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弥儿 爱弥儿 8.7分

讀書錄·大哲康徳所服善的另兩位大哲

南风之薰
2018-07-13 看过

通俗哲學史里,總有這麼一個故事,徳國名哲康徳一生作息規則,鎮上人家一見其出門散步,便知一日已至什麼時辰,而以之為「標準時間」,不過卻有兩個例外,都與讀書有關,一次是讀法哲盧騷的那一本談教育的《愛彌兒》,一次是讀英哲休謨的《人性論》。雖然堂皇的哲學史籍不採這個野史軼聞,但故事卻還是有意思,從中透露出的康徳思想上的幾個來源,總還說不上錯到哪裡去。

盧騷的《愛彌兒》,記得小兒初中的時候,每天晚上睡下之時,由我來出聲讀上幾頁,大家一起聽聽,也算是對於這一本名作的初步的接觸,聽得累了,也便自然而然地可以睡著。而實際上,其中有幾個精彩的段落,大家聽下來卻是有點興奮,不但是睡不著,而且竟然是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起來了。這樣的一家人的夜讀,把《愛彌兒》讀完了一半。另外一半里,愛彌兒也大了,讓小兒以後自己讀吧。

當時夜讀時讀到的,有幾個意思至今還記得很牢,比如要毀掉一個孩子,那就是讓他想要什麼就得到什麼。這一句話是特別地讓母親有共鳴,一個不知道夠了的人,貪多務得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沒有興趣和趣味,對於生活就沒有熱情和投入,那樣生活就成了盲目而無生命力和活氣。可能一生忙碌,總好像在追求和拼力,其實卻是僵死的。

書里還有一個意思,即小孩子初接觸知識,只應該與自然事物的本來見面,而不要先得到一個名詞。人如果先有了名詞,無形中就與實在事物之間添了一道籬牆了。這層意思,當時小兒最能領悟。後來,偶然看到美國有名的物理學大家費曼的一個電視訪談,費氏很真切地回憶起小時候與父親在一起,看山野的各種花草,把它們的形狀色彩都仔細地默記在心,但是小夥伴們湊在一起的時候,卻是比賽誰知道的花的名字多。費氏就說,與名字相比,花的形狀色彩,更是花的本身。小兒衝口而出:這與《愛彌兒》里的想法一樣。

至於休謨的《人性論》,那也是西方哲學史上的一大名作。本人讀大學時,因為久仰它的名聲,到圖書館裡面去借了一冊商務印書館西方名著叢書裡頭的中譯本,粗粗翻過一遍,對於其感覺、印象與聯想等等之間的一個遞進式的論述,讀的時候還是很有興趣,如今卻已是大半忘記,只留下一點淡淡的印痕而已。不過,那個序言裡頭有一段話,卻是印象深刻,那個用筆實在是英國隨筆的風格,用在了這樣的學術論著里,真是別具一格。那文章是這樣:

「用不著淵博的知識,就可以發現現在各種科學的缺陷情況,即使門外的群眾、根據他們所聽到的吵鬧的聲音,也可以斷定科學門內井非一切順利。任何事物都是論辯的題材,學者們對它都持有相反的意見。對於一些最為微不足道的問題,我們也愛爭辯,而對於一些極為重要的問題,我們卻也不能給予確定的結論。爭辯層出不窮,就像沒有一件事情是確定的,而當人們進行爭辯之際,卻又表現出極大的熱忱,就像一切都是確定似的。在這一切吵鬧中間,獲得勝利者不是理性,而是辯才。任何人只要具有辯才,把他的荒誕不經的假設,說得天花亂墜,就用不著怕得不到新的信徒。獲得勝利者不是持矛執劍的武士,而是軍中的號手、鼓手和樂隊。」

如今的社會,也往往是辯才取勝,多的也是號手、鼓手和樂隊。總之是,由古論今也好,或是由今論古也好,進化論與退化論都有點說不上,無進無退可也。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爱弥儿的更多书评

推荐爱弥儿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