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偏北男人带刀 西北偏北男人带刀 评价人数不足

孙昌建:刀一样的文字

张海龙
2018-07-12 01:29:41

我只从飞机上俯瞰过兰州,站得很高距离很远。确切地说,我在兰州转过飞机,在机场的商场里转了一圈,还没有能真正接到兰州的地气和酒气,所以现在要说兰州的印象,就是从《西北偏北男人带刀》中得来的。

男人带刀,海龙带笔。说海龙是兰州人,那我们就至少认识了兰州的一个特点,那就是粗,身胚子的粗,文笔的犷,但我以为这是表象。海龙的内心,我以为还是很细腻的,其实文人的内心都是细腻的。只是细也各种各样的,有江南式的,也有上海式的。这正如海龙以前做的纸老虎传媒机构,这个名字意味深长。

海龙的文字,皮肤粗粝,骨子里却是忧伤和优美,这是汉语中已经越来越少的品质,除非你去看俄罗斯的托尔斯泰和契诃夫。我有较长一段时间,是不屑于《读者》那种套路的,但它既然已经成了套路,而且也诞生于兰州,这就很值得探究了。

海龙的这本集子,就是一些叫随笔的东西吧,曾发在京华时报和杭州日报副刊上,单独看的时候眼睛能够一亮,现在结成集子,我以为真是随笔这个文本的一大幸事。因为我现在看博客,看随笔,发现语言行文的类同性越来越严重了。

我们都是共性的一分子,但是都失去了个性。余秋雨贾平凹之所以还能从中老年作家中

...
显示全文

我只从飞机上俯瞰过兰州,站得很高距离很远。确切地说,我在兰州转过飞机,在机场的商场里转了一圈,还没有能真正接到兰州的地气和酒气,所以现在要说兰州的印象,就是从《西北偏北男人带刀》中得来的。

男人带刀,海龙带笔。说海龙是兰州人,那我们就至少认识了兰州的一个特点,那就是粗,身胚子的粗,文笔的犷,但我以为这是表象。海龙的内心,我以为还是很细腻的,其实文人的内心都是细腻的。只是细也各种各样的,有江南式的,也有上海式的。这正如海龙以前做的纸老虎传媒机构,这个名字意味深长。

海龙的文字,皮肤粗粝,骨子里却是忧伤和优美,这是汉语中已经越来越少的品质,除非你去看俄罗斯的托尔斯泰和契诃夫。我有较长一段时间,是不屑于《读者》那种套路的,但它既然已经成了套路,而且也诞生于兰州,这就很值得探究了。

海龙的这本集子,就是一些叫随笔的东西吧,曾发在京华时报和杭州日报副刊上,单独看的时候眼睛能够一亮,现在结成集子,我以为真是随笔这个文本的一大幸事。因为我现在看博客,看随笔,发现语言行文的类同性越来越严重了。

我们都是共性的一分子,但是都失去了个性。余秋雨贾平凹之所以还能从中老年作家中脱颖而出,除了他们的观念之外,我以为很重要的就是他们的行文方式。我最近看了小说家的不少散文,真是差得一塌糊涂,当然这是拿人家的弱项来说了。但是你看丰子恺,包括他在1949年以后写的散文,还是那种朴素的韵味。大家都说朴素好,但你又不能素到寡味。同是小说家写散文,你看郁达夫和沈从文,这两个人的味道是完全不一样的,前者的古典文人味和后者的湘西的野气,同样能够打动人。

我现在常常感叹的是文字没有味道,你自己写的时候,好比面对一块东坡肉,你怎么写也写不出它的味道来。现在于丹和易中天的走火,不是他们的学问好文笔好,而是他们的口才好,在这方面女的尤其强过男的,但真正的大师可能是敏于写而讷于言的,所以他们不适合于电视的传媒时代。海龙现在还不是大师,但他如果再去做中学语文老师,那他一定是那方面的大师了。他写孩子们的文章,写得近乎透明,没有一点杂质。

海龙的文字,能让人想到二锅头和东坡肉。海龙笔下的兰州,是那种大碗喝酒的活色声香,至少于我是非常向往的。比如我知道敦煌很伟大的,但是下次我如果去那个地方,又只能给一天时间,那我是先要去吃兰州牛肉面的。因为我在杭州也吃过这种面,这正如我每天都在接触的文字,我想知道,谁离本真更近?

我们的杭州人杭州作家,我以为总是写不出真正的杭州,我们最多能写到皮肤上的杭州,香味上的杭州。比如一个美女与你擦肩而过,你是能写出五百字的感觉的,但是你与她,前世今世到底会发生什么故事?我们可能已经失去了这种行动力和想像力了。

那么海龙的文字,是不是他想像中的西北偏北呢?或者也是他行动中的一部分。前几天看到一张图书报上的排行榜,其中《重庆晚报》的排行榜,海龙的这本书上了榜首,这真是值得喝酒庆祝的。当然你和海龙喝酒,他是不用劝酒的。他现在已经在杭州买房居住,但愿他能保留住男人带刀的野气,写出和本塘杭州人不一样的文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西北偏北男人带刀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北偏北男人带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