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这是牛市。(趋势一旦形成不会轻易改变)

Eric
2018-07-13 09:42:39

原文摘录:

有一位老先生与众不同:首先,他的确很老。其次,他从不主动向人提供建议,也从不吹嘘他的盈利。他非常善于倾听别人的谈话。他似乎并不热衷于四处打听内幕消息,但是,如果有人告诉他消息,他总是很有礼貌地感谢那个线人。有时他会再次感谢线人,前提是消息灵验,但是,如果消息有误,他也从不抱怨,因此,谁也不知道他是否按照消息进行了操作。公司里传说这位老先生很有钱,可以操作巨额资金,但是他上交给公司的交易佣金却不是很多,至少谁也没看到过。他叫帕特里奇,但是人们在背后给他起了个绰号“火鸡”,因为他胸肌发达,习惯于下巴贴在胸口上大摇大摆地进出各个房间。

有些客户都渴望在别人的推动下去做某些事,以便在失败时将责任归咎于他人。他们常去找老帕特里奇,并告诉他一位内线人士的朋友的朋友建议他们操作某只股票。他们告诉帕特里奇他们没有按照这个消息操作,这样帕特里奇就能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但是不管他们得到的是买入还是卖出的消息,这位老先生的回答总是相同的。

这个客户在倾吐完他的困惑后又会追问道:“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做?”

老火鸡把头一侧,面带慈父般的笑容,仔细打量着他的股友,最后他会非常感人

...
显示全文

原文摘录:

有一位老先生与众不同:首先,他的确很老。其次,他从不主动向人提供建议,也从不吹嘘他的盈利。他非常善于倾听别人的谈话。他似乎并不热衷于四处打听内幕消息,但是,如果有人告诉他消息,他总是很有礼貌地感谢那个线人。有时他会再次感谢线人,前提是消息灵验,但是,如果消息有误,他也从不抱怨,因此,谁也不知道他是否按照消息进行了操作。公司里传说这位老先生很有钱,可以操作巨额资金,但是他上交给公司的交易佣金却不是很多,至少谁也没看到过。他叫帕特里奇,但是人们在背后给他起了个绰号“火鸡”,因为他胸肌发达,习惯于下巴贴在胸口上大摇大摆地进出各个房间。

有些客户都渴望在别人的推动下去做某些事,以便在失败时将责任归咎于他人。他们常去找老帕特里奇,并告诉他一位内线人士的朋友的朋友建议他们操作某只股票。他们告诉帕特里奇他们没有按照这个消息操作,这样帕特里奇就能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但是不管他们得到的是买入还是卖出的消息,这位老先生的回答总是相同的。

这个客户在倾吐完他的困惑后又会追问道:“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做?”

老火鸡把头一侧,面带慈父般的笑容,仔细打量着他的股友,最后他会非常感人地说:“你懂的,这是牛市!”

我时常听到他说:“喔,这是牛市,你懂的!”就像他正在给我一枚用百万美元意外事故保险单包裹起来的无价护身符。当然,我不懂他的意思。

有一天,一个叫埃尔默·哈伍德的人冲进公司,填了一张委托单并交给职员,然后又冲到帕特里奇先生身边。当时帕特里奇正在很有礼貌地听约翰·范宁的故事:当时他无意中听到基恩给他的一个经纪人下单,约翰也跟进买入了100股,结果他只赚了3个点的小利润。当然,就在他卖出股票后,该股在3天内就涨了24个点。这至少是约翰第四次告诉帕特里奇这个悲剧了,但是老火鸡只是同情地笑笑,就好像他第一次听到这个悲剧。

埃尔默快步走向老人,他连一句抱歉的话都没有和约翰·范宁说就告诉老火鸡:“帕特里奇先生,我刚刚卖掉了我的克莱曼汽车公司股票,我的朋友说股市应该有一个调整,那么我就能以更低的价位买回来,所以你最好跟着我做,前提是你还没有抛掉的话。”

埃尔默疑惑地看着老火鸡——自己曾经告知他买入这只有内部消息的股票。这些业余或者免费提供内幕消息的人总是认为:即使他尚未得知内幕消息准确与否,得到消息的人理应对消息提供人心存感恩之心。

“没错,哈伍德先生,我还拿着这只股票。当然了!”老火鸡感激地说道。埃尔默能想起他这位老先生真是太好了。“噢,现在是你落袋为安的时候了,然后在下一次下跌中再进场买回来。”埃尔默说。就好像他刚刚为老先生填写完存款单一样。因为没能在受惠者脸上看到热切的感激之色,埃尔默接着说:“我刚刚卖了我所有的股票。”

从他的言谈举止上看,就算保守估计的话,他至少卖掉了1万股,但是帕特里奇先生抱歉地摇了摇了头,然后抱怨道:“不!不!我不能那样干!”

“什么?”埃尔默叫道。

“我就是不能卖!”帕特里奇先生说,他感到十分为难。

“难道不是我给你消息叫你买的吗?”

“你给了,埃尔默先生,而且我非常感激你,我真的非常感激你,先生,但是——”

“等等!让我说!难道那只股票在10天内没有上涨7个点吗?”

“是涨了,我非常感谢你,我的好兄弟,但是我不能卖掉这只股票。”

“你不能?”埃尔默问道,开始怀疑地看着自己,大多数提供内幕消息的人到后来都会成为接受消息的人。

“不,我不能。”

“为什么不能?”埃尔默靠得更近了。

“啊,这是牛市!”老先生说得就好像他给出了一个冗长又详细的解释。

“好吧。”埃尔默说道,因为失望他看上去有些恼火。“我和你一样都知道这是牛市,但是你最好先把股票抛掉,然后在回调时买回来,你可以摊低你的成本。”

“我的好兄弟,”老帕特里奇非常痛苦地说,“我的好兄弟,如果我现在卖了这只股票,就会失去我的头寸,我以后该怎么办呢?”

埃尔默·哈伍德两手一摊,摇着头朝我走来,想要赢得我的同情:“这怎么可能呢?”他对我高声“耳语”道:“我问你。”

见我一言不发,他又说:“我告诉他一条有关克莱曼汽车公司的消息,于是他买了500股,现在已经有了7个点的浮盈,我建议他先获利了结,然后在股价调整到位时再买回来——就算现在操作也还来得及。当我告诉他时,你知道他说了什么?他说如果卖了这只股票,他就会失业,你听得懂吗?”

“对不起,哈伍德先生,我没说我会失业!”老火鸡插嘴说,“我说我会失去我的头寸,当你到了我这把年纪并像我一样经历了无数牛熊交替后,你就会知道任何人都无法承受失去头寸之殇,甚至连洛克菲勒都承受不起这种损失。我希望这只股票回档,这样你就能用很低的价格买回你的股票,先生。但我只能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来交易,为此我曾付出高昂的代价,我不想再交第二次学费了,但是我还是十分感谢你,就如我的银行帐户上又多了一笔钱。你知道,这是牛市。”然后老火鸡大摇大摆地走了,留下一脸迷惘的埃尔默。

直到我开始反思自己多次看准大盘趋势却没能赚足应该赚的钱的原因,我才发现老帕特里奇先生的话对我是多么重要。我愈深入研究,就愈发觉得老先生才智过人。他年轻时显然因为同样的错误而吃过苦头,所以知道自己的人性弱点。痛苦的经历已经教会他抗拒各种难以抗拒的诱惑,因为屈从于诱惑的代价实在是昂贵。我对此也感同身受。

我终于理解了老帕特里奇反复告诉其他客户“喔,你懂的,这是牛市!”的真正含义,他实际上想告诉他们:赚大钱的机会不在于个股波动,而在于股市的主要波动,也就是说,不能依靠看盘而是依靠评估整个市场走势及其趋势。意识到这一点后,我认为自己在学习投机方面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

我在这里说一件事:我在华尔街闯荡了数十年,输赢了几百万美元后,我要告诉你:我之所以能赚大钱的原因就在于我能够坚定持仓,而非在于我的思想,明白吗?我能够坚定持仓。看对大盘并非一个高明的本事。在牛市中你总能找到许多很早就做多的人,同样在熊市中你能找到许多很早就做空的人。我认识许多看盘高手,他们总能成功抄底逃顶,但是他们的经历和我完全吻合,也就是说,他们没有真正赚到钱。既能看对市场又能坚定持仓的人可谓凤毛麟角,我发现这是最难学习的一件事。股票作手只有铭记此点于心,才能赚取大钱。懂得如何交易的作手在赚取百万美元时比他在愚昧无知时赚取数百美元要容易得多,这一点可是千真万确的。

其中的原因就是,尽管一个人可能清楚和准确地看对股市的未来走势,但是当股市从容不迫地朝着他推断的必然方向前进时,他却变得焦躁不安或者疑神疑鬼。这就是很多根本不是傻瓜的华尔街人士亏钱的原因:不是股市打败了他们,而是他们自己打败了自己。因为尽管他们具有一些才智,但却不能坚定持仓。老火鸡恰恰在这个方面做得很好,而且做到了言行一致。他不仅拥有坚持信念的勇气,还拥有坚定持仓的明智和耐心。

不顾大势、试图抢进抢出是我的致命错误,没有人能够抓住所有的股价波动。在牛市中,你的操作策略就是买入并一路持有,直到你认为牛市已近尾声。要做到这一点,你必须研究大势,而不是内幕消息或者影响个股的特殊因素。然后忘掉你所有的股票,忘掉是为了持有!一直等到你发现或者说直到你认为股市行情转向——总体趋势开始反转。你必须运用头脑和洞察力,否则我的建议就会如同告诉你低买高卖一样愚蠢,任何人能够学到的最有用的一件事就是放弃买底卖顶的贪念,它们是世上最昂贵的东西:它们已经让股票交易者损失了数百万美元,这些钱累积起来足够可以修建一条横贯美洲大陆的混凝土高速公路。

我在研究了自己在富勒顿公司开始理智交易的过程后,我注意到我在最初的交易中很少有亏损。这自然使我决心开始大显身手。我决心不再受他人意见的影响,不急不躁,相信自己的判断。如果不相信自己的判断,那么没有人可以在这一行有所建树。这就是我的研究心得:研究大势,建仓并持仓不动。我能够稳如泰山地等待,遭受下跌时毫不动摇——知道这只是暂时的下跌。我曾经卖空10万股股票,看出股价即将大幅反弹,我已经预计到并且是准确预计到,在我看来,这种反弹必然会发生,它甚至有利于行情的日后发展。尽管反弹会减少我100万的账面浮盈,但是我依然持仓不动,眼睁睁地看着一半浮盈消失,丝毫不考虑先行平仓、等待股价反弹时再开空仓的建议。我知道如果我这样做,我可能会失去头寸和随之而来的巨额利润。只有大行情才能为你赚大钱。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股票作手回憶錄(完整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股票作手回憶錄(完整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