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丽塔 洛丽塔 7.7分

这里面是有爱的——《Lolita》

AileenDongjing
2018-07-12 12:40:36

一树梨花压海棠。

曾经以为这句诗是写景,后来才知道是写情。 而且还是我们的苏大才子苏轼,调侃好友张先所作。“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以梨花喻白发,以海棠喻红妆,一个“压”字,表面上好像在说梨花的雪白盖过了海棠的鲜妍,但若从比喻义来理解,却是意蕴深长,引人无限遐想。 类似的,备受争议的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的《洛丽塔》,讲的就是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未成年少女的爱情故事。 说是“爱情故事”,可能很多人要拍案而起了,一直以来,争论的焦点也正是在此。这场不伦之恋里,究竟有没有爱? 我觉得是有的。 爱是什么呢?本来就是个虚无缥缈众说纷纭的东西。它看不见也摸不着,它可以有无数个载体无数种形式,但你仍然描摹不出它的样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世界上最不缺少的就是痴男怨女。爱?你说有,那便有。 这世间有多少人,便有多少种爱的形态。例如《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我不能否认爱的谎言下其性侵行为的本质,但是正如林奕含自己在书里所写,这是一个“少女爱上诱奸犯的故事”,“这里面是有爱的”,即使这爱充满了自欺

...
显示全文

一树梨花压海棠。

曾经以为这句诗是写景,后来才知道是写情。 而且还是我们的苏大才子苏轼,调侃好友张先所作。“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以梨花喻白发,以海棠喻红妆,一个“压”字,表面上好像在说梨花的雪白盖过了海棠的鲜妍,但若从比喻义来理解,却是意蕴深长,引人无限遐想。 类似的,备受争议的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的《洛丽塔》,讲的就是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未成年少女的爱情故事。 说是“爱情故事”,可能很多人要拍案而起了,一直以来,争论的焦点也正是在此。这场不伦之恋里,究竟有没有爱? 我觉得是有的。 爱是什么呢?本来就是个虚无缥缈众说纷纭的东西。它看不见也摸不着,它可以有无数个载体无数种形式,但你仍然描摹不出它的样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世界上最不缺少的就是痴男怨女。爱?你说有,那便有。 这世间有多少人,便有多少种爱的形态。例如《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我不能否认爱的谎言下其性侵行为的本质,但是正如林奕含自己在书里所写,这是一个“少女爱上诱奸犯的故事”,“这里面是有爱的”,即使这爱充满了自欺、屈辱和痛苦,但不可否认,在这样一种我们所谓“不道德”的关系里面,那些美好的柔情真真切切地存在过。 当然,我要说,这不是我们梦寐以求的那种爱,不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的活泼的爱,不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深情的爱,不是“默然相爱寂静欢喜”的诗意的爱,不是“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的平等独立相互欣赏的爱,不是,都不是。洛丽塔式的爱,是病态的爱;房思琪式的爱,是扭曲的爱。 但人类的语言啊,是如此地贫乏和苍白,所以哪怕这爱蒙上了尘染上了灰,哪怕只有一丢丢一点点一丝丝一缕缕,在没有找到更好的名字之前,请允许我暂且把它当作一种另类的“爱”。 这“爱”是语言文字的迷惑。不管是《洛丽塔》里面教授法文的大学教授亨伯特,还是《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教国文的中学老师李国华,男主人公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风度,也正是这样一副儒雅的面具掩盖了他们色欲的贪婪和焦灼。他们沉浸在文学的自我麻醉当中,熟练地挑选和滥用那些古老神秘而含混诡谲的语言文字,迷惑了自己也迷惑了他人,织就了自欺欺人的罪恶。 这“爱”是病态懵懂的迷恋。洛丽塔也好,房思琪也好,女主人公都是豆蔻年华的青葱少女,或是古灵精怪,或是含蓄静婉,共同的特点是纯真和浪漫。而共同的缺陷是年少的幼稚与懵懂,她们以为这就是“爱”了。如果说洛丽塔的挑逗还有些游戏的味道,那房思琪强迫自己用“爱”来美化这样畸形的关系,则更多地让人心疼和愤怒,可怜的孩子,如果你说这不是“爱”,那你让她怎么解释这一切,怎么活下去呢? 这“爱”是性与爱的纠缠不清。这不是深沉的伴侣之爱,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他们既没有找到沟通和共鸣的合适渠道,也没有油盐酱醋共同起居的打算和承诺,更不用说发自内心的亲昵和深情。这是欲望之爱,浅薄之爱,说到底,他们爱的其实是他们自己。他们对这些少女缺乏真正的疼惜和尊重,他们用形式上的夸张和激烈,掩盖柔情和责任心的缺乏。爱情三要素,激情、理解、践行,而他们的爱,仅仅停留在激情的层面。 “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LO,LI,TA。” 从他看到她的那一眼开始,就注定了这是一场悲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洛丽塔的更多书评

推荐洛丽塔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