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百姓如何确知天下事

璃人泪@2011
2018-07-19 看过

以如今的通讯发达程度,要了解异国他乡正在发生的新闻,只消动动手指。但是在媒体没那么发达的年代,甚至是根本没有媒体的史前,老百姓又是如何确知天下事的呢?日本历史学者宫崎正胜提供了一种新思路:由平凡的生活物件和生活习惯,我们就能得知天下事。譬如,“民以食为天”,《餐桌上的世界史》就告诉我们如何从饮食透视世事变迁。

通常来说,学者们是反过来研究的:先有因后有果。譬如,因为战争或者自然灾害,导致了歉收和饥荒。但当我们接触到的是生活的真实,完全可以反过来看——由事物的果,推测其中的因。毕竟,对身处某个时代的人来说,历史大事件孰与最直观感受到的生活品质,很难说清。而这种由果及因,反而能帮助我们与世界建立某种连接。

“料理”一词,原指对食材的评估处理,找到最佳搭配。而所谓的“最佳”,往往因地而异、因时而异。在《餐桌上的世界史》开篇,作者谈到了世界史上的四个重要时间点,他们也刚好与料理革命互为表里。约1万年前,当人类以谷为食,并以容器来盛装,应该无需“农业革命”一词来提醒他们世间巨变;当前所未见、产出更丰盛的食材攀上餐桌成为主流,15到16世纪的人们已经近距离尝到大航海时代的硕果了;其后是非本土食物丰富了我们的饮食结构,工业革命的车轮也推动着工业化的食物链条;而今,空运冷冻食品已不新鲜,皆是拜科技革命所赐。餐桌上缓慢的变化,外界已是星移斗转。

即使偏安一隅,也仍能嗅得历史的流动。对欧洲人来说,玉米被称作“土耳其小麦”,但玉米真的原产自土耳其吗?其实不然,大航海时代的烙印,让欧洲惯以“土耳其”做定语,来泛指东方、阿拉伯等地的舶来之物,就像日本人将外来之物笼统地冠以“唐”之名,非实指源自中国或源自唐朝,我们却可从中窥见历史未完全褪去的尾巴。

说到“唐物”,茶叶无疑是最有代表性的。日本茶还分为两派,从读音就可区分。一为“cha”派,一为“sa”派。两派之别,得从方言里找答案,恍若两条看不见的线牵引着。“cha”近似粤语的茶,印度、波斯、阿拉伯等沿海国家及俄罗斯皆为cha派。而“sa”近于闽南语“tay”,以泉州为中心的网络,延至台湾、荷兰都是sa派。由此又可见过去贸易通商的留痕。

品味寻常之物中的历史,在宫崎正胜看来,不仅是有趣也很重要。他更提出“史心”一词,指的是“感知物质或体制内部变化的能力”。今时今日,我们能轻松获取信息,知天下事,但没有什么比经由“史心”感知的历史和现实更亲切。我们不是在听别人的故事作壁上观,有故事的事物无时无刻不在滋养着我们的生命,世间一切与我们息息相关。

——戊戌年读宫崎正胜《餐桌上的世界史》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餐桌上的世界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餐桌上的世界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