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烟云 京华烟云 8.5分

林语堂的北京情结和民族主义叙事

香小糕糕糕
2018-07-13 看过

林语堂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重要的人物。他是杰出的编辑和语言学家,同时也是中国文学的翻译家和中国文化的宣传家,用英文创作了《吾土吾民》《生活的艺术》《老子的智慧》等随笔集、《苏东坡传》等传记和其他小说,重塑了中国文化形象,为西方世界打开了一扇了解中国文化的窗口。其中,长篇小说《京华烟云》(Moment in Peking)名列“20世纪中文小说100强”第61位,为林语堂在现代中国经典作家的殿堂赢得一席之地。

林语堂对这部小说特别用心,他有意借此书传达出对老北京风物和中国文化的热爱,小说具有相当的历史学价值和文化人类学价值,是一部情理结合的新古典主义小时,在西方世界引起了巨大反响。虽然具有明显的史诗意图,但因为作者有意的“怀念与致敬”的个人情怀,并且刻意将主观态度隐藏在人物描写和叙事之中,因此文学价值更高。

《京华烟云》动笔于1938年8月,完稿于1939年8月,很快便有了几个中文节译本,但林语堂本人都不满意,在他心中,郁达夫才是翻译这部小说的不二人选。但之后郁达夫远赴印尼,这件事就没了下文。现存的《京华烟云》中译全本有三个,流传最广的是1977年台湾出版的张振玉译本。小说叙述了北平曾、姚、牛三大家族从1900年义和团到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期间近40年的悲欢离合和恩怨情仇,书中穿插了在此期间的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由三卷45章构成,

很多读者觉得,小说的情节算不上吸引人,众多主要人物的性格也倾向扁平,小说给人以一种散漫冗长之感。但《京华烟云》是一部“小题大作”的文化小说,并承载着林语堂抗战的理想,是一部通过家族故事展现爱国情怀的史诗作品,它旨在记录中国从传统向现代的过渡过程,并向西方世界介绍北京和中国文化。

林语堂对笔下的木兰、曼娘两个人物形象倾注了大量的感情,尤其是姚木兰。简直是一个完美的人,兼具儒道、中西、内外之美,又不失风趣,和林语堂倍为推崇的《浮生六记》中的陈芸十分相似。

北京是中国的故都,也是林语堂的第二故乡,更是中国文化的象征。在小说中,林语堂写下了大量赞美北京城的段落,读者能感受到写作时身在异国他乡的林语堂是多么怀念北京的市井人声和风俗文化。美国女作家赛珍珠(Pearl Buck, 1892-1973)在1932年凭借描写中国民间生活的《大地》获得了普利策文学奖,这激发了林语堂向西方介绍中国文化的热情。抗战爆发后,林语堂自觉担负其了向西方译介中国文化的重任。他认为只要中国文化不死,那么中国必有重振复兴之时。因此他一反五四时期新文学“批判国民性”的作风,转而提取中国传统文化和人性中的优秀元素,从而使西方人对中国有更全面而深刻的认知。出于民族自尊和抗战需要,林语堂创作了这部向中国古典文学、尤其是向它的最高峰《红楼梦》致敬的作品。

书中多次提及《红楼梦》,尤其是红玉的人物形象很大程度上借鉴了黛玉,小说也和红楼梦一样采取“以家写国”“家国同构”的叙事模式,以三大家族三代人的遭际来反映历史变迁。但在基调上,又不像《红楼梦》结尾那样虚无消沉,林语堂让他笔下的人物走向了抗战救亡之路。他在谈到创作《京华烟云》时的意图时说:“纪念全国在前线为国牺牲之勇男儿,非所无为而作也。”后来再给谢冰莹的信中又写道:“此书系以大战收场,暴露日人残行,小说入人之深,较论文远甚。”除此以外,像《京华烟云》这样对义和团的残暴愚昧进行真实呈现并作出批判反思的文学作品是不多的,由此可见林语堂对中国传统并不是全盘承继的。然而,小说的主调还是在于弘扬民族性格中的优秀部分,将“文化中国”的形象介绍到西方,因此是一部向中国传统文化致敬的文化小说。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京华烟云的更多书评

推荐京华烟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