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备忘(意识形态与意识形态国家机器)

葵上
2018-07-18 看过

要使再生产成为可能,就要进行现存生产力、生产关系的再生产。劳动力的再生产,是通过支付使其能够再生产的物质资料——工资来保障的。然而,仅仅有物质条件并不足以进行劳动力再生产,这个劳动力还必须是合格的——具有相关技能,以及尊重秩序规范——即再生产出对现存秩序规范的服从。

国家机器才是真正的国家,可以长期存在,与政权要做区分。而国家机器有两类,一种是警察、法庭。监狱、军队、行政机关,一般来说,它们是强制的、暴力的、镇压性的;另一类,阿尔都塞提出,是隐性的、潜藏的、不透明的,如宗教、教育、家庭、工会、传播、文化,统称为意识形态国家机器,它运用意识形态发挥功能,提供合法化论述。国家机器只有一个,是统一的;而意识形态国家机器却有多种。并且,前者在公共领域,而后者在公/私两个领域发挥功能。一个政权如果不能取得意识形态国家机器的领导权和统治权,那么其统治就不能持久。

意识形态国家机器保障了生产关系再生产。如今,学校取代了教会成为了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国家机器。学校教育对于现代人来说自然、必要、有益,一如对于我们的祖先来说,教会也同样“自然、必要、有益”、慷慨大方。沿途被学校赶出来的每一批学徒都学会了各种由意识形态国家机器包裹起来的、与他们的社会角色相对应的技能,从工人小农,到小技术人员,中小行政人员,再到半雇佣型知识分子,剥削的当事人,镇压的实施者。

意识形态没有历史,也就是说它是永恒的,在整个历史中具有永远不变的形式。意识形态表述了个人与其实在生存条件的想象关系,它许诺了每一个个人现存的生存状况一种宿命式的解决——与其说解决不如说想象和宽慰。意识形态具有一种物质的存在,它必须存在于某种机器,或者这种机器的实践当中。

阿尔都塞的重点在于他的主体的论述。他指出:意识形态把个人传唤为主体(就好像金角大王的那个葫芦),不同于西方启蒙思想中主体即自由精神,是人类自由意志的最高呈现,阿尔都塞认为,主体的存在的前提是一个更高权威的、需要被臣服的主体(如上帝传唤了摩西,而上帝是“自有永有的”)。主体除了“自由地”接受自己的从属位置并选择臣服之外没有自由。某种意义上说,阿尔都塞宣布了主体的死亡。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外国电影理论文选(修订本)的更多书评

推荐外国电影理论文选(修订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