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会 峰会 8.5分

《峰会》:峰会外交的过去、现在、未来

吴情
2018-07-12 10:22:58

近些年来,一大波想象高层政治的电视剧获得高收视率,比如《纸牌屋》与《国务卿女士》。在这些叫好又叫座的电视剧中,观众总能看见复杂的人事纠纷、阴谋诡计、政权更迭,以及峰会外交。国务卿伊丽莎白·麦考德总与其他国家外长对话、讨价还价,尤其是中国的陈明,这位外表精干、笑里藏刀的外长。可如果调换至历史频道,观众或许看见的是另一番情景:欧洲的君主们尔虞我诈,即便与敌国开会言和,也要竭力杀杀后者的威风,甚至是摆上一桌“鸿门宴”,刀光剑影不时闪现。

从现代剧到历史剧,变化的不止是人物、背景、道具,还有理念、交通通讯工具、综合实力、国际环境。因而,我们对“峰会外交”的理解,也不得不添加历史这一维度。从什么时候起,这些高层领导人,甚至是大国的领袖,决定坐下谈判而非诉诸武力?峰会外交指的是什么?它有几种类型?哪些因素会影响峰会外交的成败?在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的当下,曾经的峰会外交,具有怎样的前景呢?

【制度考古:峰会外交的前世今生】

在《峰会:影响20世纪的六场元首会谈》(Summits: Six Meetings That Shaped the Twent

...
显示全文

近些年来,一大波想象高层政治的电视剧获得高收视率,比如《纸牌屋》与《国务卿女士》。在这些叫好又叫座的电视剧中,观众总能看见复杂的人事纠纷、阴谋诡计、政权更迭,以及峰会外交。国务卿伊丽莎白·麦考德总与其他国家外长对话、讨价还价,尤其是中国的陈明,这位外表精干、笑里藏刀的外长。可如果调换至历史频道,观众或许看见的是另一番情景:欧洲的君主们尔虞我诈,即便与敌国开会言和,也要竭力杀杀后者的威风,甚至是摆上一桌“鸿门宴”,刀光剑影不时闪现。

从现代剧到历史剧,变化的不止是人物、背景、道具,还有理念、交通通讯工具、综合实力、国际环境。因而,我们对“峰会外交”的理解,也不得不添加历史这一维度。从什么时候起,这些高层领导人,甚至是大国的领袖,决定坐下谈判而非诉诸武力?峰会外交指的是什么?它有几种类型?哪些因素会影响峰会外交的成败?在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的当下,曾经的峰会外交,具有怎样的前景呢?

【制度考古:峰会外交的前世今生】

在《峰会:影响20世纪的六场元首会谈》(Summits: Six Meetings That Shaped the Twentieth Century)一书中,英国国家学术院院士、剑桥大学国际关系史教授戴维·雷诺兹便对峰会外交的前世今生进行了“考古”。作为外交的一种,峰会外交的起始、发展、兴盛、衰落,都有迹可循,而非缥缈难觅。

在雷诺兹看来,“外交行为的起源至少可以追溯至青铜时代的近东地区”,当时,各国使节因“贸易需求或者是战争威胁”彼此往来,尽管无法称其为制度,更何况,大国与小国间并不具有同等的地位,只是主人与仆从(无论是现实,还是想象)的关系。然而,在古希腊实力相当的城邦中,作为调解者的使节,发挥了重要作用。到了罗马帝国时代,动乱时期,帝王才会寻求外交手段解决危机,期间往往还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中世纪,罗马天主教教廷为解决与各民族国家(形成中的)的国教的冲突而举行的会议,往往更多的是“权力的游戏”。

真正的峰会外交,或许是民主浪潮与外交理念——特别是主权国家在国际法下地位一律平等——深入人心过后的产物,尽管不同国家各自的综合实力有异、国际舞台上的话语权不一。现代意义上的外交,显然不同于中华帝国晚期的“朝贡贸易”体系,朝贡国低宗主国一等,它需要的是妥协的艺术。双方互相较量,不断亮出自己的底牌,竭力以最少的代价获得最高的收益。峰会外交,作为现代外交的一种,也不例外,只是更侧重于高级别人物间的会议,既包括前期准备,又涉及谈判的过程以及后续的展开。

【个案研究:峰会外交的复杂过程】

作为国际关系史的专家,在界定“峰会外交”过后,雷诺兹以20世纪六场著名的峰会为例,向读者展现出国际政治的独特面貌。也许,稍带游戏精神的人会发现,这些峰会外交,远远比电视剧更为精彩,当然,前提是你有一定的想象力。它们发生的背景存在差别,参与国家也不一定完全相同,但都体现了国际关系的复杂程度。

尽管战争总与和平相对,但雷诺兹认为,在国际关系领域,与战争相对的,或许应为外交,它能够化解一场战争,却也可以使其升级直至无法掌控,当然,前者似乎可以称其为功能,而后者则是功能失调。从1938年张伯伦与希特勒举行的慕尼黑峰会到1985年里根与戈尔巴乔夫举行的日内瓦峰会,再到七国集团峰会,除了主角与场地不断变换,还有更为深层次的启示、教训与遗产。

作为高级别的领导人间会议,峰会外交,似乎格外强调个人素质,尤其是个人权威,然而,事实或许并非如此,即便经验老到,谋略过人,智囊团的分析、看法与建议同样不可或缺。1972年勃列日涅夫与尼克松举行的峰会,很大程度上因为亨利·基辛格过于仰仗个人才华(尼克松的怀疑式信任也脱离不了干系)而在关键议题上犯下大错。

不过,也不能否定其他方面努力的必要,特别是知晓己方与对方各自握有怎样的筹码,毕竟,峰会是一场博弈,尤其重要的是,必须始终明确,哪些是短期内可以进行协商的,哪些立场则是(内政、外交各个层面)不可改变的(因而不要强求,不要愚笨地将它们捆绑在一起),1945年雅尔塔会议上的斯大林的确是个中高手,而1938年慕尼黑会议上的张伯伦显然失策,与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举行会晤的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显然也难逃舆论的指责。

【后续遗产:峰会外交的可能未来】

比起1938年,如今的交通通讯技术取得了更为显著的成就。从北京到华盛顿,再到伦敦,用时更少,安全更高,无疑有利于现代峰会的大规模展开。然而,即时通信(通话)的便利使得部长间会议相较最高领导人峰会成为常规。我们一方面看见峰会在不断召开,另一方面却也怀疑它们在重要性上无法与此前的比肩。无论如何,峰会外交短时间内到底不会消亡,而阅读、理解、借鉴史上的峰会外交,对于认识当下的国际关系及其前景,或许不乏助益。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峰会的更多书评

推荐峰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