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说什么大实话——《历史的教训》读后感

迦南萝莉控
2018-07-11 看过

本书的第一章,威尔·杜兰特就甩出了一个很大胆的观点:“绝大部分历史是猜测,其余的部分则是偏见”,这句话乍一看十分便宜,但是思索片刻,便会发现个中道理,哪怕一个历史学家自认为克服了诸如种族、信仰、国际、阶级等偏见,在其作品的材料选取和措辞造句中,总能看出来此人的好恶。毕竟,历史虽然是已经无法改变的过去,但是史料确实人编写的,难免会有或多或少的私货混迹其中。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以及科技水平的进步,未来变得越来越难以预测。因此,作者指出“历史编纂不能算是一门科学。它只能算是一个行业、一门艺术和一种哲学——一个搜集史实的行业,一门通过将混乱的材料有意义地排列起来的艺术,一种寻求预见性观点和启蒙作用的哲学”。然而这个观点,与李世民的“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并不冲突。李世民更多是站在为政者的角度,纵观历史,暴虐如夏桀帝辛,昏庸如周幽王秦二世,自然离亡国不久矣,“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良狗烹”,张良也许是借鉴了范蠡和文种的经历,才选择明哲保身。

一、地球

1.人类,要学会谦逊

宇宙中,人类是何其渺小,一颗彗星足以给地球上的所有生物带来灭顶之灾。作者在此的论调和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中的观点有异曲同工之处,都算是人本主义者的噩梦。尽管随着人类科技的发展,过去地理与自然给人类文明进步带来的桎梏逐渐被克服了,但是,作为自然生态圈的一员,人类自然而然也就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所以才会有人说“我们不是在保护地球,而是在保护自己”,当然了“是人类而,不是地球,创造了文明”

二、生物学

1.生命,即是竞争。

竞争是生命的交易,每个生命都具备利己性,当食物充足的时候,生命的交易平衡且和谐,但是当食物紧缺时,便开始充斥着暴力与血腥了。动物不会因为会互相吞食而羞愧,人类则通过社会与文明相互利用。竞争的群体与竞争的个体一样:狂妄自大,贪得无厌,党同伐异。

2.生命,即是选择。

我们生来就是不平等的,“自然”偏爱差异性。这种不平等不仅是先天的和自然的,还随着文明的复杂化而增长。只有经济和才能处于平均水平以下的人,才会渴望平等;那些才智高超的人,则会渴望自由。

3.生命,必须繁衍。

“自然”极其喜爱数量,因为量变引发质变。比较讽刺的事,较开化的文明反而具有较低的生育率,而开化平均水平较低的国家和社会,人们却普遍比较能生。近年来,欧洲的绿化便是明显的体现,难民大量涌入,可能会进一步加剧这个问题。

三、种族

不是种族塑造了文明,而是文明塑造了民族。地理、经济和政治环境造就了文化,而文化又创造了人类形态。文明是合作的产物,几乎所有的民族都对此有所贡献。受过教育的心灵,都会善待每位男女,无论其地位、种子、阶层。因为每位人,均对所属种族的文明做出过创造性的贡献。

四、性格

人在历史中的演化,一直是社会性的而非生物性的,主要是由于经济、政治、智力和伦理道德的革新。具有开创精神的个人,即被我们称为是“伟人”、“英雄”或是“天才”的那些人,既是历史事件的执行人、代言人,也是其产物与象征。历史大体上是由求新的少数人之间的冲突造成的,大多数人只能为胜利者鼓掌欢呼,并充当社会实验的人类原材料。

五、道德

道德规范之所以不同,是因其不断调整自身以适应历史和环境的条件。在人类文明的狩猎期,生存的空间取决于杀戮的能力,而为了保证繁衍,每个男人也都期望能使女人频繁怀孕。以此,贪婪,好斗、贪婪与好色,在狩猎期反而是一大优势。故今天男人的罪恶可能是人类崛起时的遗留,而非堕落时留下的耻辱标记。

六、宗教

贫苦者、失败者往往会选择寄情于宗教,宗教然后最底层的人有了存在的意义和尊严。而宗教与共产主义,就像是是天秤的两端,一边衰退,另一边就会兴起。宗教具有多次生命,有复活的传统。毕竟,“只要有贫穷,就会有神灵”。一般而言,宗教和异教主义盛行之时,就是法律羸弱,需要道德承担起维护社会秩序重担的时候。

七、经济

每一个经济体系都要依赖于某种形式的利润动机,以此来唤起人和团体的生产积极性。一般来说,人的价值由其生产能力来决定,但战争时期例外,战争时期则根据人的破坏能力判断。在文明发展过程中,财富的集中不可避免,可以借助暴力或者和平的再分配得到周期性缓解。

八、社会主义

自由和平等,似乎已在一定程度上站在了彼此的对立面。对资本主义的恐惧、迫使社会主义不断扩大自由;对社会主义的恐惧,迫使资本主义不断增加平等。

九、政府

唯一真正的革命,是对心灵的启蒙,以及个性的提升;唯一真正的解放,是个人的解放;唯一真正的革命者。在所有政府形式中,民主是最困难的一种,这是由于民主需要最大限度地普及聪明才智。不过谢天谢地,当权者有能力愚弄足够多的人,以便治理一个大国。而对于平民而言,虽然做不到生而平等,但教育和机会的获得会使得他们越来越接近平等。

十、战争

战争是历史中司空见惯的事情之一,并不会随着文明与民主的发展而减少。也许只有当地球人与同样秉承“黑暗森林”法则的外星人不期而遇,才会成为一家人吧。

历史本身之所以大体能够重复着,是因为人类天性的改变就如地质改变那样缓慢。当我们在面对经常发生的状况,以及饥饿、危险以及性爱等袭击时,总是准备用最古老、最典型的方法去应对。在高度发达与复杂的文明社会中,相比原始社会中的个体,当今的个体具有更多的差异性和独特性。尽管如此,经济的发展依然会促进社会中不平等的加剧,社会会分化为两个阶层:少数的文化精英,以及多数的芸芸众生。当一个群体或者一种文明衰亡的时候,并不是由于群体生命的神秘限制,而是由于政治领袖或思想在回应变革的挑战时出师未捷。领导者的一次失败,就可能使国家的力量因内讧衰弱。在该过程的结尾,成为最后一击的可能有:战争中的一次觉醒性失败、外部的野蛮入侵和野蛮现象的内部泛滥。这些因素都会让一个文明是寿终正寝。

在历史的行程中,人类的本性并未产生根本性的改变。我们所取得的所有的技术成就。都不得不被看成是用新方法完成就目标(取得财产、追求异性、在竞争中取胜、赢得战争等)。一些人开始怀念原始社会的乌托邦,然而这种怀念,就如同许多年轻人的其他心情一样,是青春期一种不能适应环境的发泄表现,是自觉的能力尚未成熟,尚未派上用场的表现。但我们始终要相信:一个伟大的文明不会彻底死亡,人死功绩在。一些宝贵的成果,历经国家的兴衰沉浮一直存在着,如语言、写作、艺术、社会组织、父母之爱、道德和慈善等。这些都是组成文明的基本要素,从一个文明历经危难而传给另一个文明。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历史的教训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史的教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