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恰好路经查令十字街84号...

雨笑笑笑
2018-07-13 看过

如果此刻你想读书 这本书里装满了心动与感动

1.

近二十年,书信漂洋过海往返于纽约和伦敦。 直到最后,HH和FPD始终没有见面。

读到尾声,书店的工作人员告诉HH,FPD已经去世。那个瞬间,泪水几乎迷了眼。

FPD的夫人最后写信告诉HH,”不瞒您说,我过去一直对您心存妒忌...“...道出了我读书时的所有心动瞬间并不是错觉。

很久以前就知道,大概会因为文字而喜欢上一个陌生人。这跟比如听歌引发共鸣而无限单曲循环,算一个理儿。在我看来,精神上的契合,才是灵魂伴侣的最佳定义。所以,我愿意相信会有这个人存在。

2.

“你若恰好路经查令十字街84号, 请代我献上一吻,我亏欠她良多......”

即使不能切身体会,至少能了解些许,这是对一个地方多么渴望的心情。

“我步下轮船、火车,踩上布着灰尘的人行道......我要走遍柏克莱广场,逛尽温柏街;我要置身在约翰·多恩布道的圣保罗大教堂;我要趺坐在伊丽莎白拒为阶下囚的伦敦塔前台阶上......”

“我要去亲眼瞧瞧贵书店、圣保罗大教堂、国会殿堂、伦敦塔、柯芬园、老维克剧院......还要见见博尔顿老太太。”

读着HH对伦敦的向往,我深知,这是一种迷恋。

就好像在大学时就嚷着要去台北,直到八九年后才终于踏上那片土地。

原来去与不去,热爱依旧。

真的来到大安森林林公园,看着有人翻书交谈着什么,看着背着吉他的一群学生讨论着什么,看着零星的男女老少瘫坐在木椅上发呆、思索着什么......

真的坐上通往淡水的捷运,耳机里单曲循环着《不能说的秘密》,无论是电影里的画面,还是相关联的记忆...当硬生生被拒之校门外,却就是忍不住多咔嚓记录下这个早已熟悉到刻在脑子的地方。

真的一个人晃在北投不宽人稀的街道上,想要走一遍偶像从小到大走过的路,却被路人喊住“那温泉没开呢”...最后运气很好地买到了同款绵绵冰,坐在对面的公园看着小朋友打闹......

事后发现,原本的目的根本没有那么重要,置身于地的感受只源于早已爱得深沉。

或许很多人觉得这话可虚,但这是真的。

HH在1969年1月被告知FPD已离世,又隔近一年半,在1971年6月17日,她应英国出版商之邀,终于飞抵伦敦,实现了长年以来的夙愿。

我还没有读HH在伦敦盘桓一个月余的日记付梓,但我可以想象,那一定是一种痛苦与喜悦交织着的情绪吧。

3.

HH的俏皮耍赖,FPD的严肃正经,文字所表达出的画面感在脑海中生动形象。如若是在一个空间,大概是让对方哭笑不得的两个人,但只是对书籍的热爱,就已经可以让这两个人宽容彼此所有的不同。

慢慢地,书店的更多店员悄悄给HH写信,感谢她为他们寄去的礼物,邀请她快点可以去到伦敦与大家一聚。

慢慢地,HH身边的朋友去伦敦去到了书店,他们告诉她“你的FPD...”...和他们看见的关于那个书店的一切,希望她能自己来逛逛这个书店,见一见这群期盼着她到来的人。

素未谋面,却亲昵地像熟识已久的老朋友。其实那时还不是很好的年代,却温暖得让我隔着时代而感动。

4.

积攒着那些一定要去伦敦的理由。

因为《贝克街的亡灵》,一定要去贝克街221B。那个最初根本不存在的虚构地址,为了纪念,1930年使其成为可用地址,现今被分配给夏洛克·福尔摩斯博物馆使用。

因为《帕丁顿熊》,一定要去温莎公园32号。即使温莎公园一直没有32号,还是要去看看,以及1994年已建成的帕丁顿车站。很多人戏称英国有3大IP:莎士比亚、阿加莎和帕丁顿。可见,帕丁顿熊已成为一个文化符号。

那么,一定也要去查令十字街84号。虽然在1977年该书店因主事者陆续亡故而歇业,如今已被其他店铺取代,但仍有店门口镶着一面铜铸圆牌,上面写着:“查令十字街84号,因海莲·汉芙的书而举世闻名的马克斯与科恩书店原址。”…去朝圣的人,一直都在。

就是这样,我有太多想去的地方。


(以上所有图片源自互联网)

END.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查令十字街84号的更多书评

推荐查令十字街84号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