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书贼 偷书贼 8.0分

战时德国升斗小民们的生存境遇,死神见证

扉青
2018-07-12 看过

1939年10月1日的德国,为了满足军队无止境的物资需求,开始实行严格的配给制,每家每户分得的东西少之又少。柏林的普通市民都要常常吃不饱肚子,何况一个小小的莫尔钦镇。

“贫民窟”汉密尔街,莉赛尔时时饥饿,和伙伴鲁迪干了不少次偷窃行为,郊外的果园、骑自行车给教堂送食物的小男孩、镇长夫人的书房,果子、熏肉、面包,这些可以填饱肚子的饥饿,而镇长夫人的书房里有着成千上万本的书籍,源源不断地喂给她饥渴的灵魂以养料。

莉赛尔和鲁迪也有过一次撞大运,路上捡了一枚硬币。他们兴奋地冲进小店,迪勒太太冷冰冰地对他们说了句“万岁,希特勒!”他们也只好压抑着激动,重复着同一句话。然后他们买到了一颗糖果,一人一口地舔着吮完。

嘴里,空气中都是甜甜的糖果味道。

偷窃团队的头目阿瑟·伯格是个颇有领导力的家伙,偷窃会议一开始,他就告诉鲁迪他们,千万不要给铁丝网勾住裤脚,否则一定会被抓到。果然一次农场主抓着猎枪大吼大叫赶来时,鲁迪的裤脚不幸被铁丝网勾住,除了莉赛尔和仗义的阿瑟留下帮他,其他人都跑了。阿瑟仗义、善良、机智、平等,深受大家喜爱。

相比之下,他的继任者,为偷窃而偷窃的维克多·切默尔,就是个十足的混球、恶棍,可以跟下面的弗兰兹·德舒尔一起关小黑屋禁闭。

某些时候我想,他们俩就是团队里缩小版的希特勒。

鲁迪善良热情,但性格莽撞,仗义维护小弟汤米,得罪了青年团头头弗兰兹·德舒尔,于是被罚跑步、滚牛粪堆、殴打、当众剪发,但他性格掘强,从不认输,只为了不肯低头回答元首的诞辰。甚至笑着道:“星期一,复活节。”

他干得这件蠢事连同之前和之后的许多件“蠢事”,使他身心俱伤,但是这样的他却比弗兰兹·德舒尔和维克多·切默尔高贵百倍。

书里有几处充满人性的描写。

纳粹分子到汉密尔街挨家挨户检查地下室深浅度,对受伤的小女孩莉赛尔的关切;另一个纳粹分子在鲁迪的散面包壮举中踢了即将被逮住的莉赛尔一脚,把她送得更远,嘴里轻声骂道“孩子,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休伯曼服役时因意外挽回一条命却断了一条腿,头儿为他在上司面前说了好话,使他能尽早回家,和妻子、孩子团聚,只是头儿不知道这也间接导致他送了一条命。

现实中,纳粹德国的纳粹党人也未必人人都是希特勒的狂热崇拜者,至少有些不是。波兰斯基的电影,《钢琴家》,男主人公席皮尔曼在一片废墟的绝境中几乎饿死,然后被一个纳粹军官发现了,纳粹军官听他弹奏了一曲肖邦,然后给他带来活命的乳酪、面包。

小说很写实。

休伯曼和斯丹纳,因为各自违背组织的命令,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被罚”上了战场:一个在军队里继续做缝补之类的后勤工作,另一个成了清理工。后来一个人的全家妻与子在大轰炸中丧生,落得孤家寡人的境地,另一个和妻子一同被死神接走了灵魂。而在这一切之前,他们一同在酒馆里喝酒,没钱的他们,酒店老板免单管醉,两个对前途一无所知的中年男人喝了个彻底,可能是生平仅有,以前途为代价。

莉赛尔和鲁迪这帮男孩,最喜欢玩的一种游戏,跟天下所有贫民窟的孩子们一样,是踢球。

莉赛尔到小镇之前,鲁迪在自己的点球大战中从来没有出过错,而莉赛尔来的第一天,情况就发生了改变,小小的莉赛尔给小男孩鲁迪的世界带来的是挑战和柔性。

汉密尔街被炸了,十室九空,小女孩莉赛尔的爸爸、妈妈都死了,邻居斯丹纳一家包括还未等到莉赛尔亲吻的小男孩鲁迪也死了。

“噢,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啊,鲁迪......

她和她的一个妹妹睡在床上。她睡觉的姿势一定不老实,一个人占了大半张床,他已经被挤到了床边,却还用胳膊搂着她。男孩睡着了,他的头发,颜色像闪着的蜡烛光,照亮了整张床。我抱起他和贝提娜在毯子下的灵魂。还好,他们死得飞快,没有什么痛苦,身体还是温热的。这个爬上飞机的男孩,我在想着那个泰迪熊,鲁迪的安危在哪里?当生命从他熟睡的脚下被夺走时,谁来安慰他?

只有我。

我不太善于安慰别人,尤其是当我的双手冰冷,而床还温暖的时候。我带着他轻轻地穿过被毁的街道,我的眼里流着泪,心如死灰。我仔细观察了他一会儿,我看到他灵魂的内涵,我看到了一个全身涂成黑色的男孩嘴里喊着杰西·欧文斯的名字冲过假想中的终点线;我看到他站在齐腰深的冰水里追赶一本书;我还看见一个男孩躺在床上,想象着美丽的邻家女孩的亲吻会是什么滋味。这个男孩,他打动了我,每次都打动了我,这是他造成的唯一的伤害,他踩住了我的心,让我哭泣。”

“那个人的眼里也充满了失落。在过去的几年里,他看到了什么呀?‘这是汉密尔街,你们被轰炸了,孩子,对不起,亲爱的。’”

鲁迪的死,使我哭泣。

在救援队员的眼里,我看到了悲悯的痛苦。

死神说,人类真让我捉摸不透。

(想起来再补充吧)


附上书中人物表:

地点,莫尔钦镇,汉密尔街三十三号

莉赛尔·梅明格,亲生爸爸共产主义者,莉赛尔从没见过他,妈妈送走莉赛尔后失去消息,弟弟,在被送往寄宿家庭的火车上病死,那是莉赛尔第一次见证死亡,认识死神。

爸爸,汉斯·休伯曼,拉的一手好风琴,教会莉赛尔阅读,鼓励她读书,战场上两次与死神擦肩,最后和妻子罗莎、街道上的好些人一起死于大轰炸。

妈妈,罗莎·休伯曼,这个女人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善于应付危机的善良女人”。

他们的儿子参加了战争,去了苏联战场,结果未知,女儿是富人家的保姆,结果未知。

亚力克斯·斯丹纳,邻居,裁缝铺子铺主,六个孩子,科特最长,鲁迪是弟弟。

鲁迪,莉赛尔的玩伴、死党、青梅竹马,全身用炭涂黑的跑步冠军杰西·欧文斯,三项跑步项目冠军,金牌送给了莉赛尔,最喜欢说的话“亲一个怎么样,小母猪?”死于飞机轰炸中,死后,心愿得到莉赛尔心痛的成全。

伊尔莎·赫曼,镇长夫人,罗莎的雇主,住在格兰德大街八号,书房里有成千上万本书,可她的心里一点也不快乐,她唯一的儿子死了,后因不再雇佣罗莎洗衣服而引起莉赛尔的误会,莉赛尔开始从她家偷书,并且只偷书。伊尔莎第一次就发现了,但从没告发过她。

大轰炸后,镇长夫妇领养了莉赛尔。

霍茨佩菲尔夫人,女邻居,跟罗莎是死敌,两个儿子,小儿子死于战场,大儿子米歇尔在镇上一家店里自缢身亡,自己死于大轰炸。

迪勒太太,小店店主,希特勒拥护者,每次客人必须喊一句“万岁,希特勒!”才给买东西。莉赛尔、鲁迪和我都超级不喜欢她。

费德勒一家,在大轰炸中,整整齐齐死在床上,那个挺深的地下室最终也没有派上用场。

马克斯·范登伯格,休伯曼一战时,战友兼救命恩人的儿子,犹太人,拳击手,战时遭到迫害,在死党沃尔特家里藏了两年,后被沃尔特联络成功休伯曼后送上了去莫尔钦镇的邮票,他到了那里,并藏了许久,从一次几乎致死的疾病中死里逃生,同莉赛尔建立起深厚的友谊和情感,后因为休伯曼的一次失误,连夜逃出镇外,后被德国人抓住,但最终幸免于难。

马克斯的婶婶、母亲、堂兄弟妹们则不知所终。

沃尔特·库格勒,日耳曼人,马克斯的死党,拳击手,沃尔特与马克斯几年里的十三次较量中,十胜三负,冒险藏匿了马克斯两年,最后奉命前去波兰参与这场罪恶的战争,生死未知。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偷书贼的更多书评

推荐偷书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