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茶庵笑话选 苦茶庵笑话选 评价人数不足

关于“奴隶的言语”

无蕊
2018-07-12 10:13:55

  《苦茶庵笑话选》序说:中国现时似乎盛行“幽默”,这不是什么吉兆,帝俄时代一个文人说,讽刺是奴隶的言语,这话很有意思。

  又说:让人民去谈论,发泄他们的鸟气,无论是真的苦痛或是假的牢骚,这倒是一种太平气象罢。

  文章写于中华民国廿二年廿七日,作者所谓的“中国现时”,于今已成了历史,作者所展望的太平气象,于今也成了现实。理想一经实现,滋味如何,这个,作者已无福品尝,而我又不曾以此为理想,正如从来没有巴望着吃一碗大米饭一样。

  “奴隶的言语”在作者的另一篇文章中已看见过一回,那里只说到奴隶的言语,并不曾见到“讽刺是”三个字,原本只以为言语只有物种与地域的差别,以身份来划分,很觉得新鲜。

  想来奴隶是没有发言的权力的,说出话来也不管用,只等于白说,为什么还要说话呢。既然没有说话的必要,天何以又赋予他说话的口舌。痛的时候可以喊一喊,也许可以引动一点恻隐之心,牢骚就不必发了,岂不闻祸从口出。人可以这么理智么,我就做不到。

  奴隶没有发言的权力,没有说话的必要,说出话来害多益少,这是对于以奴隶主为聊天对象而言的,至于在奴隶之间,话还是可以说说的

...
显示全文

  《苦茶庵笑话选》序说:中国现时似乎盛行“幽默”,这不是什么吉兆,帝俄时代一个文人说,讽刺是奴隶的言语,这话很有意思。

  又说:让人民去谈论,发泄他们的鸟气,无论是真的苦痛或是假的牢骚,这倒是一种太平气象罢。

  文章写于中华民国廿二年廿七日,作者所谓的“中国现时”,于今已成了历史,作者所展望的太平气象,于今也成了现实。理想一经实现,滋味如何,这个,作者已无福品尝,而我又不曾以此为理想,正如从来没有巴望着吃一碗大米饭一样。

  “奴隶的言语”在作者的另一篇文章中已看见过一回,那里只说到奴隶的言语,并不曾见到“讽刺是”三个字,原本只以为言语只有物种与地域的差别,以身份来划分,很觉得新鲜。

  想来奴隶是没有发言的权力的,说出话来也不管用,只等于白说,为什么还要说话呢。既然没有说话的必要,天何以又赋予他说话的口舌。痛的时候可以喊一喊,也许可以引动一点恻隐之心,牢骚就不必发了,岂不闻祸从口出。人可以这么理智么,我就做不到。

  奴隶没有发言的权力,没有说话的必要,说出话来害多益少,这是对于以奴隶主为聊天对象而言的,至于在奴隶之间,话还是可以说说的,说了又不能让奴隶主知道,知道了也不让他理会,势必生出一套奴隶的言语来,与以发号施令为言语惯了的奴隶主的言语迥异其趣,其说话的方式恐怕不仅限于讽刺吧,试想,奴隶主施加给奴隶的是皮鞭与屠刀,奴隶施加给奴隶主的是讽刺,再辛辣的讽刺,也是不能够传到讽刺对象耳朵里去的,就算传到他耳朵里也要他不能理解,不然,那报复不是反唇相讥,而是鞭子与刀锋。如此说来,再怎么着的讽刺也只是在同伴们中间引起一点精神上的胜利罢,而精神上的胜利是否会降低奴隶们对于事实上的胜利的渴望呢

  现今已经没有奴隶这样东西了,记得初学作文时,爱在最后面喊句口号,什么托起明天的太阳啊之类的话,记得写的时候血气还涌动了一下,这是耳濡目染之后的无师自通,我早已不记得从哪儿看来的了,还以为是自己想出来的呢,结果给老师讽刺了一通,原来,学生是没有资格发号施令的,尤其是对于批阅它的老师。这是很丢脸的往事,不过也可见得当时的我是不以奴隶自居的,如果现在真果成了大人物,说不定老师就把那句狗屁挖出来,作成《史记》里的大丈夫当如是啊彼当取而代之之类的佳话。

  奴隶的言语在已无奴隶的今日已无言的必要,觉得它还可以说说,是因为前天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时看见了一群猪。那些猪,装在很长的拖箱里,铁栅栏围着,大约数目在五十与一百之间,一些猪朝路边看着,一些猪低头打盹,与长途车上的乘客相仿,只是它们不是走在自己的路上,是在贩卖的途中。猪没有人类可懂得的言语,将一群圈养的猪装到车上去,总会引起不小的喧声吧,喧声里也许有最强烈的抗议,最辛辣的讽刺,最可怜的哀叹,最大胆的密谋。它们还是上了车了,车栏杆是铁的,车轮飞驰,它们的生活只能给它们的身上增添一点令人皱眉的恶臭,它们没有与人抗争的资本,我是在路上看见它们的,它们已经给车子拖了很长时间了,早就晕头转向了,上车之时可以想见的喧声已经没有了,它们中的一些只将一双双无神的眼睛透过铁栏杆看着路边,它们全体散发出臭气,在这空气污浊的十字路口,装它们的车子走了之后,它们的气味仍然很强势地压倒了一切气味,以至于我的等红绿灯与穿越路口就如同钻过了一个猪圈,那不是猪的气息,是猪圈的气息,是猪所过的生活的气息,是它们最最难以熄灭的言语,挨宰的一声尖叫诚然刺耳,怎抵屠刀的尖利,尖叫与屠刀怎么针锋相对呢。

  我看见在贩卖途中的猪们,拖箱的铁栏杆分明没有堵住它们的口,在光天化日之下,开明也罢,有恃无恐也罢,摆出一副这样的架式:让它们去谈论,发泄它们的鸟气,无论是真的苦痛或是假的牢骚,反正越不出铁栏半步。

  作为人而言,我看见的的确是太平气象,物流充足而又通畅。猪虽免不了挨宰的命运,种族倒不至于灭亡,想来猪也自有一套安生立命的哲学吧。在十字路口看了猪,我发现奴隶的言语于奴隶解脱他的身份毫无帮助,使用奴隶的言语,用得越是精妙,越是可哀的事情。

  四月十八日/2007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推荐苦茶庵笑话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