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 情人 8.1分

湄公河、森林以及疯女人

粳米饭团儿
2018-07-12 19:01:18

在豆瓣搜索图书《情人》,可以看到多个版本。就封面而言,我最喜欢的是上海译文2005年的封面——纯色的清新的嫩绿色,只小小的几个字镶在正中央偏上的地方。与内容最相符的封面或许该是上海译文09年的版本,满目皆是象征着滚滚水浪的橘色花纹。

我之所以喜欢不那么相符的嫩绿色——纯净而清新的色彩,因为内容与形式的相悖,能令一个带着品读纯美爱情故事的期待的读者的这段阅读之旅变得不可思议且充满新奇。

这是一个与情人无甚关系的故事。

这是关于一个女人,或者说,所有的女人的故事。使整个故事开始跳出两性关系的范畴,开始带着隐喻色彩象征女性群体群像的关键,在于三个女人——15岁的“我”,“我”的母亲,以及接近尾声时候的疯女人。

我小心翼翼地不以个人的视角偏见去审视这150几页的小小的书,却惊奇地发现这无心之选,毫无目的去读的书,竟也是一个女性主义的范本。这部书所讲的一切与男人无关,男人在这部书里,是矮化与丑化的形象,暴力的试图控制所有人的大哥,软弱的小哥哥,以及那个同样软弱的中国男人。

书中有这样一句,是“我”对中国男人的评价——他的英雄气概,那就是我,他的奴性,那就是他的父亲的金钱。“我”

...
显示全文

在豆瓣搜索图书《情人》,可以看到多个版本。就封面而言,我最喜欢的是上海译文2005年的封面——纯色的清新的嫩绿色,只小小的几个字镶在正中央偏上的地方。与内容最相符的封面或许该是上海译文09年的版本,满目皆是象征着滚滚水浪的橘色花纹。

我之所以喜欢不那么相符的嫩绿色——纯净而清新的色彩,因为内容与形式的相悖,能令一个带着品读纯美爱情故事的期待的读者的这段阅读之旅变得不可思议且充满新奇。

这是一个与情人无甚关系的故事。

这是关于一个女人,或者说,所有的女人的故事。使整个故事开始跳出两性关系的范畴,开始带着隐喻色彩象征女性群体群像的关键,在于三个女人——15岁的“我”,“我”的母亲,以及接近尾声时候的疯女人。

我小心翼翼地不以个人的视角偏见去审视这150几页的小小的书,却惊奇地发现这无心之选,毫无目的去读的书,竟也是一个女性主义的范本。这部书所讲的一切与男人无关,男人在这部书里,是矮化与丑化的形象,暴力的试图控制所有人的大哥,软弱的小哥哥,以及那个同样软弱的中国男人。

书中有这样一句,是“我”对中国男人的评价——他的英雄气概,那就是我,他的奴性,那就是他的父亲的金钱。“我”虽然只有15岁,但是对于书中所有的人,“我”是清醒地高高在上的观察者的形象,“我”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与欲望,同时,“我”是所有权力关系中的上风所在,“我”以洞彻的心灵,如同上帝俯瞰着炎热的湄公河畔的城市,这苍苍莽莽的暹罗山,以及这里所有的活着的,死去的,正常的,疯了的,哭泣的,麻木的人。

杜拉斯在整本书里贡献了多处非常精彩的场景描写。我最喜欢的有三处,一个是关于湄公河的。

她写道:渡船四周的河水齐着船沿,汹涌地向前流去,水流穿过沿河稻田中停滞的水面,河水与稻田里的静水不相混淆。河水从洞里萨、柬埔寨三林顺流而下,水流所至,不论遇到什么都被卷去。不论遇到什么,都让它冲走了,茅屋,丛林,熄灭的火烧余烬,死鸟,死狗,淹在水里的虎、水牛,溺水的人,捕鱼的饵料,长满风信子的泥丘,都被大水裹挟而去,冲向太平洋,连流动的时间也没有,一切都被深不可测、令人昏眩的旋转激流卷走了,但一切仍浮在河流冲力的表面。

大河带给人们的心灵冲撞,许多文学作品、歌曲等都有叙述,蒋韵在《冥灯》里写到范西林远远地看到黄河,心里升起一种无法描述的苍凉。杜拉斯笔下的湄公河亦是带着生命强有力的甚至是凶猛的力量,这条凶猛的大河卷走所有,在炽热的纬度腐蚀一切,带着无法言说的黏腻与酸臭,又带着令人畏惧的与命运般的力量。

与其他大河不同,这条大河与人世简直是相融的,死去的牲畜在水中漂浮,河水齐着船沿。你无法说清是这炽热的地带孕育的河流力量,还是人潮推动着这凶猛的湄公河。因而湄公河走下了神坛,它不像恒河,不像黄河,它就是人世,它就是欲望。

与汹涌的欲望(湄公河)相对应的,是黑夜里苍苍莽莽的暹罗山。与暹罗山相关的,总是“我”那只有面对森林才停止疯狂的母亲,以及“空空”二字。“在这个地方,人们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张望着森林,空空等待,哭泣”“我的小哥哥和我,同她一起住在前廊里,空空张望着面前的森林”。湄公河有多么汹涌与热烈,暹罗山便有多么深邃与沉静。湄公河是这喧闹的满溢着欲望的人世,暹罗山便是生命中带着神秘主义的,令人伤感的神性时刻,这神性时刻压制着人间欲望,以夜色下苍苍莽莽的森林形态令人世沉寂,令人哭泣。

对于疯女人的书写简直有着夸父逐日的壮烈。女人沿着暹罗山山脉山脊上的小道走,穿越群山而去,来到入海的三角洲,“她所选择的方向正是世界旋转的方向,迷人的辽远的东方”。“疯女人”的想象对于女性文学的意义不言而喻。

湄公河畔的疯女人,以无法想象的速度与力量跑过野兽遍地,疫疠弥漫的森林,最后来到了阔大的三角洲,迷人的辽远的东方豁然眼前,“她像飞鸟发出神奇的叫声那样放声大笑”。惊心动魄,又荡气回肠!

疯女人在此时是神性的,她从充满欲望的湄公河出走,走过神性深邃的森林,来到了阔大无边的三角洲。

疯女人在此处是所有女人的重生。那些在水田里的贫穷的干着苦力的女人,那些在上流宴会里急急退出的女人,那些死了丈夫在洋房里眺望花园的女人,那个正在渡河的“我”和那个有着备受摧残的容颜的“我”,都从欲望之河出走,跨过苍莽丛林。

眼前,是迷人的辽远的东方。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不如你所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情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情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