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孩子的100首新诗 给孩子的100首新诗 评价人数不足

新诗,一座尚待挖掘的文学宝库

a_Zelda
2018-07-12 看过

新诗,指五四运动前后产生的、有别于古典、以白话作为基本语言手段的诗歌体裁。

新诗,又称中国现代诗,一座尚待人们挖掘的宝库。2017年,适逢新诗的百年诞辰,但对它的讨论仅限于文化圈,在大众间未能掀起波澜。3年前余秀华的走红再到今年《我是范雨素》在媒体上的疯狂传播,透露出新诗对大众有很强的吸引力,但因为国内新诗教育的缺乏及大众对新诗的误解,使新诗的传播转瞬即逝,在众声喧哗中悄然冷却。至今,新诗已跨过百年,经过诗人们的耕耘,新诗像是含苞待放的花朵,等着后人浇灌、采攫。新诗与民众之间的面纱,急需文化圈、教育界与媒体圈携手揭下。

新诗在学校与家庭教育中长期遭受冷遇,主要归咎于人们对新诗的误解和不熟悉。传统的古诗教育下,形成的固定思维,认为评价诗歌的标准应该是格律规整、辞藻华丽、平仄对仗便于诵读,一旦看见新诗直白的语言、自由的形式,就像家中进了个门外汉,有些不适感。新诗提倡诗人的独创性,但诗人构建出的陌生化情景与语言及词句中隐晦不明的指代,加剧了读者与新诗间的隔阂。因此,新诗的教育价值长期受到忽视,很少有家长愿意选择新诗作为孩子的课外读物。那么,新诗究竟好在哪?我们应该怎样走近它?

一个不可忽视的现实是,人们的日常用语不再是古典汉语,而是现代汉语,新诗的内容是孩子熟悉的语言和生活经验,对孩子们来说,阅读诗歌文本将不成问题。诗与其他文学题材有很大不同,最小的容量承载最大的情感,耐得住孩子们细细咀嚼,越嚼越有味。口语化的语言非但没有消磨掉诗歌的艺术价值,而增添了时代的气息,大部分新诗作品承接汉语的浓浓诗意与音律感,读起来优美动人,诗人驾轻就熟的文字能力,信手拈来的文学手法依然能让孩子们体会到文学的高深,提升孩子们的语言和表达能力。

阅读新诗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快感,一些词句、意象可能会阻碍孩子完全的理解,但在探索的过程中,他们将被诗人的语言把控力与表达的巧思而折服,为他们创造的“诗意空间”啧啧称奇。新诗最可贵之处在于诗人的无边创造力,他们身上有孩子般的特质,是细致的观察家,充满着好奇,是生活的幻想师,充斥着联想与再创造。在他们建造的“诗意空间”中,诗人触摸石榴内部微黄色的果膜像是抚摸着新鲜的祖国(选自杨克《我在一颗石榴里看见我的祖国》);诗人在鸟儿中的转向,在海浪的背脊中看见被忽视的美丽“弧线”(选自孤城《弧线》);诗人用大象的脚步声与落日走下天空的声感与观感去勾勒恒河的壮阔。(选自于坚《恒河》)这些天马行空的诗意世界,就像孩子们脑中千奇百怪的想法,或许只有诗人能与孩子们很好地对话。

然而,时至今日,孩子的新诗教育依然是待填补的空白,市面上针对中小学生的新诗选本寥寥无几,它的价值有待挖掘。正是基于此,杨克主编《给孩子的100首新诗》,让家长们重视这个文学宝库。本书题材丰富,有孩子们可以理解的景物、历史、成长、亲情等,也有他们似懂非懂的生死情感,无论诗的基调是悲伤、乐观、恢弘、悠然的,归根到底,诗歌的主题都直指生命的意义,人生的真、善、美。

值得一提的是,本书并没有一味迁就孩子们的阅读能力只择取那些简单通俗的诗歌,而是博取众家之长,强调诗歌经典性与艺术性,在编者看来,这样的书才能有生命力。让孩子从小接触高品质的新诗作品,而不是只“喂养”他们那些容易咀嚼与嚼烂的东西,这才是让他们懂诗、爱诗的关键。书中“弯弯的月儿小小的船,小小的船儿两头尖”;“水面落花慢慢流,水底鱼儿慢慢游……”等类型的诗句,音节整齐匀称,具有自然的语言节奏,非常适合年纪稍小的孩子诵读。而另外一些譬如“我抬起头来眺望星空,这时河汉无声,鸟翼稀薄,青草向群星疯狂生长,马群忘记了飞翔……”;“战争坐在此哭谁,它的笑声,曾使七万个灵魂陷落在比睡眠还深的地带……”等类诗句,浓缩诗人深邃的思想情感,则适合高年级的孩子,值得他们去细细推敲诗人的写作手法和诗后的深意。

在新诗这座宝库中,选择一本适合孩子们阅读的新诗读本固然重要,更为重要的是家长的配合与引导,与孩子们一块在这座属于现代人的文学宝库中学习、成长。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给孩子的100首新诗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