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李霖灿说中国美术史

月冷千山
2018-07-20 看过
“忽然一道光线射过来,在那一群行旅人物之后,夹在树木之间,范宽二字名款赫然呈现。“

许多年之后,面对《中国美术史》,李霖灿先生准会想起,他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发现范宽签名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范宽何许人也,北宋山水画三大名家,乐山乐水。大书法家赵孟頫曾评价他的画为“真古今绝笔也”。明代董其昌对其推崇备至,评其“宋画第一”。时代杂志更将范宽评为上一千年对人类最有影响的百大人物之一

范宽如此有名,作品却留存稀少,历经战乱,多有散佚,现存件件精品,但1958年以前,故宫博物院的《溪山行旅图》虽为镇馆之宝,实难以名正言顺,除了一些后来收藏家的印章,尚没有其他证据证明这就是范宽所著,直到后来,李霖灿先生孜孜不倦,看画入神,终于在极狭小的风景后发现了范宽落款,为这件国宝正了名

李霖灿先生(右一)

此时,距离此画大成,前后已历经900年光阴。在这900多年间,李霖灿先生见微知著,是第一人。 李霖灿先生和“范宽”的见面,既可以说是冥冥之中的天意,还可以说是历史必然的选择。

神秘的东巴文字

在岳南所著《那时的先生》一书中就详细记叙了李霖灿先生在抗战大后方苦心研究纳西东巴文字字典的事迹,四年寒暑,深入不毛,收集1288册象形文字经,可以说毅力非常。1984年进入中央博物馆,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任职也数十年,退休后又在台湾大学教书育人二十余载,同时著作等身,虽然李先生在序里自谦,说“教书二十余年,连一本破讲义都没有”。实乃先生大智,知识都在脑海里,在举手投足间,哪用得着什么讲义!

可惜我们大多数人难以亲耳听闻先生授课了,好在这本《中国美术史》的再版,让我们能在字里行间感悟中国的传统艺术之美,更能感悟到李霖灿先生睿智洒脱的人格魅力。

《中国美术史》是李先生从教二十多年的课程积累,前后二十九个单元,既然是美术史,遵从了以时代为序,以类别为纲,李先生有着丰富的知识底蕴,往往是将各种观点杂糅,信手拈来,绘画中常常出现谚语对联诗词,契合静怡,就画论画,不拘泥此,也可作为文学上的飨食

全书虽然416页,称之大部头也不为过。但主要的是三部分,雕塑,绘画和书法。当然其中绘画史居多,占了五分之三。

另一片沃土——中国雕塑

中国的雕塑繁杂,形式多种多样,主要有以唐太宗昭陵六骏为代表的陵墓雕塑,以云冈石窟龙门石窟为代表的宗教雕塑,还有以载体分的陶瓷雕刻,玉雕刻等等。

中国的雕塑起源很早,距今7000余年,在的河南密县沟出土的一件小型人头陶像就是杰出代表,但似乎名气不如西方大,说起雕塑,往往就是罗丹的《思考者》,米开朗琪罗的《大卫》,以至于某些人竟生出中国没有雕塑的稀奇想法,陈丹青在《局部》第二季也发此感慨,说道那些辛辛苦苦漂洋过海的艺术圣徒,去往西方取经,导师却小心翼翼拿出一小尊中国雕塑,视如珍宝,啧啧称奇。

李先生也特别举了新石器时代出土的姜西村人画像来驳斥中国没有雕塑的荒谬论调,“这位远古的无名艺术家仅用三笔(手指)就将人世间的最不易传达的情怀表达的淋漓尽致“,大道至简莫不如是。

艺术独尊——中国书法

中国的书法绝对是世界艺术宝库中独一无二的珍宝,是先哲巧思的创造,是文字痛苦的嬗变,也是工具精良的运筹。 文字阶段大致经历了甲骨文,金文,隶书,篆书,草书,楷书,行书等,千变万化,各有特色,斑驳摇曳,青史留名。

要论中国书法,当推书圣王羲之

李霖灿用了一句黄庭坚的诗词巧妙的点睛:“人生滋味倒餐蔗,学问功夫上水船。” 倒餐蔗是指“画绝”顾恺之,上水船就是精进不懈的王羲之了,史书记载他“临池学书,池水尽墨。”,又有“入木三分”的传说为人津津乐道,还有“退笔成冢”的美谈。

李先生评价王羲之字“铁画银钩”,是因为它的形神兼备,刚柔并济的特色,珠玉琼瑶,美不胜收。 后世唐代颜真卿,五代杨凝式,和宋代书法四大家苏黄米蔡,各有千秋,但传统一致。就不一一细数了。

以形写神,含蓄内敛——中国画

中国画大概能分为三种:山水画,人物画,花鸟画等。技法上强调写意具象。其中“画分三科”的朴素思想还上升到哲学意味上,山水画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人物画是人与人的紧密关系,花鸟画则是自然种群生生不息生命的写照。对应宇宙社会人生,充满机锋和巧趣。

李霖灿先生看的出来偏爱中国山水画,他详细的把中国山水画的分为黄金时代,白银时代和青铜时代。

山水画的青铜时代是指元代的“元人笔墨”。

白银时代就是与之相对的南宋的“宋人丘壑”。

其中最重要的当然是五代到北宋时期,这是山水画的黄金时代,这两百年间,名家辈出,达到了中国山水画的一个高潮,有着空前的艺术成就,五代代表人物是荆(浩)关(仝)董(源)巨(然),北宋则首推李(成)郭(熙)范(宽)米(芾)。

值得注意的是,这荆关董巨,李郭范米,不属于一个时代也不属于同一地区,但他们的艺术追求上却各有发扬和继承,荆浩关仝属北方画派,作品兼具北方人的沉稳大气和北方山河的雄奇壮阔·,这一点尤以荆浩的巨轴画作《匡庐图》为代表,这幅画顶天立地,山村长松,飞泉瀑布无所不包。而董源和巨然则是南方画派,有江南烟云的浮华秀气,笔法细腻,这是山水画的开拓进取直至艺术上成熟的标志。

以史为纲,以人为点,以形为线。这是李霖灿先生将这千百年来,人才辈出百家争鸣的国画,从牙牙学语到茁壮成长到永世留存的伟大脉络梳理总结,得出的“中国艺术节蓬勃气象,充满朝气”的希望。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中国美术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美术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