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杰:其实,刀就是男人的面具

张海龙
2018-07-12 看过

湖北诗人小引写道:西北偏北 / 羊马很黑。说的就是兰州。

兰州诗人唐欣写道:在兰州,很多少女操着方言 / 多半小伙藏着凶器 / 每个街道拐/ 都会有人和你拼命。

而看张海龙的博客,更不难发现,西北偏北,男人带刀。没有帅气,也有勇气,这里的人活的就是个犟劲,打就出手,不像“在南方的一些城市,两个男人指指点点,口舌交锋,喊着‘我要打你了’,却是始终还隔着那么一段安全距离。”(《黑社会》上)。

他的博客叫“孤岛上的刻木记事”,按他的意思是说“写作是为了什么?大概是想把自己铭刻在时间的道路上。或者就是像鲁滨逊被困孤岛,每天拿着刀子在木头上划上那么一道,记录自己的无聊,等待一艘几乎不可能的船来救自己离开这里,如果这船不来,就只有一直到死” 。

呆在西北的人差不多没法避免孤独。有人这样写:横行青海夜带刀,所以也就有人干脆把这句诗用作了网名,这个人就是张海龙,也就是在各大论坛上摆出男人的姿势,说男人的话,做男人的事的那个人。其实,我在想,男人的骨子里,孤独可能就是一面旗子。有人提着一壶酒一旦把这里的男人灌醉,那么那个夜里到处都是歌声,到处都是心肺。

张海龙的博客里几乎全是他在各大报纸专栏文章。当然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的“西北偏北”系列。这一写就是87篇。每篇都是一个新的兰州。这座本来就显得诡异、恐怖、男性、神秘、冷硬、粗砺的城市在他的笔下就更具成色了。

他的“感官世界”有声色影视,“西北偏北”里有兰州。“男人帮”里有男人的浮世绘,“记者生涯”也不忘在写采访的同时把凶猛的男人拉扯进来。他的笔下就是一个恩怨江湖。也就像他经常拿来作警示的句子:人在江湖漂,怎能不挨刀。

他描写凶杀案,神色平静。但那些凶杀案不是男人觉得“生活太他妈没劲了!”(《那个凶暴的男人》),就是看两眼就想打(《黑社会》上)。这些文字里在渗透了暴力美学之后,无不加上一两句令人触动的内心写真。

说是带刀,其实就喜欢那个行头。张海龙博克里的人物的内心都是无法躲避的矛盾和凄苦,它夹杂了男人作为社会中心的角色的苦与痛,迷茫的急躁与解脱的幸福,如同他写得那样“他像一件晾晒的旧衣服一样从六楼窗口跌落下去,谁也没办法再把他从地上拣起来了。”(《中国最高爱情方式》)。他笔下的世界看似轰轰烈烈,其实都是最终冷却的。这样最终让我们难受。他常常从都市的晚报和晨报上的案子里读出人性,并且写出我们内心的爱与怕。怕就只怕离去,怕得要命,所以不如结果了他,一个兰州版的《感官世界》就诞生了。

男人是什么?他会说,男人就是嘴硬。 “你看这男人活得累不累,有事没事都得硬装着,但火热的商业行为暴露了男人帮里的秘密。那么多的补肾行为都围绕着男人在转,那么多的阴谋都守候在男人周围,那么多的女人都如蝴蝶般在眼前飘飞,你说怎么办?光嘴硬也不行啊。”

在半开玩笑中,张海龙总要说点什么。

其实,刀就是男人的面具。

0 有用
0 没用
西北偏北男人带刀 西北偏北男人带刀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西北偏北男人带刀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北偏北男人带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