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寺山修司

闻夕felicity
2018-07-13 20:43:08

在这本诗集里,至少遇见三个寺山修司。

第一个是可爱的少年,用接近儿歌的曲调,一半时间在梦呓,一半时间在冒天下之大不韪地说着大实话。

“打开大海。关闭大海。给大海加个盖。倾倒大海。烘干大海。将大海反转。

如果能够这样的话/也是一种小小的快乐。”

又或者:

“空闲的医院是令人困扰的事情/在打开的注射器上/

住下的苍蝇生了六胞胎/没办法啦/去伦敦/买患者”

加上简单的曲调,比如野田妹的放屁之歌那种,分分钟可以唱着跳房子。

第二个是有肚腩的秃顶课长,一天吃两顿饭省出钱来交房租、午饭是万年的自动售货机咖啡加便利店饭团。偶尔在一杯生啤下肚之后,喃喃地呓语青春时代的恋人和傻事:

“生人即离别/占卜也做了/也念过咒语/包括/各种不明所以的词句/降魔 除灾/

然后为了忘却悲哀/寂寞时的口部运动/越是奇怪的话/越适合作咒语/

我常说/生人即离别/你知道这是哪国的语言吗/生人即离别/寂寞了就说/

这是一个人的咒语/为了忘却分离记忆的咒语/生人即离别/生人即离别/

反过来读/是那个人教给我的歌”

日常生活的魔法仿佛只有一线之隔,一杯啤酒便可以跨越。在那个

...
显示全文

在这本诗集里,至少遇见三个寺山修司。

第一个是可爱的少年,用接近儿歌的曲调,一半时间在梦呓,一半时间在冒天下之大不韪地说着大实话。

“打开大海。关闭大海。给大海加个盖。倾倒大海。烘干大海。将大海反转。

如果能够这样的话/也是一种小小的快乐。”

又或者:

“空闲的医院是令人困扰的事情/在打开的注射器上/

住下的苍蝇生了六胞胎/没办法啦/去伦敦/买患者”

加上简单的曲调,比如野田妹的放屁之歌那种,分分钟可以唱着跳房子。

第二个是有肚腩的秃顶课长,一天吃两顿饭省出钱来交房租、午饭是万年的自动售货机咖啡加便利店饭团。偶尔在一杯生啤下肚之后,喃喃地呓语青春时代的恋人和傻事:

“生人即离别/占卜也做了/也念过咒语/包括/各种不明所以的词句/降魔 除灾/

然后为了忘却悲哀/寂寞时的口部运动/越是奇怪的话/越适合作咒语/

我常说/生人即离别/你知道这是哪国的语言吗/生人即离别/寂寞了就说/

这是一个人的咒语/为了忘却分离记忆的咒语/生人即离别/生人即离别/

反过来读/是那个人教给我的歌”

日常生活的魔法仿佛只有一线之隔,一杯啤酒便可以跨越。在那个魔法的国度,灯光带着微醺的色彩,早已离去的人的影子重新浮现,然后在半夜十二点之前消失。

第三个是诚恳的恋童癖和露体狂。

这也是最有魅力的寺山修司。

露体狂分两种。讨厌的那种,穿着晃晃荡荡的大衣潜伏在无人的街角,等女学生走过去、就“哇”地大叫一声跳出来、拉开大衣,里面空空荡荡,器官也往往普通,并没有什么看头。给那一声“哇”惊起的期待像还没抵达高潮就结束的情事,空空落落飘荡在半空。

可爱的那种,洗干净身体,带着沐浴露的香气坐在沙发,羞涩地用抱枕挡住器官,等你下班。

寺山修司是后一种:

“我装扮成莫扎特/大吃赤木鱼/如海那样哭泣/恋爱的话题也不再说了/

在圣多明哥附近 鲜花非常好卖吧/

尽管如此/那个时间/我的玛丽和谁一起在床上吗?”

恋童癖就不分类了吧,再怎么诚恳和可爱也无法把错的变成对的。日本文化里对少女的幻想之政治不正确、之阴郁,我实在没办法为之辩解,最多小心翼翼地说,好吧,谁能选择自己的幻想呢?那也是我们本质的一部分,没法改变、只能接受,并且努力不去实施。

寺山修司对于纯洁的少女痴迷,有时像只可怜兮兮的小狗、非要舔舔主人的皮肤才安心;有时像陈腐气泛滥、雄风不举、要从未知人事的少女身上找寻自信心的老头;有时又像自暴自弃的少年,无力也不愿救少女于苦难、更愿意玉石俱焚、一起下地狱:

“试着出生了/反正是酒吧无家可归的孩子/

花一匁/穿上可爱的红衣服/下地狱吧/有亲人的孩子/下地狱吧”

花一匁,和路边的花一样的便宜的女孩子,随便就可以买回家的少女,激起恋童癖暗涌的情欲。此刻,他是无能的人类,是地沟里的老鼠,自惭形秽,臣服于低贱的欲望,回归于夜的国度。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寺山修司少女诗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寺山修司少女诗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