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偏北男人带刀 西北偏北男人带刀 评价人数不足

韩松落:带刀,似乎更像一个仪式

张海龙
2018-07-12 看过

带刀,似乎更像一个仪式。

兰州诗人唐欣的一首诗,很能体现兰州这个城市的气质:“在兰州,很多少女操着方言 / 多半小伙藏着凶器 / 每个街道拐/ 都会有人和你拼命。”带刀,曾是兰州男人的习惯,而现在,这习惯似乎也还被保留着,尽管有这习惯的人群,日渐缩小。

之所以有这样的习惯,多半因为,西北是农牧交汇之地,还保留着许多游牧民族的习俗

...
显示全文

带刀,似乎更像一个仪式。

兰州诗人唐欣的一首诗,很能体现兰州这个城市的气质:“在兰州,很多少女操着方言 / 多半小伙藏着凶器 / 每个街道拐/ 都会有人和你拼命。”带刀,曾是兰州男人的习惯,而现在,这习惯似乎也还被保留着,尽管有这习惯的人群,日渐缩小。

之所以有这样的习惯,多半因为,西北是农牧交汇之地,还保留着许多游牧民族的习俗,即便作为省会城市的兰州,也还是遗风尚存。饮食上,兰州人喜欢吃牛羊肉,喜欢饮烈酒,随身带刀,有实际的功用——切割牛羊肉。例如,在吃烤全羊的时候,懂规矩的人,会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切下一块腿肉,献给席间最尊贵的客人。

时至今日,这种实际的功用,其实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带刀,似乎更像一个仪式,充当装饰,显示自己的勇猛,或者,什么也不为,只因为别人也带刀。诗人海杰曾经说:“其实,刀就是男人的面具”,而另一位诗人张海龙的网络ID,就叫“横行青海夜带刀”,他有一本写兰州故事的随笔集,名叫《西北偏北,男人带刀》。

我有个朋友,是羌族人,自小在羌族聚居的地方长大,后来读了中医,留在兰州生活,并且在兰州安家立业,但他在喜欢摇滚、喜欢诗歌之外,还有带刀出行的习惯,有许多次,在醉酒之后,他斜躺横卧,露出系在腰间或者脚踝上的小刀,不是不触目惊心的。我们不停地劝他,刀毕竟是凶器,带着凶器,就有用凶器的念头,或者一语不合,或者一念骤起,没准就拔刀相向,所以,不如不要带刀的好,我们甚至搬出了他的女儿来循循善诱,如此这般,许多许多次,他终于将这习惯改掉。只是,有朋友去甘南或者新疆,他仍然会请对方帮他买刀来收藏。

并不是所有的兰州小伙,身边都会有一群劝说他们不要带刀的朋友,所以,我们时常会听到举刀相向的事情,尤其在夜色来临之后。

朋友S,是夜店达人,每天都混迹在大大小小的酒吧,某年春节,他和一群朋友去了家新开的酒吧,那酒吧设计不大合理,使用的是一种低靠背的沙发,坐沙发的人,稍微往后一靠,没准就和另一个沙发上的人撞了脑袋,纠纷就这样起来了,由酒吧撕扯到酒吧外,终于在混乱中,对方有人拿出刀子,尽管是小刀,却也在S的肚子上戳了一个洞,于是报警,做笔录,该进号子的进了号子。但第二天,S依然出来喝酒,并且到处给人看他肚子上的伤口——他甚至没去医院包扎,就在伤口上贴了一块创可贴。

当然,刀也未必都是用来伤人的,诗人张海龙,曾经遇到过另一个让他终生难忘的场面,有一次,他和一位藏族兄弟喝酒,他掏出随身带的刀,划破掌心,把血抹在每个人的额头上,然后说:“今天我们就是兄弟了。”

也是他,用了诗意的语言,来解释西北人对刀的态度:“一个深藏于西北腹地的不发达城市,暴力几乎成了世俗生活中的一种传奇,或者神话……没有人有安全感,于是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法制造安全感。”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西北偏北男人带刀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北偏北男人带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