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之风起长林》语录

應如是
2018-07-13 看过

蔺九:此阁虽在红尘中,又在红尘外。琅琊中人旁观世间之事,如同看那溪涧之水,知它日夜奔流,却也由它日夜奔流,不问所来,不问何往。

林奚:世人对医家最大的误解,莫过于以为我们是神仙,若有救不回来的病人,那必定是因为没有尽力。

萧歆:平旌天生性情飞扬,除非境遇大变,否则你再历练他,骨子里也是改变不了的。朕承认自己更偏爱平旌,但正因为偏爱他,才宁愿他能一生受父兄庇佑,不受拘管,随性而为。

萧平章:人心总是难测,我观他人,他人观我,两皆如是。至于本心究竟如何,恐非言辞可以取信……

荀飞盏:人心虽难测,日久亦可见。

萧平旌:这是父王的许诺,于我而言便是责任。所以我确实曾想过很多很多次,她在什么地方,生的什么模样,是个什么性情……虽然并没有很期盼非要和她在一起,可我还是真心希望……她能平安喜乐,此生有个好的结局。

萧平章:父王教诲,岂敢轻忘。 世间英灵无数,未必人人后世留名。此牌位虽无字,情义却在心。但凡心中想祭之人,或是师长,或是先辈,或是故友,或是大梁战旗下的每一个亡魂,皆可进香(祭拜)于此位之前,以安忧思,以念长情。

萧平章:世间固然有淫邪不公,令人煎熬苦痛,但立身方正之人心底的安宁,又岂是宵小之辈所能体会的?

濮阳缨: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只不过身在局中的人,个个都以为自己才是那只黄雀。

萧歆:我大梁前朝,也有专于武事的郡主,巾帼英豪不逊男儿。

萧平章:事实如何,的确并非人人在意,但同时,也并非人人都不在意……世间情理总是相通的,我相信此时北燕国中,总还是有那么一些人,愿意不顾一切,就只想知道真想如何……

萧平旌:无论我多想当一个逍遥自在的江湖人,我终究不是。

萧庭生:南境穆王爷……上个月去世了。除了琅琊山之外,在这个世上真正认识过他,心里还记得他的人……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了……

山风吹来,坟上青草低垂。萧庭生不由想起了当年雪庐排习剑阵的快乐时光,想起了武英殿外暖阳轻柔的冬日午后,想起了先生给他们整理衣襟的那双手。

富贵虚华,尊容权柄,时常可以让人忘记初衷,忘记本心。人的贪欲总是无休无止,不管已经得到了多少,总会觉得心有不足,会觉得自己还应该得到更多。所以先生在临终时才会百般叮嘱告诫,无论将来如何位高权重,千万不可迷失其中。

萧庭生:我常常警醒自己,莫因先帝严厉而怨怼,莫因陛下宽厚而放纵,时至今日,自认守住了对先生的誓言。

萧平章:他曾经做过那样的错事,父王为何还是要坚持立我为长林府世子?

萧庭生:因为你在我身边长大,我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孩子。我的先生曾经说过,长林风骨的承袭和延续,并不仅仅是在血脉之间……平章,你从来都没有让为父失望过。

萧平章:以后也不会。

林奚:我曾经想过你是什么样子的……你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平旌,无论将来如何,我都很高兴能够与你相识……

不关对错,更不关是否自私。身为长兄长嫂,她和她的平章哥哥……只是做不到从此以为,坦然度日而已。

蒙浅雪:你未曾计较过我不够温雅贤淑,我也更喜欢和你并肩沙场,同历风霜。既然父王有难,边境有危,我又为何不能与你一样尽忠尽责?平章哥哥,我是蒙家女儿,见过战阵杀伐,这一次……就让我陪你一起去吧。

萧歆:也许有些人觉得,少主临朝,最应该担心的是太子。但朕知道,最不能放心的是王兄。他生于忧患之中,一生为国征战,如今到了暮年……若是将来不得善终,朕拿什么脸到九泉之下去见先帝……

萧庭生:平旌,你以此牌号令儿郎,纵然刀山火海,长林子弟也必会追随。但同时你也不能忘记,身为掌令之人,权高必然责重。你的每一个决定,都要无愧于自己肩上的重担,无愧于边境将士和大梁百姓对我长林府的信任。

蔺九:咱们琅琊阁虽然是旁观者,但能看着世间情义代代不断,倒也是红尘意趣。 老阁主:可惜啊,可惜这代代不断的,除了世间情义,还有皇权野心,阴风诡雨。

老阁主:红尘浩大,人人心中欲念不同,看重的东西也不同。你虽然自认是在尽职尽责,可看在他人眼里,却未必是这样……千古亦是一瞬,万象皆为虚妄。你父亲已是戎马一生,到了这个位置,不可能不引发防备和猜疑,即是于心争斗,为何不就此放下呢。 萧平旌:老阁主观天下,知古今,自可跳出红尘。可世间芸芸众生岂能如此?对于普通百姓而言,纵然千古万象,也比不上三餐温饱,家国平安。长辈曾经教导,长林之责在于他们,而并非只在朝廷,只在京城。 老阁主:但你以前不是总说要做江湖人,想随心随性,逍遥一生吗? 萧平旌:平旌能得衣食无忧自在逍遥,是因为生于王府,有父兄护持,不能当成是理所应当。

阮英:为将者都知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无须太过挂怀。如若此战未能成功,还请王爷务必放开心胸,切莫因为出征前曾发下豪语,就破釜沉舟不愿回头。我阮英对天起誓,只要王爷把儿郎们带回来,即便败了,我也绝不会落井下石,多说一句逆耳之言。

萧庭生:我的先生曾经教导,男儿之风骨,不在于权势,不在于富贵,更非圆滑处世安身立命。长林之重,重在保境安民。

萧庭生:你若是觉得人世寒凉,那是因为没有见过真正的地狱。一个人本心若善,纵然烈狱归来,其赤子之心,亦可永生不死。

林奚:琅琊阁不答朝堂事,这个规矩小女知道。但是对老阁主而言,平旌终究与他人不同吧? 老阁主:是,这个孩子当然与他人不同。无论发生了何事,只要我琅琊阁在,他就有最后的安身立命之所。但是姑娘,你真的以为长林王现在需要我插手吗?长林王萧庭生并非寻常人,他生于忧患,师从高人,自幼聪慧,喜好读书。在朝堂上该如何收揽权柄,如何把控朝臣,你觉得以他的能力,是学不会,还是做不到呢?志不在此,非不能也。

老阁主:你终究是个女子,不能上朝堂论理,就算回去了,又能帮什么忙呢? 蒙浅雪:护持家人之心,男女并无差别。晚辈的确力量微薄,但也想要竭尽所能,与父王,平旌共渡难关。 老阁主:你心思单纯,就如同你叔祖父一样,最是值得信任,值得依靠。也罢,你们两位此去金陵,替我给平旌带句话——无论是对他人,还是对自己,只要情义不灭,尽心就好。该放手时自当放手,切莫求全责备,生了执念。

萧庭生:宁关大捷,将二十万皇属军主力斩落马下,这是为父和你兄长一直未能做到的事情,父兄以你为傲,若是先帝还在,也当以你为傲。

萧平旌:在这宫城大殿之上,站的都是云端之人。也许对于诸位而言,只要北境边防不破,不会危及帝都,那么敌军主力是被歼还是退去似乎并无区别。可是千里之外,在各位看不到也听不到的地方,那里有数十万的守土将士和边城百姓,他们不算是大梁的子民吗?他们的生死安危就完全不值一提吗?

萧庭生:陛下应该知道,这把龙椅,坐起来不是那么容易。自古以来,也并没有什么千秋万代,一成不变的事情。所以为君者对于将来,确实应该时时怀有忧惧之心。但老臣希望陛下明白,越是心怀忧惧,越当胸怀万民。朝堂制衡固然重要,但归根结底,无论有多少手段,多少机谋,最关键的还是为君者自己,您必须得要坐得住,镇得住。

萧庭生:生死轮回,世间谁也免不了。只不过为父一直以为,你们有兄弟两个……至少可以在我身后互相扶持,却没料到人世无常,最终竟不得不留你一人在这世间……为父生在掖幽庭,吃过常人没有吃过的苦,见过世间最冷的面孔,但此生有三件事,可谓人所难得的至幸。其一,得遇先师教导,去除了我心中的怨愤;其二,蒙父皇恩养,历两代明君,从来未曾被猜忌过;其三……家中和睦,膝下有平章和你这样的好孩子……你本爱逍遥,无奈生在将门。为父走后,这“长林”二字,便不该再继续缚住你的手脚……平旌,你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以后只需护持长嫂幼侄便可,不必执念。 萧平旌:是……孩儿明白。 萧庭生:……为父的丧事该如何办,你可还记得? 萧平旌:孩儿记得,衣冠葬王陵,遗骨归梅岭。 萧庭生:梅岭……你听外面的寒风,北境应该已经下了好几场大雪了……梅岭……

林奚:一个人所能承受的悲伤,总归是有极限……不过短短数年,父兄皆已不在,这偌大一座王府,还能有什么地方值得他留恋回归的呢?

萧元启:一代长林,赫赫威名……但只要身为人臣,只要有主君在上,无论多大的功劳,多深的情义,也不过须臾之间,便会被人夺去,化为泡影。

老阁主:人世红尘,从来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何曾有过片刻停息?既然已经离开,就应该走得干净。

萧平旌:既有济世之能,又有仁人之心,你实在是比我强太多。

林奚:可不能这么比,这世间最令人心折之处,不就在于人人不同,又都各有所长吗?

林奚:当今之世情仍对女子有所偏见,此书若署林奚之名,必有许多俗浅之人加以轻视。若它不得流传,不得重视,那所谓泽惠世人的初衷又如何能够达成呢?

老阁主:但你想过没有,若是女子之功,一直不得世人所知,那当今之偏见,又如何能改呢?

蒙浅雪:世上好姑娘虽多,可合适你的那一个,有时却一辈子也遇不到。林家妹妹心中自有她的天地,纵然怀有真情,也不会像寻常女子那样,只以你的悲为悲,以你的喜为喜。你若是不能接受那样,也得事先把话跟人家说清楚。可不要学那些凡俗男儿,仗着她心里有你,就想等成了亲以后,慢慢把她变过来。

狄明:只要有你这样的母亲,他便不配为君。

林奚:我理解你的立场和你的做法,也从未有过要改变你的念头。但是平旌,我同样也没有办法为了你彻底改变自己……你心里知道,我绝非是能够固守深宅的女子,如果将来京城是你的归处,也许你我之间……

萧平旌:不不,林奚,你听我说,我明白自己没有资格这样要求你,但我只是去做一件必须要做的事,京城非我久留之地,我一定会回来的。此生我只想和你一起厮守,等我回来之后,我们仍然可以走天下,尝百草……

蔺九:老阁主说,曾经戴过它的那个人……一生都没有打过败仗。今日以此相赠,是他对你的心意。

萧平旌:老阁主常说,英灵已去,就不要再想他。人世的思念皆为束缚,生者若不能释然,亡者便不得安心。若是他割舍不下这一世红尘,又如何早升天界,再世为人……

萧平旌: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城呢? 林奚:在这里等你不是更好吗?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因为不管怎样,你都更加喜欢…… 萧平旌:你说得不错,我更喜欢城外的原野,更喜欢远方的山水,更喜欢你……可是林奚,红尘自有波澜,将来未必能一世安稳。你真的想好了要与我此生相守,再不分离吗? …… 幸于万千世间,可以相逢。 幸于不负家国,亦不负彼此。 更幸于情深缘也深,历经风云之后,仍得余生相伴。

2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