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錄·康徳及阿倫特所論之「根本惡」

南风之薰
2018-07-13 看过

由圖書館借得《中國學術》期刊一冊。首篇為一美國教授關於漢娜·阿倫特與康德論述「根本惡」的比較研究。甚有啓發。阿倫特一生傾慕海德格爾,兩人在情感方面有密切關係。海氏二戰時一度附逆於希特勒。而阿倫特一生最大貢獻則為極權主義之研究,於希特勒納粹及二戰時德國極權主義社會之根源多有發覆。此中關係,大可玩味。阿氏《極權主義之來源》一書,本人讀大學時,國內尚未引入,只於旁人著作中見到一些零星的引文,深以為憾。如今早已有了全譯本。

此篇論文中言,阿倫特以「根本惡」說明極權主義之根源。根本惡之表現即為「使人成為多餘」。其言納粹極權主義之發展為三步驟:一是剝奪人的「法律人格」,將人排除在法律保護範圍之外,使人在社會上失去合法性的生存。二是剝奪人的「道德人格」。二戰時著名的「蘇菲之選擇」,最可說明此點。其三個親生兒女,只可由母親親手選擇其一存活,其餘二人則將走向死路。在此處境下,人的所有選擇都讓人有負罪感。三是剝奪「人之所以為人的主體性」,人變成物,成為多餘。

康德所謂「根本惡」,即人自然地具有惡之傾向性,人在為善為惡之選擇上,天然地以人之自私自愛為第一尺度。但康德論述中有一點最值得注意,即人雖然天然具有惡之傾向性,但人之為惡,依然是其自由之選擇,必須為之負責。人不管處於何種境地,都可以選擇不做惡。惡之最後責任永遠在作惡者本人,任何其它藉口都是多餘的。

康德此一論述,與阿倫特對極權主義另一根源的探究十分合拍。即二戰時德國社會大部分「旁觀者」起了何種作用。對納粹罪行的默認或被動參與,事後是否可以「不知情」或「被逼無奈」為藉口求得解脫?按康德和阿倫特的觀點,這些人也要為其惡行負責。他們構成了戰時德國極權主義惡行的社會基礎。阿氏特別為之拈出了一個術語曰「平庸之惡」。由此引伸,現代社會對於各種罪惡,慣以各種藉口(社會環境及早年家庭、教育問題)作解脫,由此逃避責任,亦屬此類。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极权主义的起源的更多书评

推荐极权主义的起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