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心集 二心集 8.7分

鲁迅的思想过时了?不!还新鲜热辣!

小小明
2018-07-12 20:41:15

“我只在深夜的街头摆着一个地摊,所有的无非几个小钉,几个瓦碟,但也希望,并且相信有些人会从中寻出合于他的用处的东西。”——鲁迅

是的,我们今天仍要去鲁迅的地摊上,寻点“钉子”、“瓦碟”。

鲁迅说: 作者的任务,是在对于有害的事物,立刻给以反响或抗争。他把将近百年以前的社会现象留了下来。现在看着,怎么这么眼熟,似乎昨天发生过,今天也有……本文主要摘录鲁迅的几个杂文集的内容。

1.《且介亭杂文》

“且介亭”标明这些杂文是在上海半租界的亭子间写的。将“租”与“界”的“禾”与“田”去掉,是不愿将自己国家“禾”与“田”让给外国侵略者。

这一本集子和《花边文学》,是在围剿“杂文”的笔和刀下的结集。

2.《而已集》

这半年我又看见了许多血和许多泪,然而我只有杂感而已。

《而已集》是鲁迅自己设计的封面,他开创性的将书的题字图案化。特别在当时,一变传统的版刻字体和书法,而以图案美术字在封面上出现,是别开生面的。

3.《三闲集》

“三闲“来源于成仿吾对他的讽刺,这也被高晓松披露过。“我们的鲁迅先生坐在华盖之下正在抄他的小说旧闻,这种以趣味为中心的生活基

...
显示全文

“我只在深夜的街头摆着一个地摊,所有的无非几个小钉,几个瓦碟,但也希望,并且相信有些人会从中寻出合于他的用处的东西。”——鲁迅

是的,我们今天仍要去鲁迅的地摊上,寻点“钉子”、“瓦碟”。

鲁迅说: 作者的任务,是在对于有害的事物,立刻给以反响或抗争。他把将近百年以前的社会现象留了下来。现在看着,怎么这么眼熟,似乎昨天发生过,今天也有……本文主要摘录鲁迅的几个杂文集的内容。

1.《且介亭杂文》

“且介亭”标明这些杂文是在上海半租界的亭子间写的。将“租”与“界”的“禾”与“田”去掉,是不愿将自己国家“禾”与“田”让给外国侵略者。

这一本集子和《花边文学》,是在围剿“杂文”的笔和刀下的结集。

2.《而已集》

这半年我又看见了许多血和许多泪,然而我只有杂感而已。

《而已集》是鲁迅自己设计的封面,他开创性的将书的题字图案化。特别在当时,一变传统的版刻字体和书法,而以图案美术字在封面上出现,是别开生面的。

3.《三闲集》

“三闲“来源于成仿吾对他的讽刺,这也被高晓松披露过。“我们的鲁迅先生坐在华盖之下正在抄他的小说旧闻,这种以趣味为中心的生活基调,可概括为闲暇,闲暇,第三个闲暇。”。

能留传下来的文字,多次编印,源于鲁迅先生的名气吧……当然不是每篇都必须顶礼膜拜。那时候出版的言论恐怕多如牛毛,各有各有说法,俨如打文仗。现在都消失了,只剩一家。这一家相信是最丰富、最顽强、最有生命力的了!

4.《二心集》

《民国日报》称鲁迅为“文坛上的贰臣”,于是鲁迅说:“在坏了下去的旧社会里,倘有人怀了一点不同的意见,有一点携贰的心思,将会遭到同阶级人物凶猛的攻击陷害,古今中外,无不如此。”从别人讽刺中,拾来做了这一本书的名目。

文章更加浓烈愤恨。因为已到1930、1931年,日军侵占东三省,战事一触即发!

>> 近来的读书人,常常叹中国人好像一盘散沙,无法可想,将倒楣的责任,归之于大家。其实这是冤枉了大部分中国人的。小民虽然不学,见事也许不明,但知道关于本身利害时,何尝不会团结。

>> 大家不开口;或者以为和自己不相干;或者连“以为和自己不相干”的意思也全没有。“世故”深到不自觉其“深于世故”,这才真是“深于世故”的了。

>> 笑里可以有刀,自称酷爱和平的人民,也会有杀人不见血的武器,那就是造谣言。

>> 制死命的方法,是不论文章的是非,而先问作者是那一个;也就是别的不管,只要向作者施行人身攻击了。

>>爬得上的机会越少,愿意撞的人就越多,那些早已爬在上面的人们,就天天替你们制造撞的机会。

>> 人间世事,恨和尚往往就恨袈裟。

>> 中国人是尊家族,尚血统的,但一面又喜欢和不相干的人们去攀亲,我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 运命并不是中国人的事前的指导,乃是事后的一种不费心思的解释。

>> 没有拿来的,人不能自成为新人,没有拿来的,文艺不能自成为新文艺。

>> 杀人者在毁坏世界,救人者在修补它,而炮灰资格的诸公,却总在恭维杀人者。这看法倘不改变,我想,世界是还要毁坏,人们也还要吃苦的。

>> 好几回检查了身体,没有死症,不过是每晚发热,没有力,不想吃东西而已,这大可享生病之福了。因为既不必写遗嘱,又没有大痛苦,然而可以不看正经书,不管柴米账,玩他几天,名称又好听,叫作“养病”。

>> “雅”要地位,也要钱,古今并不两样的,但古代的买雅,自然比现在便宜;办法也并不两样,书要摆在书架上,或者抛几本在地板上,酒杯要摆在桌子上,但算盘却要收在抽屉里,或者最好是在肚子里。

>> 过年本来没有什么深意义,随便那天都好,不过给人事借此时时算有一个段落,结束一点事情,倒也便利的。

>> “我惭愧我的少年之作,却并不后悔,甚而至于还有些爱,这真好像是‘乳犊不怕虎’,乱攻一通,虽然无谋,但自有天真存在。”

>> 我不喜欢徐志摩那样的诗,而他偏爱到各处投稿,《语丝》一出版,他也就来了,有人赞成他,登了出来,我就做了一篇杂感,和他开一通玩笑,使他不能来,他也果然不来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二心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