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今天我仍要读鲁迅?——读《热风》《华盖集》等

文化艺术思考
2018-07-11 21:25:16

在现今的世上,要有不偏不倚的公论,本来就是一种梦想。这句话说的现今世上,是今天。但我要告诉你,这是90年前鲁迅说的。鲁迅不是未卜先知,而是90年前,世道如此。今天,世道也如此。科技发达了,人民富裕了,国家强大了。但人性并没有进化。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仍要读鲁迅的原因?鲁迅是当代对中国人的人性看得最透彻的。他生活在变革时代,面临各种外国思潮进来、国内改革复辟等巨变,他给出了一个又一个观点。反观,现在流行的文章是把一个社会现象的原因、当事人多种角度还原,试图给读者一个真相。如今是真相比观点难得。相比于《坟》,这部分集子的文章很简短,却不像文章。倒像与人争论的几个来回,而且争论的点较小,多为一时观点思潮,未能形成系统的论述。

  1. 《热风》的由来

1925年,鲁迅先生将四年以来的杂文汇总,“却觉得周围的空气太寒冽了,我自说我的话,所以反而称之曰《热风》”。极其善于反讽。2.《华盖集》汇编1926年的文章,比《热风》还要多。意见大部分还是那样,而态度却没有那么质直了,措辞也时常弯弯曲曲。3.为什么叫《华盖集续编》?因为鲁迅先生说“年月是改了,情形却依旧是‘华盖’罩头,周遭都是软的硬的钉子,便只在去年的《华盖集》后加上‘续编’二字,纪念改变了的年月。”表达了对现实的无奈。

  • 主要内容

如大家所知,内容还是集中在批判顽固的传统陋习观念、“新起的思想”和“外来的事物”。

  • 金句
  • 1.对人性的透析

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不可救药的民族中,一定有许多英雄,专向孩子们瞪眼。青年又何须寻那挂着金字招牌的导师呢?不如寻朋友,联合起来,同向着似乎可以生存的方向走。优胜者固然可敬,但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和见了这样竞技者而肃然不笑的看客,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我独不解中国人何以于旧状况那么心平气和,于较新的机运就这么疾首蹙额;于已成之局那么委曲求全,于初兴之事就这么求全责备?胜了,我是一群中的人,自然也胜了;若败了时,一群中有许多人,未必是我受亏:大凡聚众滋事时,多具这种心理,也就是他们的心理。他们举动,看似猛烈,其实却很卑怯。2.对时代的漠视死者倘不埋在活人的心中,那就真真死掉了。世上如果还有真要活下去的人们,就先该敢说,敢笑,敢哭,敢怒,敢骂,敢打,在这可诅咒的地方击退了可诅咒的时代!坐着而等待平安,等待前进,倘能,那自然是很好的,但可虑的是老死而所等待的却终于不至。独树一帜的“骂人”之道鲁迅先生惯用的笔法:开篇先顺着大众的思路,推论出荒谬的地方,下一段再提出自己的见解。打比喻:“战士战死了的时候,苍蝇们所首先发见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嘬着,营营地叫着,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这比喻绝了!想象与通感:“我吸了两支烟,眼前也光明起来,幻出饭店里电灯的光彩,看见教育家在杯酒间谋害学生,看见杀人者于微笑后屠戮百姓,看见死尸在粪土中舞蹈,看见污秽洒满了风籁琴,我想取作画图,竟不能画成一线。”对于当时激流下的观点,我们不能全盘接收鲁迅是坚定的反古改革派,与以前旧思想作斗争。现在提倡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传承中发展。而不是一味否定。

  • 耿直boy——鲁迅

“打门声一响,我又回到现实世界了。又是学校的事。我为什么要做教员?!”真性情的耿直boy,好像在说“我不想工作,我不想工作!”在谈到国人传统年底祭灶君时,他说“坐听着远远近近的爆竹声,知道灶君先生们都在陆续上天,向玉皇大帝讲他的东家的坏话去了,但是他大概终于没有讲,否则,中国人一定比现在要更倒楣”。这是有多看不惯当时的社会。试谈到“树人”与“作人”鲁迅与周作人,单谈文风,一个革一切命的怒目战士,一个闲散言物小品抒情的温文尔雅。要是在现代社会,鲁迅毋庸置疑到处树敌,周作人却可当鸡汤师爷,更稳稳当当。当鲁迅要有大无畏无惧的勇气,怯懦之人倾向于选择中庸的路径。思想不朽,越古穿今“华夏大概并非地狱,然而“境由心造”,我眼前总充塞着重迭的黑云,其中有故鬼,新鬼,游魂,牛首阿旁,畜生,化生,大叫唤,无叫唤,使我不堪闻见。我装作无所闻见模样,以图欺骗自己,总算已从地狱中出离。”令我想起2000多年前屈原的“哀民生之多艰”!“明知道无论什么事,在中国是万不可轻易去“看一看”的,然而终于改不掉,所以谓之“病”。”即现代所谓的“吃瓜群众”。“殊不知他那理想中的情形,怕要到二九二五年才会出现呢,或者竟许到三九二五年。”鲁迅对现实有一种悲观,对大时代有长远的期待,一切会向好发展,尽管缓慢。“一千年以后”的这种期待和描述,我们现在似乎少说了。但现在我们不就在读93年前的文章吗?总有不朽的语言穿越,思想交织相撞。“我以为凡对于时弊的攻击,文字须与时弊同时灭亡,因为这正如白血轮之酿成疮疖一般,倘非自身也被排除,则当它的生命的存留中,也即证明着病菌尚在”。这是战斗的文字,若如今仍需要,则如鲁迅而 言“即证明病菌尚在” 。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华盖集续编的更多书评

推荐华盖集续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