人是个流氓都能当老板吗?

不过在读一半的时候,我就隐隐预见,这是我读的唯一一本冯唐的书,如果幽默点说,那就是唯一一本冯唐的老书。故事里所有的机灵、段子,将会在无数的地方再看到无数次,而且也捧不成一段“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经典。偶尔的忍俊不禁,也像埋在一堆沙子里的金子。大浪淘沙,沙里有金,金上粘屎,屎里有毒。虽然故事侧重不同,我还是总和三重门对比。结论就是,相形之下,冯唐比韩寒多了根鸡巴。

除了上面浮皮潦草的感想,我也得批判批判。像很多人说的,可不就是讲青春。可是你们的青春,就是没有冯唐的牛逼,你们偏偏还要把批判文章写的特别有力,文学作品这件事,就像鸡巴上面的穴位。冯唐学医,说他的狐狸精能给他找穴位,但其实他说错了。这个敏感的穴位随着时间会变化,小时候是肛门,长大了是鸡巴,有的人读书多了,穴位陷进肉里,撑大了脑袋,就变得哪都麻木。当好一个圣人,你们要么就别谈性,要么也谈出花来,证明你们的严肃精神,不是每一个你们都是和菜头。

话说回来,我这篇文章主要不是讲书,是讲我的故事,我的故事还要有个收尾。十八岁我没有姑娘,二十岁我有了一个姑娘,我觉得能有到一百零八岁。如今一个老婆容我一年到头想念,冯唐也在这本书里写过差不多类似的话,只是我们不共同的经历是,我青春里没那么多姑娘,我也不是北京人,更没当过流氓。可是除了没当流氓,论正经程度,也没有比上秋水,也可能一切的原因还是我缺个姑娘。绕来绕去,我只是觉得冯唐抛开插科打诨不谈,有些话说得直白,读了反而有点恍然大悟。三十岁的黄金年代,一定发生在所谓车马很远、灯火很长的岁月,而我觉得二十岁就是我的黄金年代了。也许精神上没达到,但身体上达到了。我觉得,如果没在二十岁爱上这个人,到了三十岁,我是断然不敢去爱的,根本当不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对于秋水来说,朱裳面前的日子就是他的黄金年代,最后如果没有硬那一下,我猜他也终生都硬不起来了。

这本书对我的意义远大于他的内容本身。而且冯唐经历的这些事件的原型,和所有人勾起的情思一样,都是对青春赤裸裸的回忆。直到现在,我的青春都还没结束。而读者啊,能看到我写下这些话的读者。如冯唐说的,假如你抚摸着姑娘的秀发,你不能一柱擎天,那么你就真的老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的更多书评

推荐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